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一个出版』是一个『专特性』或『一般性』的项目?

『对《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的分析和回应』一文,引用李常受弟兄在『 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中文尚未出书)一书中的交通,提出一些导误的问题。在该书中,李弟兄对『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三辞的定义如下:

  1. 召会生活的专特性乃是『那信仰』,就是构成基督徒彼此交通之基础的重要真理。『信仰』在这里,不是指我们相信的行动(罗五1;弗二8;来十一1),而是指我们相信的对象(多一4;启十四12;提后四7)。

    罗五1:所以,我们既本于信得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对神有了和平。

    弗二8:你们得救是靠着恩典,藉着信;这并不是出于你们,乃是神的恩赐。

    来十一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质实,是未见之事的确证。

    多一4:写信给照着共同的信仰,作我真孩子的提多:愿恩典与平安,从父神和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启十四12:圣徒的忍耐就是在此,他们是守神的诫命,并守对耶稣之信仰的。

    提后四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

    召会生活的专特性乃是『那信仰』。在新约中,信仰一辞有两个不同的意义。首先,它是指相信的行动。(罗五1;弗二8;来十一1。)我们信入主耶稣,这是相信的行动。这是信仰一辞的主观意义。信仰一辞还有第二个意义,也就是客观的意义。在这一面的意义上,信仰是指我们相信的事物,我们相信的对象,和我们所信的。(多一4;启十四12;提后四7。)因此,当我们说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是那信仰时,我们乃是说到我们所相信的事物。这就是我们所称的基督徒信仰。作为基督徒,我们有独特的信仰。

    …因此,信仰是独特,专特,且特别的。因此,在召会生活中,只有一件事是专特或特别的,就是『那信仰』,也就是我们基督徒的信仰,包括我们所信的圣经、神、基督、基督的工作、救赎、和召会。(译自『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中文尚未出书。)

  2. 对于许多其他的事,那些在得救信仰以外的事,我们需要操练保罗在罗马书十四,十五章里,所题到的『普遍性』;在交通里接纳那些在与基本信仰无关的事上,有不同看法的信徒。

    罗十四1: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是为判断 3所争论的事。

    注3:即道理上的争论。除了拜偶像、(约壹五21,林前八4~7、)淫乱、勒索、辱駡等粗鄙的罪,(林前五9~11,六9~10,)以及分立(十六17,多三10)和否认基督成为肉体(约贰7~9)以外,我们必须学习不审断别人在道理上的看法。只要人是真基督徒,有新约基本的信仰,即使他在道理上的看法与我们不同,我们也该不见外,而在我们同一的主里接纳他。

    罗十四3:吃的人 1不可轻视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也 1不可审判吃的人,因为 2神已经接纳他了。

    注1:保罗论到接纳信徒,举吃东西(2~3)与守日(5~6)为例。神的接纳,不在于我们吃甚么,守甚么日子。这些是较小、次要的事,与我们得救和基本信仰无关。所以不可在这些事上轻视人,或审判人。

    注2:我们接纳信徒的根据,乃是神已经接纳他们了。神是照着祂的儿子接纳人。人一接受神的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作救主,神就立刻接纳他,使他进入三一神,以及祂在基督里为人所豫备、所完成之一切的享受。我们也该这样接纳人,不该比神狭窄。无论人在道理的看法上,或在宗教的作法上,和我们有多大的差别,我们都必须接纳。我们这样照着神,而不照着道理或作法的接纳,证示并维持基督身体的一。

    罗十五7:所以你们要彼此接纳,如同1基督接纳你们一样,使荣耀归与神。

    注1:十四3要我们照着神的接纳接纳人,这里要我们照着基督的接纳接纳人。基督的接纳就是神的接纳。基督所接纳的,就是神所接纳的。凡神和基督所接纳的,无论他们在道理或作法上,和我们有甚么不同,我们都必须接纳。这要使荣耀归与神。

