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提多书一章九节)。

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

『李弟兄是代理的神』─
Ron Kangas弟兄究竟是怎么说的?

自称『忧心的弟兄们』,近日所刊登的三篇文章里,谴责『代理的神』(the acting God)─这个由 李弟兄所使用,后于二○○五年冬季训练的第九篇信息中,由 Ron Kangas所转述的发表。这些『忧心的弟兄们』不实地指控Ron Kangas宣称:『李常受是1代理的神』。这种以讹言来指责Ron弟兄的手法,完全是蓄意罗织。『忧心的弟兄们』没有交代『代理的神』原出处的上下文意,也没有把弟兄们在使用这词时,所谨慎陈明的圣经根据加以说明;迳自公开谴责这类的教训『不但冒犯众信徒,并且使「邪教」的标签合理化』。

因着弟兄们所使用之『代理的神』一词中的圣经原则,对于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极其重要,因此我们必须回到这些信息的原文,检视其中所传达的真理。 李弟兄在说到旧约的撒母耳和以利沙时,以『行动的神』为比喻,说明新约时代,在基督里的信徒所能并且所该成为的目标; Ron Kangas只是在信息里重复李弟兄的话。这非常符合新约中一个重要的原则:神藉着 成为肉体的原则,得着人来彰显并代表祂。从保罗的话里,我们可以清楚看见这个原则,神藉着新约的众执事,作为基督的 大使,来恳求信徒。

据此明显可见,『忧心的弟兄们』若不是对此真理一无所知,就是不愿与圣经的真理站在一起。无论如何,『忧心的弟兄们』以编造的引述和不实的论点(将新约真理演变为异端的说法),公开质疑一位同工,实在是件可耻的事;一切在乎真理的人,都该加以拒绝。

李弟兄对『行动的神』一辞的使用

李弟兄第一次使用『行动的神』一辞,是在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他说(以下粗体皆为笔者所加示):

这几节(撒上七1~5)所描绘的图画非常美丽,给我们看见百姓回转归向神,也看见在地上有一个人-撒母耳-与神是一。我们可以说,撒母耳是在地上 行动的神。至少我们可以说,撒母耳是天上之神的 代表,在地上治理神的百姓。撒母耳成了这样一个人,就开始尽职。(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三五页。)

撒母耳向着神忠信,照着凡在神心中和心思中的去行。不只他的作为、生活和工作是照着神,他的全人和所是,都是照着神。撒母耳的所是和神的心乃是一。为这缘故,我们说 撒母耳这位照着神的人,就是在地上 行动的神,是不过分的。 神的心思就是撒母耳的思想,撒母耳没有别的思想、考量或想法;他的生活和工作乃是为着完成凡在神心中的。结果,撒母耳就成了转移时代的人。(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三六页。)

在这顶替的祭司职任里,撒母耳膏了扫罗和大卫作王,(十1,十六1,13,)如神所命定,他必永远行在神的受膏者面前,(二35下,)以监督、观察王的作为。这指明撒母耳这位在地上 行动的神,比任何君王都大。 撒母耳之所以彀资格到这样一个程度,乃是因为神为着祂的经纶,不是为着别的事物,多年一直成全他。(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三七至三八页。)

第四,撒母耳供职作士师。祭司事奉神,申言者为神说话,而士师完成神行政的管理。撒母耳站在地上, 在他的祭司职任、申言者职分和士师职分里,作 行动的神,代表神并为神行动。在今日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中,我们有祭司职任、申言者职分和君王职分;结果,一切就不再颠倒,而是直立的。(撒母耳记生命读经,四十至四一页。)

在撒母耳职事的末了,扫罗被兴起作以色列王时,(九3~十27,)撒母耳达到了最高的地位。可以说,在全宇宙中只有神在他之上。甚至可以说, 作为神的代表,撒母耳乃是 行动的神。神要行动、作事,但祂需要一个代表。因此, 撒母耳就成为一位申言者、祭司和士师。祂是神的出口,也是神的行政。他乃是在地上 行动的神。(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五三页。)

