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是真理变了,还是一些大多伦多地区的长老变了? 

第三部份

在加州、西马、和台湾的众召会也发出公开信,来隔离这几个人。在这件事上,我们乃是在摸一个极大的真理,就是关于基督身体的真理。我们是否尊重身体?在加州、西马和台湾的众召会是身体的一部分。我们是否该尊重他们,重视他们的感觉?(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一五页,由李常受弟兄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十四日对加拿大长老们交通的信息。)

与众召会隔离的分裂者站在一起

一九九三年二月一日大多伦多区众召会的长老写信给温哥华的负责弟兄,批评他们接纳那些被一些召会隔离的弟兄们。大多伦多区众召会弟兄们的信,说明了众召会隔离这四位弟兄的原因。他们表示:

这四位弟兄:

一、已经否定了主恢复中众召会的立场。

二、已经设立了分裂的聚会。

三、试图吸引圣徒脱离地方召会来跟随他们。

四、毫无根据的,恶意攻击主恢复中的带领弟兄,特别是对李弟兄和他的职事。

今天朱韬枢和与他同谋分裂的工人,同样否定了那些承认同工们在职事中带领权柄的众召会立场,指称其为‘职事的召会’。八○年代被隔离的分裂弟兄们,对那些承认李弟兄在职事中带领权柄的召会,曾作同样的指控。(参‘照着神命定之路召会生活的实行’,十二页和二八至二九页;‘以及新约的职事以及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九至十页。)朱韬枢工作分裂的本质,藉他所设立之长老采取的行动,益发显明;藉着切断召会和身体的交通,以巩固他们的控制,甚至大量革除他们当地召会中长久的成员。主恢复中带头的同工们,持续在倪弟兄及李弟兄的职事上劳苦,而朱韬枢和Nigel Tomes对他们所作的,明显是毫无根据的恶意攻击。

在大多伦多区众召会的长老们宣告:

众召会的公开信, 不仅陈明这些召会的立场,也是基督身体的立场,这也包括了加拿大的众召会,并温哥华召会许多圣徒的立场。为何弟兄们要反对维持基督身体一的立场,反对主恢复的往前呢?为着主的恢复,也为着基督身体的一,我们诚挚地请求你们重新考量此事。难道我们不该隔离那些在属灵上破坏许多亲爱的圣徒,带进混乱,并严重毁损多处召会的人吗?这岂非厉害的得罪了主,严重的伤害祂的身体和祂的众召会?

就封志理和X弟兄而言,你们已经明显违反了圣经中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和提多书三章十节的教训。这些经文对保护基督身体,免于制造分裂者散布细菌的伤害,至为关键。然而,为了称义你们的立场,你们教导与新约不同的教训,也违背了倪柝声、李常受两位弟兄对这些经节的解释与应用。

大多伦多区众召会的长老,视加州众召会的立场,为基督身体的立场。他们认定不和那些被一些召会隔离的人站在一起,因为他们‘在属灵上破坏许多亲爱的圣徒,带进混乱,并严重毁损多处召会’,是厉害的得罪了主,严重的伤害祂的身体和祂的众召会。似乎今日在大多伦多区反对隔离朱韬枢的长老们,已经全然忘记对身体的这种认识。

众召会对长老立场的严重关切

一九九三年二月五日,三位弟兄代表大多伦多区的众长老致函加拿大的众召会,表达他们对温哥华负责弟兄们立场的共同关切,说:‘我们和诸位一样,非常关切温哥华召会长老们的立场’随函附了自一九九二年四月,他们和温哥华负责弟兄们之间的信函。(参看‘ 大多伦多与温哥华弟兄们往来信件列表,一九九二至一九九三年 1 )在大多伦多区弟兄们的信件中,说到温哥华的负责弟兄们:

我们语重心长的说,…乃根据谣言,对在大多伦多区的情形妄下结论,并参与损及基督身体的一的活动。

朱韬枢和他的同工,藉着将接受他职事的召会,从其他众地方召会完全并敞开的交通里隔离,使得在这些召会里的圣徒,不了解整个主恢复真实的情况。在这种孤立的情况下,甚至连长老都很容易根据谣言,以及朱韬枢、Nigel Tomes、和其他人所散布的不实报导,妄下结论。正如一九九三年,那些散布谣言和虚假报告的人导致许多人‘参与损及基督身体的一的活动’。一如往昔,此事不应被等闲视之。

李弟兄与加拿大负责弟兄们的交通

一九九三年夏,加拿大的弟兄们请求和李弟兄交通,关于温哥华的事,并寻求在加拿大的众召会如何在同心合意中往前。八月十三至十五日,加拿大各地大约三十位的弟兄,包括大多伦多区的弟兄们,在李弟兄家里聚集。李弟兄那次的交通编辑成‘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一书,我们鼓励圣徒们细读全书,因其十分适用主恢复今日的情形。以下是部份选读 (粗体为笔者加示)

第五个难处是我们不在意惩治。那个惩治就是避开制造麻烦者。我们除了外面的反对之外,还有里面的风波。 因着有些人一直想要在我们中间制造分裂,并使别人绊跌,我们要怎么作?按照使徒的教训,我们该避开他们,不容忍他们…。(一四页。)