    所有基督徒在信仰上都是一样的,但在对道理的看法上可能大不相同。你相信我们能在道理上一致吗?甚么时候才能作到呢?我不太相信我们中间有两个人,能在道理上绝对一致。那么,我们该着重什么呢?我们该着重道理吗?我们若这样作,就会导致不和,至终成为分裂。我们不该着重道理,单单着重基督徒的信仰。我们之所以可以这么作,因为在信仰里没有可争论的。在信仰里,我们没有难处,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们必须领会…在地方召会中,就着道理而论,我们不该专特,而该一般。然而,就着我们基督徒的信仰而论,我们必须是专特的。对于信仰我们必须是确定的。但就着道理,如浸礼,洒水礼,蒙头,洗脚,饮食,守节日,婚姻,和许多其他的事,我们必须是一般的。倘使我们不是一般的,就必定会不合。(译自『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中文尚未出书。)

  3. 那些非基本信仰,但有益于圣徒生命长大和召会建造的事,属于召会生活的『实行性』。既然它们不是『那信仰』的一部分,就不属于召会生活的专特性;因而不该成为接纳信徒的条件。然而,为着圣徒和召会能够刚强与健康,我们该有这样的实行。(腓四9;提前四15。)『健康的教训』就是其中一个实行,李弟兄将其列入召会生活的实行性里。

    腓四9: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所听见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

    提前四15:这些事你要殷勤实行,并要投身其中,使众人看出你的长进来。

    然而,无论是教导或实行,都要用更好的作法…。许多事情不是在我们基督徒信仰的专特范围之内,而是在实行的范围内,是为着实行…。

    末了的话

    我们在末了三章(关于召会生活的实行性)所谈的点,与我们的基督徒信仰完全无关。然而,这些点都必须付诸实行;不然,这一个地方召会就无法刚强且得胜。若是一个地方召会能将这事付诸实行,她就会变得刚强且得胜。这些点不是基督徒信仰的项目。但它们必须成为召会生活实行的一部分。(译自『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中文尚未出书。)

值得注意的是,『分析和回应』的作者对于第三方面─『实行性』,只字不题。然而,在主对众召会和众圣徒的职事中,只有一个出版,明显是一件『实行』上的事。该文作者自己承认,同工们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中的声明:『…一个出版这件事,无关乎共同的信仰』。因此,同工们从没有说,在主的恢复里,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是专特性的事,关乎信仰的本质。事实上,他们所说的正好相反。『分析和回应』的作者暗示,同工们基于李弟兄的意愿,同意受约束于一个文字工作,是不合宜的。这样的推论是站不住脚的。他的异议乃是在下列这些关键点上,误用了李弟兄在『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一书中的交通:

一、 对专特性与普遍性的误用

二、 忽略了实行性的合宜与否,乃是出于同工们的交通

三、 曲解同工们对于文字工作的交通

四、 忽略圣经对普遍性的限制

我们将逐一检视以上各点。

一、对专特性与普遍性的误用

李弟兄对专特性和普遍性的交通,与我们接纳信徒,进入召会的交通有关。而『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的主旨,不在于如何接纳信徒进入交通,而在于如何清楚执行新约独一的职事。同工们说明了这个重要的区别。

最后,各处的众召会和众圣徒必须领悟,一个出版这件事无关乎共同的信仰,乃是与主恢复中的一个职事有关。职事乃是我们中间在主恢复里的吹号,而这个吹号不该是吹无定的号声;李弟兄曾在好些不同的场合说过这样的话。然而,一个出版不该在共同的信仰上,或在众召会的交通上,成为我们接纳或拒绝任何人的根据;一个出版不该坚持为信仰的一项。若有任何人不愿受限于一种出版,他们仍是我们的弟兄;他们仍是在真正的地方召会里。』(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九页。)

『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前半段末了引用李弟兄着作中类似的话,说到:

职事与众召会

某一个召会接受不接受职事,并不断定那个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会。本篇资讯的题目不是说『在主的恢复里』不吹无定的号声,乃是『在主的职事里』。我不是说到主恢复里的事,乃是说到职事。』(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七八页;引用于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九页。)

还有什么比这更清楚呢?是否接纳众信徒和众召会,如何实行一个出版,无关乎信仰,也无关乎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某个弟兄或某个召会赞同不赞同,实行不实行,并不影响他们作为弟兄,和作为召会的地位。