扫罗不服从,献上有罪的祭,但他却向撒母耳抱怨,说撒母耳没有在所定的日期来到。那时撒母耳乃是 行动的神扫罗虽然与撒母耳有约定,但扫罗仍然没有自由任意行事;扫罗该服在撒母耳之下。表面看来,似乎是撒母耳错了,因为他迟延了,但撒母耳的迟延暴露了扫罗。(撒母耳记生命读经,七七至七八页。)

接着,李弟兄也将这个辞应用在以利沙身上:

以利沙在他的职事中,行事如同神在地上的代表

申言者以利沙在他的职事中,作为神人,行事如同神在地上的 代表,在地上 代理神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徒,也能这样。(列王纪生命读经,一一三页。)

李弟兄所有的交通都清楚指明,他是以『行动的神』一辞来表达:这些人藉着与神和神的心意是一,成为神在地上的代表。因着他们与神和神的心是一,神能藉着他们行动到一个地步,他们的行动就是神的行动。

Ron Kangas对『行动的神』一辞的使用

显而易见的,Ron Kangas在最近的冬季训练『神的建造结晶读经』里所强调的,并无二意。他说:

我们若要作神建造的工作,就必须与智慧的工头─也就是 行动的神─是一。在撒母耳记生命读经里,李弟兄说到,撒母耳的心乃是照着神的心,他的所是也与神的所是是一。 作为神的代表,撒母耳乃是在地上 行动的神(五三页。)从哥林多后书和其他地方,我们也看见,使徒保罗确实是 行动的神,在那里 代表祂。(译自『职事报』,二○○六年一月/二月刊,中文尚未出书。)

以上就是『忧心的弟兄们』所题到,Ron弟兄讲论『行动的神』一段的内容。他并没有如异议者所称,说『李常受是(或曾是)代理的神』。无论是已发行的出版品,或是聚会信息的录音,都没有以上的言论(水流职事站影音产品编码为W05 BLGT 09)。

Ron弟兄没有以『行动的神』一词,暗指人能被神格化。若有人这么说,那是荒诞的和亵渎的。Ron弟兄的意思,不是指一个人能篡取神的地位,而代替神行动。他的意思是指一个人,与神是一到一个地步,他能够代表神,顾到神在地上的权益。事实上,Ron弟兄的话是在重覆李弟兄的职事。『忧心的弟兄们』在不引全文,不设定义之下,断章取义,试图在众目睽睽之下,诽谤主的仆人。

成为肉体的原则

要了解『行动的神』一辞背后的真正意义,我们必须对新约中一项基要的真理─成为肉体的原则,有正确的认识。圣经头一卷书的第一章记载,神渴望人来彰显并代表祂(创一26)。这乃是神创造人的目的。

那么神如何来实现祂创造人的目的呢?乃是藉着成为肉体的原则。成为肉体的原则就是:神进到人里面,与人成为一;先是祂自己在基督里成为肉体,成为独一的神人;然后再将独一的神人基督,复制到许多的儿子里面,作他们里面的生命,使他们在外面的生活和工作上,彰显并代表祂。弟兄们乃是根据这个成为肉体的原则,说到『行动的神』。

首先,神作了一件奇妙的事,就是是祂自己与人成为一。从那时起,在神经纶的事上,神绝不离开人而作事。祂绝不只凭祂自己作任何事。神若没有人,我们可以说神是瘸腿的;没有人,祂不能『行走』或作任何事。神必须照着成为肉体的原则作一切事。旧约说耶和华的灵临到申言者,(撒上十6,10,十九20,代下二十14~15,结十一5,)或说耶和华之话的负担(即默示)临到他们。(亚十二1。)…在神新约的经纶里,神离了人就不能做甚么。甚至基督那包罗万有的死,也是由神而人者替我们代死而完成的。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不仅是人也是神,不仅是神也是人。这是成为肉体,这也是成为肉体者。(照着神命定之路召会生活的实行,一一六至一一七。)

所以我们需要够多的豫备,使我们与内住的三一神成为一。无论我们在那里,无论我们往那里去,我们都应当能够说,我们与神是一。每当我们说话时,我们该在神成肉体的原则里说话。我们不该凭自己对别人说话,乃该与我们内住的主一同说话。虽然是我们在说话,却是主在说。这是照着使徒保罗在林前七章所表达的。他发表他的意见,(10,12,40,)虽然他说他没有主的命令,(25,)但最后他说,『但我想我也有神的灵了。』(40。)这给我们看见,他与灵神一同说话。我们应当一直实行这个原则。

