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是真理變了,還是一些大多倫多地區的長老變了? 

第三部份

在加州、西馬、和臺灣的眾召會也發出公開信,來隔離這幾個人。在這件事上,我們乃是在摸一個極大的真理,就是關於基督身體的真理。我們是否尊重身體?在加州、西馬和臺灣的眾召會是身體的一部分。我們是否該尊重他們,重視他們的感覺?(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一五頁,由李常受弟兄於一九九三年八月十四日對加拿大長老們交通的信息。)

與眾召會隔離的分裂者站在一起

一九九三年二月一日大多倫多區眾召會的長老寫信給溫哥華的負責弟兄,批評他們接納那些被一些召會隔離的弟兄們。大多倫多區眾召會弟兄們的信,說明了眾召會隔離這四位弟兄的原因。他們表示:

這四位弟兄:

一、已經否定了主恢復中眾召會的立場。

二、已經設立了分裂的聚會。

三、試圖吸引聖徒脫離地方召會來跟隨他們。

四、毫無根據的,惡意攻擊主恢復中的帶領弟兄,特別是對李弟兄和他的職事。

今天朱韜樞和與他同謀分裂的工人,同樣否定了那些承認同工們在職事中帶領權柄的眾召會立場,指稱其為『職事的召會』。八○年代被隔離的分裂弟兄們,對那些承認李弟兄在職事中帶領權柄的召會,曾作同樣的指控。(參『照著神命定之路召會生活的實行』,十二頁和二八至二九頁;『以及新約的職事以及使徒的教訓和交通』,九至十頁。)朱韜樞工作分裂的本質,藉他所設立之長老採取的行動,益發顯明;藉著切斷召會和身體的交通,以鞏固他們的控制,甚至大量革除他們當地召會中長久的成員。主恢復中帶頭的同工們,持續在倪弟兄及李弟兄的職事上勞苦,而朱韜樞和Nigel Tomes對他們所作的,明顯是毫無根據的惡意攻擊。

在大多倫多區眾召會的長老們宣告:

眾召會的公開信, 不僅陳明這些召會的立場,也是基督身體的立場,這也包括了加拿大的眾召會,並溫哥華召會許多聖徒的立場。為何弟兄們要反對維持基督身體一的立場,反對主恢復的往前呢?為著主的恢復,也為著基督身體的一,我們誠摯地請求你們重新考量此事。難道我們不該隔離那些在屬靈上破壞許多親愛的聖徒,帶進混亂,並嚴重毀損多處召會的人嗎?這豈非厲害的得罪了主,嚴重的傷害祂的身體和祂的眾召會?

就封志理和X弟兄而言,你們已經明顯違反了聖經中羅馬書十六章十七節和提多書三章十節的教訓。這些經文對保護基督身體,免於製造分裂者散佈細菌的傷害,至為關鍵。然而,為了稱義你們的立場,你們教導與新約不同的教訓,也違背了倪柝聲、李常受兩位弟兄對這些經節的解釋與應用。

大多倫多區眾召會的長老,視加州眾召會的立場,為基督身體的立場。他們認定不和那些被一些召會隔離的人站在一起,因為他們『在屬靈上破壞許多親愛的聖徒,帶進混亂,並嚴重毀損多處召會』,是厲害的得罪了主,嚴重的傷害祂的身體和祂的眾召會。似乎今日在大多倫多區反對隔離朱韜樞的長老們,已經全然忘記對身體的這種認識。

眾召會對長老立場的嚴重關切

一九九三年二月五日,三位弟兄代表大多倫多區的眾長老致函加拿大的眾召會,表達他們對溫哥華負責弟兄們立場的共同關切,說:『我們和諸位一樣,非常關切溫哥華召會長老們的立場』隨函附了自一九九二年四月,他們和溫哥華負責弟兄們之間的信函。(參看『 大多倫多與溫哥華弟兄們往來信件列表,一九九二至一九九三年 1 )在大多倫多區弟兄們的信件中,說到溫哥華的負責弟兄們:

我們語重心長的說,…乃根據謠言,對在大多倫多區的情形妄下結論,並參與損及基督身體的一的活動。

朱韜樞和他的同工,藉著將接受他職事的召會,從其他眾地方召會完全並敞開的交通裏隔離,使得在這些召會裏的聖徒,不了解整個主恢復真實的情況。在這種孤立的情況下,甚至連長老都很容易根據謠言,以及朱韜樞、Nigel Tomes、和其他人所散佈的不實報導,妄下結論。正如一九九三年,那些散佈謠言和虛假報告的人導致許多人『參與損及基督身體的一的活動』。一如往昔,此事不應被等閒視之。

李弟兄與加拿大負責弟兄們的交通

一九九三年夏,加拿大的弟兄們請求和李弟兄交通,關於溫哥華的事,並尋求在加拿大的眾召會如何在同心合意中往前。八月十三至十五日,加拿大各地大約三十位的弟兄,包括大多倫多區的弟兄們,在李弟兄家裡聚集。李弟兄那次的交通編輯成『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一書,我們鼓勵聖徒們細讀全書,因其十分適用主恢復今日的情形。以下是部份選讀(粗體為筆者加示):

第五個難處是我們不在意懲治。那個懲治就是避開製造麻煩者。我們除了外面的反對之外,還有裏面的風波。 因著有些人一直想要在我們中間製造分裂,並使別人絆跌,我們要怎麼作?按照使徒的教訓,我們該避開他們,不容忍他們…。(一四頁。)