然而,在话语职事里服事的弟兄们,对于保守圣徒中间的一,有着更大的责任。因此,他们应该持守更高的标准。据此,『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劝勉所有在这工作中有分的弟兄们,竭力保守自己,不要藉着不同的出版,带进的不同的教训,引起争议,在圣徒中间撒播混淆的种子(提前一3~4;六3~4)。该声明警告,藉着不同的文字工作,传播不同的教训,必然导致混乱与分裂。无视于这样的交通,就是漠视了在执行主的职事上,新约,基督教历史,和主恢复历史,所给我们的教导。

提前一3~4:[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4]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提前六3~4:[3]若有人教导的不同,不赞同健康的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以及那合乎敬虔的教训,[4]他是为高傲所蒙蔽,一无所知,却好问难,争辩言辞,由此就生出嫉妒、争竞,毁谤,恶意的猜疑。

一九八四年间,因着某些弟兄在主恢复的一个工作里,作自己的工,有制造分裂的倾向;李弟兄紧急召集了长老训练。当时所释放的信息,对我们今天的情形颇有助益。在第二篇以『关于与职事是一的功课』为题的信息里(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六至二七页,二八至三○页,三三至三四页),李弟兄举出圣经中亚波罗的事例,说明我们的事奉,只要稍为偏离召会中当前职事的带领,就会产生难处。仔细深入研读新约,明显可看出亚波罗的职事,乃是哥林多召会的分裂,并以弗所召会的堕落,至终离弃保罗的一个因素。虽然保罗没有要求亚波罗在职事中,跟随他的带领(林前十六12),但是亚波罗未能与当时众召会中一般的职事是一,使那些接受他职事的召会,产生许多的难处(徒十八24;十九1;二十17~18上,30;林前一10~12;提前一3~4;提后一15;启二1上,4~5)。

林前十六12:至于亚波罗弟兄,我再三的劝他,要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现在他绝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

徒十八24: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按籍贯是亚力山大人,是个有口才的人,在圣经上很有能力。

徒十九1: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遇见几位门徒,

徒二十17~18上,30:[17]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请召会的长老来。[18]他们来到他那里,他就对他们说…[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勾引门徒跟从他们。

林前一10~12:[10]弟兄们,我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命,恳求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11]因为,我的弟兄们,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题到你们的事,说你们中间有争竞。[12]我是说,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

提前一3~4:[3]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4]也不可注意虚构无稽之事,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引起辩论,对于神在信仰里的经纶并无助益。

提后一15:你知道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启二1上,4~5:[1]你要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召会的使者,…[4]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离弃了起初的爱。[5]所以要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不然,我就要临到你那里;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亚波罗必须与保罗的职事汇合,越合越好。虽然他也许与保罗非常合一,但他的事例成了一个难处…。

我不信亚波罗的所作所为,在神新约的经纶理与保罗合一到极点』(林前十六12。)(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四至二五页。)

我相信我们从亚波罗的事例能学到功课,就是我们一同行动、一同尽职、一同作工,并且一同在主的恢复里,但很可能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气氛、和不同的色彩。亚波罗没有对保罗表示异议,但他的职事带着与保罗职事不同的色彩和味道。(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二八页。)

亚波罗在以弗所撒的种,至终成了召会堕落的一个基本因素。召会堕落的原因,就是由于以弗所召会带头离开了使徒的教训;离开使徒的教训,就是离开使徒的异象。以后就带进巴兰的教训、(启二14、)尼哥拉一党的教训、(6,15、)和耶洗别的教训。(20。)这三种教训,乃是基督教一切异端的代表。』(时代的异象,四九页。)

追知以弗所召会堕落的原因,根源于亚波罗所撒的种。从新约的立场来看,那是个不同的道理,就是不同的教训。(时代的异象,八一页。) 

李弟兄再三强调,每个职事有其各自的『交通』,所有基督教分裂的原因都可追溯到不同的职事,也就是在独一的新约职事以外的职事。

因着已过的多少世纪,基督徒中间所发生的一切分裂和混乱,我有负担强调职事的一这点。在基督徒中间,最损害的事就是分裂和混乱。不仅如此,一切的分裂和混乱都出自一个源头,那个源头就是不同的职事。(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八页。)
分裂来自不同的职事

为甚么从使徒─包括保罗和约翰─还在地上的时候,就有了分裂?分裂从第一世纪末开始发生,一直延续到这一世纪。分裂又分裂,造成各种的混乱。这一切分裂的原因是甚么?它们都是因着所谓不同的职事,产生出来的。