在旧约里,耶和华的话临到申言者,(耶一2,结一3,)申言者只是神的出口而已。但在新约里,主与他的使徒成为一;因此,二者一同说话。主的话成为他们的话,无论他们说甚么,都是主的话。这就是神成肉体的原则。(关于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一九六至一九七页。)

在旧约,当申言者为神申言时,他们多次的申言都是开始于『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耶一4,结三16,赛三八4,)或『耶和华如此说。』(赛七7,耶二2,结二4。)这指明主和申言者是分开的,耶和华的话客观的临到说话的人,他们声称那不是他们的话,乃是神的话。然而,保罗在林前七章二十五节说,『关于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盟主怜悯成为忠信的,就提出我的意见。』当他提出意见时,他说,『但我想我也有神的灵了。』(林前七40。)保罗指明他所说的,不是从主来的话,乃是他的意见。然而在他提出的意见里有神的说话。神活在保罗里面,并在保罗的说话里,甚至是在他的意见里说话,因为神已经与保罗成为一,并使保罗于祂成为一。当我们说话,不仅是我们说话,乃是作神具体化身的基督与我们一同说话,并且在我们的说话里说话。这就是话成肉体的原则。(生命的经历与长大,二五三至二五四页。)

为基督作了大使

使徒保罗的确是活基督并显大基督(腓一20~21),藉着将真理显扬出来,以完成祂的职事(林后四2)。他在林后五章二十节清楚的表示,新约执事的事奉,乃是为基督作大使。他说,神藉着为基督作了大使的使徒,求哥林多信徒,要与神和好。

腓一20~21:[20]这是照着我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就是没有一事会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21]因为在我, 1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处。

21节注1:保罗的生活就是活基督;在他,活着就是基督,不是律法,也不是割礼。他不要活律法,乃要活基督;不要给人看出他是在律法里,乃要给人看出他是在基督里。(三9。)基督不仅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生活。他活基督,因为基督活在他里面。(加二20。)他在生命和生活上,都与基督是一;他与基督同有一个生命,同过一个生活。他们同活,如同一人。基督在他里面活着,作他的生命;他在外面活基督,作基督的生活。对基督正常的经历就是活基督,而活基督就是无论环境如何,总叫基督显大。

林后四2:乃将那些可耻隐密的事弃绝了,不以诡诈行事,也不搀混神的话,只将 2真理显扬出来,藉以在神面前将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

注2:真理乃是神话语的另一说法,(约十七17与注,)意即实际,指神话语中所启示一切真实的事物,其中主要的是基督,祂是神一切事物的实际。将真理显扬出来,是指使徒活基督。他们活基督,基督就是真理,(约十四6,)因此他们将真理显扬出来。基督从他们活出来,真理就在他们身上显扬出来。藉此,他们在神面前将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使徒行事不搀混神的话,乃是藉着那无价之宝,就是那藉着神照耀的光照,(6,)进到他们里面成为他们内容(7)之基督那超越的能力,显扬真理,为使基督之荣耀的福音照耀出来。

林后五20:所以我们为基督 1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替基督求你们:要与神和好。