…我只題到四個名字,是該被隔離的。在加州、西馬、和臺灣的 眾召會也發出公開信,來隔離這幾個人。在這件事上,我們乃是在摸一個極大的真理,就是關於基督身體的真理。我們是否尊重身體?在加州、西馬和臺灣的眾召會是身體的一部分。 我們是否該尊重他們,重視他們的感覺?但有些人在持守真理以維持身體(包括眾召會)感覺的事上,並不清楚、剛強。(一五頁。)

因著我們不認識身體,風波一個接一個發生。對我們這種疾病惟一的救治,就是對身體的看見。關於基督的身體,倪弟兄教導說凡我們所作的,我們必須考慮眾召會有甚麼感覺。我們要作一件事時,不可忘記我們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這身體不僅是一個地方召會。地方召會不是一個『地方身體』;若是這樣,就變成地方宗派了。身體乃是基督的身體,由三一神同這地上所有的信徒,同所有地方召會所構成。

職事以及主恢復裏許多的召會,都作了決定,要隔離某些製造分裂的人。有些人不接受這個決定,甚至加入這些分裂的人。他們忽視了身體的感覺。我們如何行為舉止,乃在於我們看見身體的程度。(二六頁。)

…接納一個在恢復裏曾造成難處並仍在製造難處的人,這與身體大有關係。我們若正確的行事為人,在身體裏就沒有問題。但我們若作了一件新約所定罪的事,身體就有權利說話。 身體當然會查問一個地方召會,他們中間有沒有一位製造分裂的人是他們沒有懲治的。他們若沒有懲治這樣的一個人,他們就是錯的,並且得罪了身體。(二九頁。)

不管我們已往從某一位身上得著多少幫助,如果他作了得罪身體的事,我們還是必須實行真理。我們必須認識身體並信靠身體。在加州的眾召會寫了一封公開信,因為他們覺得有負擔並有責任,讓全球上的眾召會知道某些人在加州所作的破壞,以及他們所受到的虧損。在這公開信裏,他們說他們決定要隔離這些人。我們應該聽從這些召會呢,還是只顧到我們個人對這情形的觀察?我們若把這許多召會的通啟擺在一邊,自己出去探查這情形,這就是得罪身體。我們是尊重身體呢,還是尊重我們自己?(三○至三一頁。)

可悲的是,有一些在大多倫多地區的弟兄們,已經偏離了李弟兄的交通,也偏離了對身體正確的領悟。他們藉着拒絕同工們關於 隔離朱韜樞和他一些同工的警告信,以及拒絕 大多數的召會對此行動的肯定,他們得罪了身體。這正如溫哥華的負責弟兄們,在當年的所作一樣,他們拒絕多倫多隔離某弟兄,以及拒絕眾召會對封志理的隔離。

『他們的立場,就是我們的立場!』

在與李弟兄聚會之後,代表加拿大眾召會的長老們,包括大多倫多地區的長老和同工們,在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寫了一封給溫哥華和多倫多製造分裂者的公開信。(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日,他們在致主恢復中眾召會的公開信上,附了這封信。)在信裏,他們說:

本函是為申明,我們反對你們的分派結黨。你們已經離開了,基督宇宙身體的交通,特別是離開了眾地方召會(一個身體的彰顯,)的交通。身為代表加拿大眾召會的弟兄們,我們宣告我們無法贊同你們分裂的行動。

你們藉着拒絕多數召會對封志理及他同夥弟兄們的懲治,表明你們已經離開了交通。你們輕率的忽視,他們對基督身體所造成的傷害。 加拿大的眾召會,與在全地眾召會的決定,站在一起!他們的立場,就是我們的立場!

這些聲明,與現今多倫多召會,公開拒絕『多數召會的懲治』的立場,完全不一致。最近登在網路上的一篇文章,Nigel Tomes 否定眾召會對同工們 隔離朱韜樞之舉肯定信函。他說,『藉着眾地方召會的帶頭者,把眾地方召會組織聯合起來,是對「相調同工們」的宣誓效忠』。如此扭曲眾召會的信,實在不符當初加拿大眾召會的聯合聲明。在那封聯合聲明中,Nigel 自己簽名,要在一裏與全地眾召會的決定站在一起。Nigel對真理的標準似乎是,只有支持其立場的肯定聲明,才是正確的,不支持其立場的,都是不正確的。

結論

在仔細閱讀這篇文章及其根據的信函之後,很顯然的,今天在多倫多的一些帶領者,已經放棄了他們以前,為着實行主恢復中基督身體一的立場。這些弟兄們,繼續接納並維護朱韜樞與Nigel Tomes。他們這樣作,違反了李弟兄與加拿大的長老們在一九九三年個別的交通。在那一次的交通,李弟兄警告他們,不忠信的處理『在他們中間的製造分裂者』,是一件得罪身體,並損害身體的事。(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二九頁。)他們也違反了他們自己在十三年前的立場。

悲哀的是,在多倫多的異議者無法再作如此宣告,『我們在一裏與在全地眾召會的決定,站在一起!』眾召會的立場,已不再是他們的立場了。他們現在所站的立場,事實上就是當初,他們批評溫哥華的帶領者所站的立場。他們已經把他們自己,『離開了基督宇宙身體的交通,特別的是離開了眾地方召會(一個身體的彰顯)的交通』。真理不會改變,在多倫多的弟兄們已經變了。對於這些弟兄們,以及在多倫多跟隨他們的眾聖徒,這是何等可悲的損失!

重新閱讀 第二部分 繼續閱讀 信件列表

本文所提及之信件


附註

1本站關於大多倫多和溫哥華之間爭議的信件,大多出自這批信件。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