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必须自问,我们对于主执行祂经纶的职事,是怎样领会的?我们对于由所谓不同的职事所带来的损害,有怎样的看法?今天每一个宗派都有自己的职事。你要在一个宗派里作传道人,必须受限于某一种职事,你的教训,你的传讲,你的道理,甚至你的行为,都必须受限制。在每一个宗派里,你必须受限于那一个宗派的职事。

我们必须非常清楚,一切宗派的根基,和产生各个宗派的因素,乃是不同的职事。倘若今天所有的基督徒,愿意为着主除去不同的职事,他们就都成为一了。一切分裂的基本因素,它们的根源,乃是不同的职事。(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九至一○页。)

我们需要看见着一个贯穿整个基督教时代的原则。一切的难处,分裂和混乱,都是来自容忍不同的职是这一个源头。许多基督教教师晓得不同职事的危机;然而,他们却容忍不同的职事。他们一直容忍不同的职事。在主的恢复里,长远来说,我们不该相信,不同的职事不会偷着进来。我们必须儆醒。这样的危机就在我们面前。如果我们不谨慎,仇敌会以某一种方式,偷偷的利用一些凭藉,把不同的职是带进来。这样的事会终止主的恢复。

今天我们都需要儆醒。我们必须晓得,撒但能利用我们任何一个人带进别的合乎圣经的教训。…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因为撒但极其狡诈。我们都必须儆醒,不仅为别人儆醒,也为自己儆醒。(长老训练第一册,新约的职事,十二至十三页。)

职事的难处

到目前为止,我相信我们对于需要神新约职事的异象,都有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次训练乃是关于职事的训练。二十个世纪以来的召会历史,发生在所有基督徒中间的分裂、混乱和难处,都是由于职事。凡你所供应的,总是产生一些东西。你若供应天,就会产生属天的东西。你若供应属地的东西,那结果,那流出,必然是属地的。今天在基督徒中间许多的分裂和混乱,都是来自一个源头~职事。各式各样的基督徒团体,都来自不同的职事。职事主要是一种教训。我们必须看见,基督徒所传的教训,会供应出一些东西。它会供应出正确的东西,高尚的东西,也会供应出错误的东西,低下的东西。一种教训总是产生出一些东西。基于你教训的结果,可以把你的教训看为一种职事。按圣经的用法,职事的意思就使用一些东西来供应人,就如餐馆里的侍者用一道一道的菜来供应人。用一样东西来供应别人就是在尽职事。尽职事不是仅仅传讲、教导或说话,而不把一些东西供应人。我们也许说,某位牧师说了一个钟头的话,甚么供应也没有。就基督而言,他可能没有供应甚么,但就事实而言,他的确供应了一些东西。他可能把错误的、不良的、或低下的东西供应给人。我盼望我们能看见,职事会产生难处,职事会产成分裂,职事会产生混乱。(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三九至四○页。)

不可教导不同的事

这就是何以保罗在混乱的环境中,在他与同工们工作的许多年之后,写了提摩太前书。这封书信完全是一种豫防注射。当召会往前去的时候,有一种又一种的毒素注射到基督徒的召会中。保罗在他着作的职事结束时,写了提摩太前书,给召会豫防注射,以对抗这一切毒素。然而,在这封书信开头的话里,我们对保罗写的方式可能不觉得很严重:『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不可教导…不同的事』这短句似乎很简单。你若仅仅读这短句,你不会觉得不同教训的严重性。我们不以为这是严重的,实际上非常严重。教导不同的事,会把人杀死,拆毁神的建造,而废除神的整个经纶。我们都必须看见,甚至教导一点点不同的事,也会将主的恢复拆毁。有一句格言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你无须释放一篇完整的资讯。只要说一句话,表达出你的那一种观念,就把一切都拆毁了。我们必须看见职事是『可怕的。』你的说话能建造,也能拆毁。很可能你的说话是在拆毁,消杀并废除。(长老训练第三册,实行异象的路,四○至四一页。)

我们自己的历史,也因一些弟兄们作自己的工,没有顾到整个身体,而受到亏损。许多有恩赐的弟兄,为他们的野心所害,去尽他们个人的职事。我们里面很沉重。这些都是我们亲爱的弟兄,他们将自己从众召会的交通中割除,令我们深感痛心。他们的绊跌,是主恢复的损失。