注1:指使徒受到确定职事的托付,代表基督完成神的定旨。

保罗说,神藉使徒求哥林多信徒,指明使徒与神和神的心意是一,这心意就是使信徒与神和好。因此,使徒的话就是神的话,神乃是藉着他们说话。就此而言,使徒乃是代理的神。

保罗在十八至二十节接着说到和好的职事:『一切都是出于神,祂藉着基督使我们与祂自己和好,又将这和好的职事赐给我们;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祂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算给他们,且将这和好的话语托付了我们。所以我们为基督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替基督求你们:要与神和好。』我们需要非常仔细的读这几节经文。二十节的『所以』一辞,把二十节与前面的经节连了起来。根据二十节,基督的大使与神是一;他们像神,并且如同神一样劝人。他们的话就是神的话,他们所作的就是神所作的。不仅如此,『替基督』的意思就是代表基督。使徒们代表基督,他们是基督的大使。今天的大使就是得着授权,代表其政府的人。照样,使徒们得着基督的授权,代表祂执行和好的工作。保罗在五章二十节所写的话很不寻常。他说『我们…作了大使』,接着就说,『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保罗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基督的大使,正在执行和好的工作。这就好像是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与基督是一,也与神是一。基督与我们是一,神也与我们是一。因此,神、基督、以及我们使徒都是一。』在新约的职事里,神、基督、以及众执事都是一。保罗在二十节的话很强,语气是加重的。他说,『我们为基督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替基督求你们:要与神和好。』神、基督、使徒们,在执行和好的职事上乃是一。(哥林多后书生命读经,三七六至三七七页。)[粗体为笔者加示]

Ron Kangas在哥林多后书结晶读经里说到: 

保罗作为基督的大使,乃是『代理的神。』(林后一3~4,12,15~16;二10,十1;十一2。)保罗与基督是一,作为神的代表,来安慰信徒。(一3~4。)保罗在神的单纯里行事为人,他效法这位纯诚的神,并且活神。(12。)他来到哥林多人中间,乃是恩典之神的眷临。(15~16。)他在基督的面前,饶恕一件特别的事;(二10;)并且藉着神的温柔与和蔼劝诫信徒。(十1。)保罗也以神的妒忌,妒忌哥林多的圣徒。(十一2。)

神经纶的最高定义,乃是要使我们在生命,性情,构成,外表,彰显,和功用上,与神一样。这功用并不是创造宇宙,叫死人复活,或是无所不在;而是照着神的心意,完成神的权益。当一个人与神是一而尽功用,作基督的大使时,他就是神的代表。当摩西七十岁的时候,神要他尽功用,他说:『主阿,我向来不是能言的人。』(出四10。)所以主把亚伦赐给他,作他的配搭。主说:『他要作你的口,你要作他的神。』(16。)这里有一位代理的神。撒母耳也是一样,一次又一次的与神是一,以带进国度时代。他乃是神的代表。以利沙在他表征基督恩典职事的职事里,也是神的代表。旧约里有作神代表的人,新约里必然也有这样的人。哥林多后书强烈指明,保罗作为基督的大使,乃是代理的神。(译自『职事报』,『基督的大使与和好的职事』,Ron Kangas着,中文尚未出书。)

以上的话,对于我们领会Ron弟兄在二○○五年冬季训练所使用的『代理的神』一词,是十分重要的。在二○○六年春季安那翰全时间训练的最后一篇信息里,Ron进一步并且更完整的说明『代理的神』。该篇信息的篇题是:『与神是一并被神构成,活神并彰显神,同神行动并代表神,作代理的神,供应建造和被建造的神,为着神建造的内在构成』。这篇信息的录影和录音,均可取自水流职事站;信息的内容,也会被刊登在下一期的『职事报』中。我们推荐众圣徒阅读这篇信息。

结语

这些异议文章中的一篇,指控Ron Kangas为了『制造一点「震撼效果」』,声称『李常受是代理的神』;该文章并且承认:『我们知道这句话并没有出现在已发行的刊物之中』。这句话之所以没有出现在已发行的刊物之中,是因为Ron弟兄根本没有说过这句话。事实上,『忧心的弟兄们』才是为了制造『震撼效果』,以经过加工的引述,扭曲Ron弟兄所论『代理的神』的原意,删去Ron照着李弟兄的职事所作谨慎且正确之定义的人。然而,我们若对『代理的神』一词,有合式的定义和领会,就会发现这样的讲论毫无震撼可言,那些在成为肉体的原则里,作神大使的弟兄们,乃是代理的神,不是代理神的地位,而是与神是一,以执行祂在地上的权益。
『忧心的弟兄们』发动攻势,藉着扭曲主恢复里同工们的说话,来破坏这些同工。『忧心的弟兄们』的动机十分明显,就是要离间众召会与同工们之间的关系,这些同工们正在继续倪弟兄与李弟兄职事,也就是主所托付,在祂当前的恢复里,产生并建造众召会的职事。他们的行为,不是出于对主的恢复,或对我们所承继之真理的关切,而是为了勾引圣徒跟从他们(徒二十30)。

