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今日主恢復職事裡相調的路與領導

持異議者一貫攻擊的目標之一,乃是作為「相調的弟兄們」一同事奉的一班同工。李弟兄在他職事末了一年,使用這辭指稱那些與他是一而執行主恢復職事的弟兄們。譬如,在李弟兄於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所寫「一封感激、交通的信」裡,李弟兄提出主在祂的恢復中在職事裡往前的路:

主給我看見,祂已經預備了 許多弟兄,與我相調著同作奴僕事奉。我覺得這是主為祂的身體所作主宰的供備,也是現今為著完成祂職事的路。

李弟兄於一九九五年談到:

……但是一九八九年,我從台灣回到美國,在安那翰開始有訓練,直到今天, 我能見證,這裡有一班同工,的確是和諧的;這和諧乃在於認識十字架與那靈。 同工們接受各地召會的邀請,到各處去,就把眾召會調成一個,這是個好現象。現在 全球眾召會都想要調在一起,在主恢復中的確有這個集調的趨勢。(《聖經中管制並支配我們的異象》,簡65頁)

我們從這兩段摘錄的話裡能看見,在李弟兄的領會裡,主恢復裡眾召會的相調來自和諧同勞苦的一班同工;並且他盼望在他末了年日裡開始的相調的路,在他離世後能繼續作為同工們帶著眾召會往前的路。

李弟兄對相調強烈的負擔

李弟兄在他職事末了的年日裡,經常說到相調的需要。他在一九九四年釋放的一篇名為「相調的需要」的信息裡說:

在本篇信息裡,我的負擔是關於相調的需要。甚至我們在這恢復中的人,也沒有多少人領悟我們需要相調,我們迫切需要相調。那在我心上, 在我靈裡,職事沉重的負擔,就是相調的事……。(《關於相調的實行》,一O頁)

這深刻的負擔在李弟兄一九九六國殤節特會開始的禱告裡也很明顯:

父啊,我們頌揚你,你是天地的主;是你的主宰,使我們能有這次相調特會。你這樣把我們調在一起,就是我們的祝福,是我們的增長,是我們的擴增, 是我們的建造,是我們的一切。我們渴望在基督的身體裡相調,並作為蒙揀選的人,天上的國民,相調在一起……。(《神生機救恩的秘訣─「那靈自己同我們的靈」》,四至五頁)

李弟兄說到主要採取一條路,將眾召會相調成為一個身體,並借一班弟兄「以相調的方式與我同作奴僕」事奉,繼續他的職事; 我們要瞭解這交通的話,就需要對相調這主題有寬廣的眼光。相調就像聖經裡許多事一樣,有屬靈與實行這兩面。實行這一面是要將我們帶進屬靈一面的實際。今天爭論的點主要是在實行的一面,因此我們要專注於那些點。所以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要來看:

  1. 相調、一、同心合意、基督身體的實際以及眾肢體生機的配搭
  2. 相調的一些結果
  3. 相調如何應用於召會、職事與工作
  4. 相調如何得以成就
  5. 主為著身體相調的主宰安排
  6. 因著不相調所發生的難處
  7. 誰是「相調的弟兄們」?

相調、一、同心合意、基督身體的實際,以及生機的配搭

相調、基督身體的一、同心合意、基督身體的實際以及身體肢體生機的配搭,是彼此密切並內裡相關的。相調的目標乃是把我們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三一神擴大的一,並帶進實行召會生活的同心合意。相調產生生機的配搭,借此神得著彰顯,祂的行動能以執行,祂的行政得著建立。雖然相調的原則在全本聖經都可看見,林前十二章二十四節1卻直接提到這辭 1

林前十二24:至於我們俊美的肢體,就不需要了。但神將這身體 1調和在一起,把更豐盈的體面加給那有缺欠的肢體。

24節註1:含互相調節意。神已把基督各個不同的肢體,調和在一起,成了一個身體。為此我們需要多有變化(羅十二2),藉著同一位靈,從天然的生命變化為屬靈的生命,好有實行的身體生活。