二、忽略了实行性的合宜与否,乃是出于同工们的交通

『分析和回应』争论,既然一个文字工作无关乎信仰,同工们就不应对此表明他们的看法。这无非是暗示,只要与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无关,或与共同信仰无关的事,同工们都不应过问。这是很荒谬的。新约中充满了使徒对众召会和众圣徒,该如何健康往前的交通。他们的交通遍及许多与专特性无关的内容。这些交通就是保罗所说的『健康的教训』和『健康的话』(提前一10;六3;提后一13;四3;多一9,13;二8)。

提前一10:淫乱的、同性恋的、拐人的,说谎的、起假誓的、以及其他敌对 健康教训之事设立的。

注1:健康含示生命。使徒健全的教训,照着神荣耀的福音,将健康的教训当作生命的供应供给人,滋养他们,或医治他们;相反的,在三节异议者不同的教训,却将死亡和毒素的种子撒播到人里面。任何一种教训,若是使人从神新约经纶的中心和目标岔出去,就是不健康的。

提前六3:若有人教导的不同,不赞同健康的话,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以及那合乎敬虔的教训,

提后一13: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耶稣里的信和爱持守着。

提后四3:因为时候要到,那时人必容不下健康的教训,反而耳朵发痒,随着自己的情欲,给自己堆积起教师来;

多一9: 1坚守那按照使徒 2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

注1:长老是为着在地方召会中执行神的行政而设立的,是良好的秩序在召会中得以维持。要成就这事,长老必须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使他们能制止说搅扰话的人,并平息纷乱的局面。(9~14。)

注2:指使徒的教训;(徒二42;)这些教训至终成了新约。这指明:(一)众召会是按照使徒的教训建立的,也是凭着遵守使徒的教训存在的;(二)众召会的秩序,是凭着那按照使徒教训所教导可信靠的话,得以维持的。召会的混乱主要的是由于偏离使徒的教训。我们要对抗这事,就必须坚守众召会中,按照使徒教训所教导可信靠的话。在黑暗混乱的局面中,我们必须坚守新约里光照并规正的话,就是使徒的教训。要维持召会的秩序,除了长老职任以外,还需要有使徒按照神启示的话语。.

多一13:这个见证是真的;为这缘故,你要严厉的责备他们,使他们在信仰上 4健康。

注4:反驳的人(9)和说虚空话的人,(10,)感染了道理的疾病,在信仰上变得不健康。他们需要健康的教训和健康的话作豫防剂;(提前一10,六3与注;)长老应当将这样的话供应他们,(9,)好叫他们得医治。

多二8:要用无可挑剔的健康言语,使那反对的人既 3没有坏事可说到我们,便自觉羞愧。

注3:健康的教训连同健康话语的健康传讲,是对反对者诋毁的话最有效的抗毒剂。这种发出亮光并分赐生命的真理之话的教训,总是把古蛇所煽动道理意见的口堵住。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分析和回应』一文,完全忽略李弟兄在『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一书中第三部分的交通。召会生活的实行性,是指那些虽与信仰无关,但只要付诸实行,便会使众召会健康、往前并繁增的事。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实在宝爱一和同心合意。因为一和同心合意,是主赐生命之福(诗一三三1,3下)和增长之福(徒二46~47)的根据。同工们发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的目的,是盼望藉着以健康的话为食物,维持并加强众召会和众圣徒的健康。这样健康的教训,是与召会生活实行性有关的活力。

诗一三三1,3下:[1]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3下]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徒二46~47:[46]他们天天同心合意,坚定持续的在殿里,并且挨家挨户擘饼,存着欢跃单纯的心用饭,[47]赞美神,在众民面前有恩典。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和他们加在一起。

同工们的交通,与李弟兄以强调召会生活之实行,来带领众召会的作法是一致的。同时这也和李弟兄在『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第七十页所说的结语一致。

末了的话

我们在末了三章(关于召会生活的实行性)所谈的点,与我们的基督徒信仰完全无关。然而,这些点都必须付诸实行;不然,这一个地方召会就无法刚强且得胜。若是一个地方召会能将这事付诸实行,她就会变得刚强且得胜。这些点不是基督徒信仰的项目。但它们必须成为召会生活实行的一部分。