…我只题到四个名字,是该被隔离的。在加州、西马、和台湾的 众召会也发出公开信,来隔离这几个人。在这件事上,我们乃是在摸一个极大的真理,就是关于基督身体的真理。我们是否尊重身体?在加州、西马和台湾的众召会是身体的一部分。 我们是否该尊重他们,重视他们的感觉?但有些人在持守真理以维持身体(包括众召会)感觉的事上,并不清楚、刚强。(一五页。)

因着我们不认识身体,风波一个接一个发生。对我们这种疾病惟一的救治,就是对身体的看见。关于基督的身体,倪弟兄教导说凡我们所作的,我们必须考虑众召会有什么感觉。我们要作一件事时,不可忘记我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这身体不仅是一个地方召会。地方召会不是一个‘地方身体’;若是这样,就变成地方宗派了。身体乃是基督的身体,由三一神同这地上所有的信徒,同所有地方召会所构成。

职事以及主恢复里许多的召会,都作了决定,要隔离某些制造分裂的人。有些人不接受这个决定,甚至加入这些分裂的人。他们忽视了身体的感觉。我们如何行为举止,乃在于我们看见身体的程度。(二六页。)

…接纳一个在恢复里曾造成难处并仍在制造难处的人,这与身体大有关系。我们若正确的行事为人,在身体里就没有问题。但我们若作了一件新约所定罪的事,身体就有权利说话。 身体当然会查问一个地方召会,他们中间有没有一位制造分裂的人是他们没有惩治的。他们若没有惩治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就是错的,并且得罪了身体。(二九页。)

不管我们已往从某一位身上得着多少帮助,如果他作了得罪身体的事,我们还是必须实行真理。我们必须认识身体并信靠身体。在加州的众召会写了一封公开信,因为他们觉得有负担并有责任,让全球上的众召会知道某些人在加州所作的破坏,以及他们所受到的亏损。在这公开信里,他们说他们决定要隔离这些人。我们应该听从这些召会呢,还是只顾到我们个人对这情形的观察?我们若把这许多召会的通启摆在一边,自己出去探查这情形,这就是得罪身体。我们是尊重身体呢,还是尊重我们自己?(三○至三一页。)

可悲的是,有一些在大多伦多地区的弟兄们,已经偏离了李弟兄的交通,也偏离了对身体正确的领悟。他们藉着拒绝同工们关于 隔离朱韬枢和他一些同工的警告信,以及拒绝 大多数的召会对此行动的肯定,他们得罪了身体。这正如温哥华的负责弟兄们,在当年的所作一样,他们拒绝多伦多隔离某弟兄,以及拒绝众召会对封志理的隔离。

‘他们的立场,就是我们的立场!’

在与李弟兄聚会之后,代表加拿大众召会的长老们,包括大多伦多地区的长老和同工们,在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写了一封给温哥华和多伦多制造分裂者的公开信。(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日,他们在致主恢复中众召会的公开信上,附了这封信。)在信里,他们说:

本函是为申明,我们反对你们的分派结党。你们已经离开了,基督宇宙身体的交通,特别是离开了众地方召会(一个身体的彰显,)的交通。身为代表加拿大众召会的弟兄们,我们宣告我们无法赞同你们分裂的行动。

你们藉着拒绝多数召会对封志理及他同伙弟兄们的惩治,表明你们已经离开了交通。你们轻率的忽视,他们对基督身体所造成的伤害。 加拿大的众召会,与在全地众召会的决定,站在一起!他们的立场,就是我们的立场!

这些声明,与现今多伦多召会,公开拒绝‘多数召会的惩治’的立场,完全不一致。最近登在网路上的一篇文章,Nigel Tomes 否定众召会对同工们 隔离朱韬枢之举肯定信函。他说,‘藉着众地方召会的带头者,把众地方召会组织联合起来,是对“相调同工们”的宣誓效忠’。如此扭曲众召会的信,实在不符当初加拿大众召会的联合声明。在那封联合声明中,Nigel 自己签名,要在一里与全地众召会的决定站在一起。Nigel对真理的标准似乎是,只有支持其立场的肯定声明,才是正确的,不支持其立场的,都是不正确的。

结论

在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及其根据的信函之后,很显然的,今天在多伦多的一些带领者,已经放弃了他们以前,为着实行主恢复中基督身体一的立场。这些弟兄们,继续接纳并维护朱韬枢与Nigel Tomes。他们这样作,违反了李弟兄与加拿大的长老们在一九九三年个别的交通。在那一次的交通,李弟兄警告他们,不忠信的处理‘在他们中间的制造分裂者’,是一件得罪身体,并损害身体的事。(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二九页。)他们也违反了他们自己在十三年前的立场。

悲哀的是,在多伦多的异议者无法再作如此宣告,‘我们在一里与在全地众召会的决定,站在一起!’众召会的立场,已不再是他们的立场了。他们现在所站的立场,事实上就是当初,他们批评温哥华的带领者所站的立场。他们已经把他们自己,‘离开了基督宇宙身体的交通,特别的是离开了众地方召会(一个身体的彰显)的交通’。真理不会改变,在多伦多的弟兄们已经变了。对于这些弟兄们,以及在多伦多跟随他们的众圣徒,这是何等可悲的损失!

重新阅读 第二部分 继续阅读 信件列表

本文所提及之信件


附注:

1本站关于大多伦多和温哥华之间争议的信件,大多出自这批信件。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