神已經將身體調和在一起(林前十二24)。「調和」這辭的意思也是調整、使之和諧、調節並調在一起。神已將身體調和,將身體調整,使身體和諧,將身體調節,並將身體調在一起。「調和」的希臘文含示失去區別。一位弟兄的特性也許是快,另一位的特性也許是慢。但在身體的生活裡,慢消失了,快也除去了。所有這樣的區別都消失了。神已將所有不同種族和膚色的信徒調和。誰能使黑人和白人失去他們的區別?只有神能作這事。丈夫和妻子惟有藉著失去他們的特性,才能在他們的婚姻生活中有和諧。(《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O至一O一頁)

基督身體的一

基督身體的一的恢復,在主的恢復裡是一件緊要的事。這一是三一神擴大的一;三一神的一乃是互相內在的一,也就是互相內住的一(約十四10~11,十七21,十四20)。

約十四10~11:〔10〕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麼?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我從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11〕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即或不然,也當因我所作的事而信。

約十七21:使他們都成為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

約十四20:到 1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我父裡面,你們在我裡面,我也在你們裡面。

20節註1:這該是指主復活的那日(二十19)。

……三一神是一,這一乃是基督身體一的模型。因為身體的一有神聖三一三者之間的一為模型,約翰十七章告訴我們,這一全然是與三一神有關聯的(21)。基督身體的一就是神聖三一之一的擴大。(《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三六至三七頁)

同心合意

同心合意乃是一的實行(徒一14)。這是內裡的和諧,我們在其中都彼此和諧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個心和一條路(林前一10,太十八19)。

徒一14: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堅定持續地禱告。

林前一10:弟兄們,我借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懇求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樣的心思和一樣的意見裡,彼此和諧。

太十八19:我又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在他們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諧一致,他們無論求什麼,都必從我在諸天上的父,得著成全。

馬太十八章十九節用了sumphoneo這個希臘字,來指明同心合意。這字的意思是和諧的、一致的,指樂器或人發聲所產生和諧的聲調。……行傳一章十四節用另一個希臘字來指同心合意:homothumadon,由 homo,意相同,和 thumos,意心思、意志、目的(魂、心)組成;指明整個人內裡感覺的和諧。(《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簡74~75頁)

相調、一與同心合意的關聯

達到同心合意,就是一的實行,惟一的路乃是相調在一起。因此,相調、基督身體的一、與同心合意的實現,其間有內裡的關聯。

若沒有調和,主在我們身上就沒路往前。 調和就是身體,調和就是一,調和就是同心合意─調和就是這一切。(《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簡86~87頁)

基督身體的實際

相調的目標乃是把我們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

…… 相調的目的是要將我們眾人引進基督身體的實際。我寶貴眾地方召會,和你們一樣。但我寶貴眾地方召會,是因著一個目的:眾地方召會是將我帶進基督身體的手續……。(《關於相調的實行》,第五頁)

這就是為什麼主的恢復在美國三十二年多了, 但乃是到了近幾年,我們才覺得需要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這就是相調的目的。(《關於相調的實行》,七頁)

生機的配搭

相調所完成的,彰顯為生機的配搭。配搭本身不是基督身體的實際2,而是相調正確的結果。

在身體裡調和在一起,就是被融合、調合。藉著這調和,我們有配搭、平衡與調整……。(《新約總論》第六冊,一六四篇,二五四頁)

相調的一些結果

我們若看見主在這時代的目的,並瞭解相調內在的意義,就會珍賞相調為著建造基督身體的許多益處。如下所列僅是相調許多益處其中的四項,但每一項益處對保守一與基督身體的建造都是緊要的:

  1. 相調的結果保守眾召會和眾聖徒在基督宇宙身體的一裏:

    ……要學習交通,要學習被調和。從現在起,眾召會該經常來在一起相調。我們也許不習慣,但我們開始相調幾次以後,就會嘗到那個味道。在保守基督宇宙身體的一上,這是最有幫助的……。(《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一至一O二頁)