正如同工弟兄们在声明中所言,我们中间该只有一个出版,这对保守主在我们中间之职事的纯全;和对于众召会中间实行的一,至为关键。

三、曲解同工们对于文字工作的交通

『分析和回应』将『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扭曲成是相调的同工们所制定的『官方政策』,强加在众圣徒和众召会之上。『分析和回应』一文共使用『政策』一辞三十三次,『要求遵守』和『坚持』各六次。然而这三个辞(或类似语意的辞汇)从未出现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中,声明中只明确题到一次,一个出版『不该坚持为信仰的一项』[粗体由笔者加示]。因此,『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的发表,与『分析和回应』所呈现出来的,完全相反。

不仅如此,在同工们发表该声明之前,『分析和回应』的作者,对于此声明表达的各项异议,也获得Kerry Robichaux弟兄(和其他弟兄)详尽的回应。Kerry弟兄在该回应中,明确的指出,一个出版无关乎信仰,而是与主恢复的职事有关;一个出版,不该坚持为接纳信徒或召会的根据;但却是同工们认为保守众召会,在健康情形里的最佳途径。

一个出版完全无关乎共同信仰,而是与主恢复的职事有关。我们没有理由混淆这两者,也不该将一者的标准,应用到另一者上。我们认为职事是主的恢复在我们中间的号声,诚如李弟兄多次题及,我们中间不应有无定的号声。一个出版不是我们在信仰交通上,接纳或拒绝人的根据;因此,不应坚持为信仰的内容。然而,由于共同信仰是普遍且包罗的,在神话语的众执事中间须要有更多的约束和限制,以维持真理职事里,相同的声音。

Kerry弟兄也对同工们在『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的交通,和李弟兄关于神命定之路的交通,作了比较。

此外,我不认为发布这份声明就表示坚持;这样的领会,是不准确的。我相信同工们所作的,就和李弟兄呼召各地圣徒实行神命定之路,是一样的。我相信你会记得,他并没有坚持这条新路;但他的确推行新路,因为这是使作基督身体上肢体的众圣徒,尽生机功用最好的路。新路对众圣徒和众召会是一个选择,不是一种强制。同样的,受约束只有一个出版,对众召会也是一个选择。没有人强制众召会必须受限于一个出版。然而这个时候,同工们可以、也应该帮助圣徒们看见主恢复中一个出版的价值;他们也应该鼓励各地的圣徒们,为着我们中间的一个见证,操练受约束。我了解有些人不愿看见此事的推行,甚至是提及;但是作为李弟兄所训练的同工,我们理当跟随他的榜样,告诫自己并带领我们所照顾的圣徒,进入相同的实行。

Kerry弟兄的比较,让我们有更清楚的认识。神命定的路,无关乎信仰;新路也不是召会生活专特性的事。因此,也就不是接纳或不接纳信徒,进入交通的根据。然而,新路是李弟兄在召会生活实行性的交通里,极其关键的一部分;新路也是李弟兄带领众召会和众圣徒,为着完成神的经纶,在生命里健康和在人数上增长,实行的路。

李弟兄并没有期望,所有的召会立即跟随他的带领,进入神命定之路的实行。那并没有阻止他,大力的强调新路。但是,他却警告众召会和众圣徒,不要抵挡主带进神命定之路的行动。

爱心,劝勉和警告的话

我豫备好面对一种情况,就是在主的恢复里有些人不愿走这条路。这不会使我惊奇。你我不该把这些人当所外人,不该把他们从主的恢复隔离。我们仍然爱他们,尊重他们,一点不轻看他们。不要认为他们是另一种人。虽然他们没有加入军队,但他们仍是正当的公民。

对那些不愿走这条路的人,我愿说一点爱心,劝勉和警告的话。不要批评,不要攻击,也不要抵挡。你若这样作,就回收亏损。这就是说,你会出卖主的恢复。你会成为出卖者、背叛者。有些人也许觉得他们不是出卖者或背叛者,乃是保护者。照着他们的观念,他们不愿看见我是独一的带领人,控制整个恢复。这是他们很好的藉口。从一九三二年至今,我在主的恢复里五十五年了。在这些年间,我没有控制任何人。我无意控制任何人,或施行任何控制。但我们需要正确的带领。(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一二七至一二八页。)