徒二十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背谬的话,要 1勾引门徒跟从他们。

注1:在召会里信徒中间悖谬的人,总是为恨恶召会的魔鬼所利用,把羊勾引出去,形成另外一羣。

他们真正反对的,乃是Ron弟兄所说,主恢复里的众召会和众圣徒,都必须与保罗所启示之神圣建造的蓝图是一。这蓝图是藉着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职事,所带给我们的。

今天任何要作神建造工作的人,都必须与智慧的工头是一。这个一意思是,他们必须先与保罗和保罗的启示是一。然而,我们需要时代的职事,来帮助我们明白并看见保罗所看见的,接受他所接受的样式。因此,我们相信,原则上,在主的恢复里,我们的李弟兄乃是智慧的工头。(译自『职事报』,二○○六年一月/二月刊,中文尚未出书。)

这里所说,要与一个人是一(『与保罗是一』),意思是要与一个人所接受的是一,紧紧跟随并教导他的职事所启示的。如此与职事是一,开始于在耶路撒冷的初期召会生活,门徒们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徒二42);一直到召会堕落,保罗题醒提摩太,如何因紧紧跟随保罗的教导而得着益处(提前四6,提后三10)。

徒二42:他们都坚定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持续擘饼和祷告。

提前四6:你将这些事题醒弟兄们,便是基督耶稣的好执事,在信仰的话,并你向来所 3紧紧跟随善美教训的话上,得了餧养。

注3:我们所教导别人的话,自己先必须紧紧跟随。

提后三10:但你已经紧紧的跟随了我的教训、品行、志向、信心,宽容、爱心、忍耐。

同样的,离弃一个人,就是离弃那人的职事。

提后一15:你知道所有在 1亚西亚的人都 2离弃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注1:即亚西亚省。“所有在亚西亚的人,”是指在亚西亚信徒中一般的情形,并不包括每一位个别的信徒,因为本书说到的阿尼色弗,就是来自亚西亚,他曾屡次使保罗舒爽,并且寻找保罗。(16~18。)

注2 :这指明在亚西亚的信徒,先前接受使徒的职事,现在离弃了他。使徒虽然遭到这样的弃绝,却在那永是一样、永不改变之基督里的恩典上更为刚强。使徒没有沮丧,反倒劝勉那凭信作他儿子的,当召会失败、荒凉时,要在这职事上坚定稳固。

在提后一章十五节保罗说,『所有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我。』亚西亚是罗马帝国在小亚西亚的一省,离罗马很远;被囚的保罗从那里写信给提摩太。当保罗说,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他,这不是指明他们离弃保罗这个人,因为保罗这个人离他们很远。这节是指明他们离弃了保罗的职事。在亚西亚的众召会中间有以弗所召会,完全是藉着保罗的职事建立的,如行传十九章所记。他们从使徒保罗的职事接受福音、教训、造就和建立。但是到保罗被监禁在罗马的时候,他们都离弃了他的职事。(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着主的行动,一二九页。)

『忧心的弟兄们』意图使圣徒们离弃倪弟兄,李弟兄和主恢复同工们所教导的新约职事,转而跟从他们和他们的同夥。为此,他们不惜牺牲真理,包括『代理的神』一词的正确意义:在成为肉体的原则里,神在人里得着彰显并代表。

李弟兄总是在寻找新的辞汇,表达主在祂恢复里所启示的高品真理。『代理的神』便是其中之一。在李弟兄和Ron Kangas的讲论里,都将这个辞定义为:一个与神和神的心是一,成为神在地上的代表,为着完成祂旨意而行动的人。与其煽动众圣徒和众召会,反对那些忠信跟随李弟兄职事中纯正圣经真理的同工,『忧心的弟兄们』不如与主恢复里的众信徒一同竭力成为这样的人,也带领别人成为这样的人。

附注:

1『忧心的弟兄们』网站上,前后不一的错误引用Ron Kangas的讲论。有的文章用『曾是』(was),有的文章用『是』(is)。两者都是不实的引用。然而,使用现在式(is)的那篇文章,对Ron弟兄的言论扭曲得最厉害,并作出最粗鄙的解释。本文将针对他们指控Ron弟兄讲论:『李常受曾是(was)代理的神』,作出回应。

版权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为一专项服事,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