  2. 相調產生和諧併除去區別:

    我們能和諧,因為我們已被調和。至終,區別都會消失。相調的意思就是失去區別。我們都必須付代價,實行相調。(《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二頁)

  3. 相調帶進主的領導:

    ……若是五個弟兄肯在一起調,肯在一起交通,早晨交通,晚上交通,今天交通,明天也交通,天天在那裡交通,你看見神的引導就要來了,神的辦法就要來了,神的智慧,神的亮光和神的啟示、負擔,統統都要來了。……你會交通出聖經裡面的亮光來,你會交通出恩賜來。若是長老們肯這樣交通的話,到必要的時候,會有人得恩賜。(《長老治會》,一七八頁)

  4. 相調將我們帶進同心合意,這是為著主經綸的行動而經歷靈浸的萬能鑰匙:

    若沒有調和,主在我們身上就沒有路往前。調和就是身體,調和就是一, 調和就是同心合意─調和就是這一切……。(《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簡86~87頁)

    ……你若要經歷靈浸,必須有同心合意。若是地方召會的眾肢體同心合意,靈浸就在那裡。你若真要實行正確傳福音的路,就需要同心合意。沒這把鑰匙,門不會開啟。 同心合意是「一切房間的萬能鑰匙」,是新約中一切福分的萬能鑰匙。(《長老訓練》第七冊,《同心合意為著主的行動》,十五至十六頁)

相調如何應用於召會、職事與工作

相調既是身體生活的基本原則,就必須應用於我們實行的一切方面─包括召會生活、職事與工作。李弟兄在他末了的年日裡,囑咐主恢復裡的眾聖徒,在身體生活的每一方面實行相調。

在我們中間,該有基督身體所有 個別肢體的調和,在某些地區內 眾召會的調和, 眾同工的調和,以及 眾長老的調和。(《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一頁)

活力排的聖徒要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就必須相調在一起。照樣,召會要建造成為基督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那召會的長老們就必須相調在一起。

但是要叫教會得著建造,首先該建造的乃是長老們。如果長老們不能同被建造,教會怎能被建造?教會的建造,就是眾聖徒的配搭。若是教會的長老們不能配搭起來,怎樣去配搭眾弟兄姊妹?所以教會的建造,教會的配搭,完全是在長老們手中,也是寄托在長老們身上。(《長老治會》,一二七頁)

照樣,眾召會要被建造成為基督生機的身體,就必須相調在一起,但這相調在於同工們相調在一起,並一同配搭事奉,使他們的勞苦產生一個相調的身體。李弟兄在一九四八年說 3

……同工配搭得不好,就不能盼望弟兄姊妹配搭得好,今天問題的癥結,乃是在乎同工的配搭,這是最大的問題。(《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一冊,簡88頁)

事實上,藉交通而相調的思想,含示在「同工」這辭裡。作同工的意思是說,一個人與神並與那些神所興起同作奴僕的同工,在職事裡將祂服事給眾召會。這就需要與神並與同作奴僕的交通。一位選擇獨立出版自己職事的工人,還可視為同工麼?Kerry Robichaux弟兄回答這問題時如此解釋:

這完全在於這位工人出版並傳播這樣的刊物,是否在與主的恢復裡(而不是僅僅在他的地方甚或區域裡),而與同工們有交通。他若不與其他的同工們交通,就不是一同作工。如你所說,他僅是「工人」,而不是「同工」……一個人若不渴望主動與同工們交通,他可以是工人,卻很難是同工。這不僅在於同工們如何看他,更主要的乃在於他如何看自己;更重要的是,他是否真正以同工的方式事奉。(Kerry Robichaux的電子郵件,二○○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名義上的同工並不意味一定是實際上的同工。一九三四年,倪柝聲弟兄要求李弟兄共同簽署一份申明:任何僅僅教導外面的事,如脫宗派、蒙頭、擘餅和受浸的「同工」,「就不是我們的同工了」(《為神說話》,一O八頁)。李弟兄在一九四八年說:

今天的工人分四種:頭一種是應付神今日時代職事需要的同工;這班人是同心合意,經神對付過的少數人。第二種是後進的同工,他們願順服年長同工的引導、支配,並願意謙卑跟隨學習。第三種是不肯服從前面先進的同工,又不屬於公會,卻又喜歡與我們交通的人。第四種是在公會中的傳道人、自由布道家等。我們今天需要的,乃是頭一種與第二種的同工。(《倪柝聲恢復職事過程中信息記錄》,一四五頁)

在這四種工人裡面,只有頭兩種稱為「同工」。在《時代的異象》裡,李弟兄更進一步指明,要實際地作主職事裡的同工,一個人不可落在時代的異象之後:

不僅迦瑪列、巴拿巴這等人不在異象裡,就連彼得、雅各這等使徒也都有危險,對於異象,他們是在又不在,同夥卻不同工……。(《時代的異象》,簡37頁)

因此,相調的實行不僅適用於聖徒與召會,也適用於長老與同工。事實上,同工與長老必須是實行相調的模範。否則,眾召會就沒有路能進入基督身體全體的相調中。

相調如何得以成就

我們要藉著相調在一起而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就需要一扇門。那扇門就是夠多並透徹的交通與禱告。

我們若要實行調和,就不該忘記交通。交通是調和的根基。因此,我們必須實行交通。我們這樣作,就會為調和立下根基。然而,我們多年來沒有實行交通,反而是在實行虛飾,我們都把自己隱藏在面具背後。沒有親密並徹底的交通為根基,就無法有調和。(《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簡86頁)

所有這些點的意思,就是我們該交通。 一位同工要作什麼,就該與其他同工交通。長老該與其他長老交通。交通調節我們,交通調整我們,交通使我們和諧,交通把我們調在一起。我們該忘記自己是慢的或是快的,只要與別人交通。若沒有與其他一同配搭的聖徒交通,我們就不該作什麼。交通要求我們要作什麼的時候先停下來。在召會生活裡、在主的工作中,我們在配搭裡都必須學習,沒有交通就不要作什麼。(《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一頁)

按照我們的經歷, 除了藉著徹底和夠多的禱告,我們就無法調和。我們不該講論太多。我們不該以為我們若一起談論,就會調和。這是錯誤的。 調和只能藉著一起禱告才能成就。我們必須是禱告的人。(《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簡90~91頁)

我們若缺少這樣在一起的交通與禱告,就會缺少相調,在我們的個人生活、召會生活和工作裡,就會有缺欠。

我們必須看見,當交通消失,神也消失。神作為交通而來。今天我們的聚會、我們的婚姻生活、同工們中間的配搭、以及地方召會中間的交通,都不正常,這是因著我們欠缺這交通。今天地方召會中間沒有足夠的交通,眾召會沒有在交通裡完全是一。(《三一神作三部分之人的生命》,一九九六年版,中文尚未出書)

主為著身體相調的主宰安排

在主的主宰安排之下,藉著交通與通訊這樣的現代便利設施,在現今的時代和日子裡,這宇宙的相調是可能的。

今天全球各地的眾召會應當都是一。今天不像在保羅的時候,現在幾乎到任何一個地方的交通和通訊都非常便利。因此, 今天眾召會應當比保羅的時候更相調。照著聖經的啟示,也照著現代的便利,我們應當是一, 我們也應當盡實際上所許可的調在一起。(《一個身體和一位靈》,二二頁)

末了,各地的召會也需要集調。今天因著電訊設備和交通工具的發達,各地的距離都縮短了。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幾十個人同時要從美國去香港,是不容易的。也許等到你去了,別人都走了;你走了,別人又來了。這怎麼集調?但現今全世界的飛機象穿梭一樣,又快又準時。今天各種的發明、工具,把全世界的人都調起來了。 藉著這些現代的交通工具,基督的身體能夠集調。所以各處召會都該活在生命裡,活在靈裡,並且彼此集調,顯出基督身體的實際。(《神經綸的總綱與神人該有的生活》,七三至七四頁)