我们领悟主若要往前,是祂的恢复得胜,除了这当前的行动以外,没有其他的路。然而,若是一个有正确聚会的召会不愿走这当前的新路,我们仍然敬重他们是正确的召会,我们仍愿保持与他们的交通,即使他们不觉得需要新路。即使他们反对,我们也不弃绝他们。当他们说他们不再是这恢复里的召会,那是他们断绝交通,不是我们。不要与任何不赞同当前新行动的召会隔绝。若是一个召会有一点反对,但仍为着身体里的交通承认这地球上所有其他的召会,我们不仅承认,也敬重并尊重他们是在许多地方中真正的召会。我们不仅喜欢,我们也竭尽所能与他们维持正确的交通。不要成为宗派。(长老训练第八册,主当前行动的命脉,一五七至一五八页。)

在加拿大和美国的众召会是藉着这分职事向主的恢复打开的,但我却受了苦。我曾看见倪弟兄受同样的苦。在一九八六年二月,我召开一次紧急的长老训练,训练中我强调同心合意,也清楚的说明我的教训。(见长老训练的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我说从军与作平民不同。国家中不是每一个人都当兵。基甸最后只有三百人作他的军队。(士七7。)我一九八四年到台北,因为我有负担要兴起一支军队,来实行神命定的路;但我没有打算或期望使主恢复中所有的圣徒都一样。我在一九八六年的长老训练中指出,如果有人决定不走职事的路,他们仍是主恢复中召会的肢体。但我也请求这些人不要批评或反对,因为这会引起难处和分裂。(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六至七页。) 

相调同工们表示,愿意以一个出版,来供应众召会;是在召会生活实行的范围内,一个合式的交通。另一方面,『分析和回应』的作者暗指,同工们没有考量或看重他的疑虑,这是不实的导误。

四、忽略圣经对普遍性的限制

『分析和回应』藉着在弟兄们和众召会中间撒播怀疑和异议的种子,否定了李弟兄在『召会生活的专特性、普遍性、和实行性』中所交通,关于召会生活的普遍性的限制。李弟兄在论到『普遍性的限制』时,说到:

在本章一开头,我列出所有关于新约中,论到召会生活不能接纳,也不该接纳之人的经节。不要以为召会必须普遍到一个地步,必须接纳各种的人。不!绝对不是这样。对,我们是该普遍,但对于某一些人,我们不能,也不该普遍。

那些召会不能,也不该接纳的人是:

  • 不听召会的人(太十八15~17)。

    太十八15~17:[15]再者,若是你的弟兄犯罪得罪你,你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间指出他的过错。他若听你,你就得着了你的弟兄。[16]他若不听,你就另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可定准。[17]他若不听他们,就告诉召会;他若连召会也不听,就把他 4当作外邦人和税吏。

    17节注4:若有信徒不听召会,他就会失去召会的交通,像那些在召会交通之外的外邦人(异教徒)和税吏(罪人)一样。

  • 造成分立的人(罗十六17;帖后三6,14)。

    罗十六17:弟兄们,那些造成分立和1绊跌之事,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我恳求你们要留意,并要2避开他们。

    注1:指被绊跌而离开召会的生活。这必是因着不同的意见和教训。

    注2:在十四章,保罗对于接纳在道理或作法上不同的人,十分宽大容让。但在这里,他坚决断然的要我们避开那些持异议、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的人。两面都是为着维持基督身体的一,使我们能过正常的召会生活。

    帖后三6,14:[6]弟兄们,我们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嘱咐你们,反有弟兄不按规矩、且不照着你们从我们所受的传授而行,就当远离他。[14]若有人不顺从我们这信上的话,要记下这人,不和他交往,叫他自觉羞愧。

  • 分派的人(多三10)。

    提多三10: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 2拒绝。

    注2:为了在召会中维持良好的秩序,分门结党和分裂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这是为着召会的益处,而停止与传播分裂的人交往。

这三种人对基督身体的一,都造成伤害。藉着不同的出版,散播不同的教训(提后一3~4),已经损害到基督的身体。对同工们关于实行文字工作之路交通的反对,使伤害更加剧。我们忧心这些异议者的反对,会把他们以及被他们所影响的人,带到甚么地步。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