由於主主宰的供備,我們不該接受任何不相調的藉口。這相調不侷限於特定地區或特定工人照顧的幾個召會;反之,這相調的範圍乃是全球的。

眾地方召會該與全地上所有真正的地方召會交通,以保守基督身體宇宙的交通。任何不保守基督身體這宇宙交通的地方召會,就是分裂的,並且成了地方宗派。有些所謂的地方召會不是真正的,並且已成了分裂;我們不需要與這樣的「召會」交通。但我們該與所有真正的地方召會交通。若不然,我們就不再是召會,乃是宗派。召會是留在基督身體裡的召會;宗派乃是使自己與基督身體分裂的一班信徒。我的手臂留在身體上,就是我活的身體的一部分;若從身體割除並分開,就成為死的東西。(《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四七頁)

基督的一個彰顯,是在基督獨一身體之那靈獨一的一里(弗四3 4)。沒有那靈,我們就無法有一。這一個彰顯也是在獨一之靈的獨一交通裡,有分於三一神獨一的流(約壹一3,林後十三14)。只有一位三一神,只有一個交通,一個那靈的流。基督的一個彰顯是在獨一之神的獨一行動裡,為著祂獨一經綸的獨一完成(弗一10,提前一4下),並在基督獨一生命的獨一調和裡,為著祂在宇宙中獨一的見證(林前十二24)。一切都必須是獨一的。 如果只有你那一區的一些召會調在一起,那不是獨一的調和;那是「宗派的調和」。(《為著基督身體之建造十大緊要的「一」》,六五頁)

因著不相調所發生的難處

因此,當主恢復裡的任何服事者,不論他們是在眾召會中間勞苦的同工、地方召會裡服事的長老、或兒童聚會、校園、或在任何其他地方服事的聖徒,若不藉著多次一同的交通與禱告而實行相調,是非常嚴重的。眾召會中間產生的許多難處都可以追溯到這一點。李弟兄說到長老職分時,警告我們,最大的難處乃是不願意藉著交通而相調在一起。

長老治會一定要交通得透。五個長老,就如同五塊泥巴一樣,必須擺在水裡頭調,一直調到五塊泥巴變作一團泥巴,根本不分了才可以。這個調就是交通。五個長老該一直在一起尋求主的引導。教會的治理,不怕長老們不知道該怎樣作, 只怕大家不交通。(《長老治會》,一七八頁)

無論什麼理由─無論是因著個人的冒犯、意見的差異或其他的原因─我們都不能放棄禱告與交通的聚集。放棄禱告與交通的聚集給神的仇敵大開其門,製造誤解,助長爭競與敵意,至終造成分裂。

We must have the reality of the fellowship and blending of the Body of Christ. Otherwise, regardless of how much we pursue and how simple and humble we are, sooner or later there will be problems, even divisions, among us. Hence, we must be governed by the vision of the Body and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the apostle by bringing all the saints in all the churches into the blending life of the entire Body of Christ. ( The Experience of God's Organic Salvation Equaling Reigning in Christ's Life, p. 71) 我們必須有基督身體交通和相調的實際,否則我們無論怎麼追求、單純、謙卑,遲早總會出問題,甚至會分裂。所以我們必須受身體之異象的控制,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召會的眾聖徒帶進基督身體全體相調的生活中。(《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簡60頁)

欠缺相調是野心和驕傲的沃土。我們事奉主的人,該知道野心和驕傲的細菌在我們裡面。

所有的問題都是由於兩隻老「地鼠」─野心和驕傲。如果我們的野心和驕傲被消殺,就絕不會有什麼問題了。我們喜歡地位。我們喜歡受人尊敬、敬重。也許我們沒有這麼說,但我們在主面前必須誠實。我們的內心如何?如果我們沒有野心,就絕不會和別人有難處。如果我們沒有野心,沒有驕傲的成分,我們就不會和任何人有問題。(《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五O頁。)

在我們的歷史裡,不止一次,野心與驕傲導致工人看待他們勞苦的區域為他們的領土,並多多少少將接受他們職事的召會與眾召會的交通分開。那些召會遭受損失,而主恢復裡眾召會中間基督身體的實行受到破壞。為這緣故,李弟兄一再提出這問題。

再者,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為你的工作得著一個地方,甚至一個區域。誰沒有這樣的野心?我與倪弟兄在一起,向他學習。我從未看見他懷有野心要得著一個地方、一個區域,作他的區域或小王國。在這一面意義上,區域就是小王國。你可能要成為你區域中的皇帝,叫每件事都在你的控制和統治之下,每個人都必須聽從你。有誰不是這樣?我也曾是這樣,但主對付了我。你的野心也可能是要俘擄人作你私人的同工。你可能為這目的吸引、迷住並奪取人。這意思是說,在主恢復中你的工作裡,你有一個黨派,裡面有一些非常接近你的人被你俘擄、吸引並迷住。他們欣賞你的能力,稱羨你的性能,所以和你站在一起。然後他們就成為你專屬的同工。他們是一般的同工,卻又專特地成為某人的同工。難道你不曉得,在主的恢中有這種情形麼?我在經歷中見過這情形。

從一九八四年開始,我召集了三次同工長老的緊急特會。我在開頭的話指出,在我們中間有分裂的傾向。我的意思是說,主恢復中有好些能幹的同工,喜歡把他們的區域當作他們的王國,也喜歡吸引人作他們專屬的同工。我們都是一般的同工,但有些人卻變成某些有吸引力之人的專屬同工。因此,我警告你們眾人……。(《對同工長老們以及愛主尋求主者愛心的話》,三八至三九頁)

劃分地盤的傾向

另一個隱藏的分裂因素是劃分地盤的傾向。為著成就神永遠的經綸,主的工作與行動是惟一的。我們乃是有分於主惟一的工作,我們若認為自己所在的任何地區,是我們特殊的地盤,這將是分裂的原因或因素。甚至劃分地盤的傾向,也該連根拔除。我們該在主的度量內為主作工(林後十13~16),但我們不該認為主所度量給我們的是我們特殊的地盤。在我們的地區,我們地方的工作該為著主宇宙的身體。在新約裡,我們看不見主工作中有轄區這樣的事。

不叫自己的工作與他人工作相調的作法

已過有一隱藏的因素,就是不叫自己的工作與他人工作相調的作法。新約向我們揭示,彼得為著主的工作(主要的在猶太地),和保羅為著主的工作(主要的在外邦世界),都是為著基督的一個身體,沒有任何差異或分離。反之。他們在完成神新約的經綸上是一。彼得工作的果效實現於哥林多(林前一12),保羅也的確去耶路撒冷與那裡的使徒和長老交通(徒十五2、4,二一17~20上)。這樣的交通,就像我們肉身的血液循環一樣,在神聖生命的循環中幫助基督的身體,將我們為著主的恢復不同部分的工作,調和成為一個行動。我們的工作若缺少這樣的交通,也許會發展成為另一個分裂的因素。(《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程(二)》,一七至一八頁) 4

我們若實行基督身體宇宙的交通,我們區域的召會就不會有自己的味道:

我們都必須看見,無論有多少區域,多少工人,主的見證必須是一,因為沒有兩位主或三位主,只有一位主在地上行動。因此,只借一個職事而有一個行動,為著產生一個身體,背負一個見證。我們必須考慮我們中間真實的情況。就區域說,有些召會已經有了不同的味道。眾召會不該帶著區域的味道,不該給人一種印象說,這些是某一個區域的召會。眾召會應當給人的印象,乃是耶穌真正、惟一的見證。任何區域都不該有特別的性質、味道、色彩和樣式。眾召會該單單是耶穌的見證。(《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四七頁)

眾召會是相同的,這事實指明她們該有相同的色彩和味道。然而,來自某一區域的聖徒可能有一種特別的色彩或味道。在眾召會間不應該有這種不同的色彩或味道。雖然聖徒來自不同的種族和國家,但眾召會應該完全相同,因為我們都已經蒙拯救、得重生且正被聖別並變化,在素質、外表和彰顯上,眾地方召會都必須是相同的。(《新約總論》第七冊,第二○四篇,一七一至一七二頁)

實際上,我們中間不同教訓的出現,以及從眾召會的交通中退出的傾向,乃是野心的症狀。

我為青年弟兄們的緣故要說一些話。弟兄們的野心是召會中的難處。這樣說並不光彩,但這是事實。這野心使倪弟兄大為受苦。倪弟兄告訴我們,沒有人曾經給他地位,他也沒有任何地位給人。至終,那些對地位有野心的人離開了。有些分裂是這種野心引起的。有野心的人從不承認自己有野心,他們造成分裂總是有某種借口。他們穿上某種道理的「外衣」。他們會說,召會在這個道理上不對,而因著他們清楚這一點,所以必須離開。這完全是他們野心的借口、托辭和掩飾。(《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中文尚未出書)

我們都必須承認,在我們墮落的人性裡,我們有驕傲和野心的病菌。什麼能保守我們?惟獨在身體相調裡生命的交通,循環,能保守我們。

我們物質身體裡的血液循環,是基督身體裡的交通,神聖生命的水流,一幅美好的圖畫。倘若我們的血液循環不正確,就會對我們的身體造成許多疾病。正確的血液循環吞滅各種病菌。從一九八四年底開始,我留在台北約五年。大約三年後,難處進到眾召會中間。今天眾召會的難處是由於缺少交通,就是缺少血液循環;這種交通的缺乏給仇敵機會進來。

……有些人也許以為他們使自己分開是很有智慧的。但基督的身體若有任何部分是分開的,那部分至終就會死去。保持健康最好的路就是「接受更多的血,也給出更多的血」,那就是留在生命的交通,生命的循環裡。這樣,我們會拯救自己,並促進基督身體的健康。有些地方因著缺少交通而沒有平安。我們越有交通,就越有平安。(《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四二至一四三頁)

誰是「相調的弟兄們」(Blended Brothers)?

李弟兄在他公開職事的末了一年裡,在訓練和特會裡要「相調的講員」印證他的信息,刻意要幫助同工們不講他們自己的話,乃照著他的說話而說話。他借此訓練他們說相同的話,與他同作奴僕相調著事奉,以施行主的職事。他也多次與和他配搭的弟兄們有個人的交通,成全並囑咐他們留在神經綸的中心線上,為著建造基督的一個身體。

在李弟兄離世前不久,主給他看見,主已經預備了一班「相調的弟兄們」,在他離開後,一同勞苦以施行職事。這些「相調的弟兄們」是誰?一位同工被問到這問題時回答說,「被調在一起的弟兄們」。這答案裡有許多智慧。「相調的弟兄們」沒有固定的成員。無人試圖列出誰是「相調的弟兄們」的名單。自李弟兄故去,相當注意到擴大相調以包容更多全世界的同工。有些弟兄們曾說,他們更喜歡「在相調的弟兄們」(blending brothers)這辭,承認主仍然在將他們相調在一起。那些索求「相調的弟兄們」正式的名單者,乃是尋找批評的對象,為要將生機的東西變質為組織的東西。

最近有人攻擊使用「相調的」(blended)和「在相調的」(blending)指稱同工,是暴露出缺乏對真理的認識。基本上,這是指控同工們不清楚他們是「已相調」或「正在相調」,進一步指控同工們高抬自己,暗示他們「已經達到『相調』的全備光景」。這兩項指控均屬不實。同工們使用「相調」與「正在相調」,與職事使用「調和」(mingled)與「正在調和」(mingling)是同樣的原則。一面,我們信徒已經與主調和(林前六17,羅十一17)。另一面,我們需要在主的生命裡長大,讓祂更多與我們調和(弗三17,林前十二13)。因此,我們信徒「已調和」,也「正在調和」。同樣的原則,同工們「已相調」,也「正在相調」。

林前六17:但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 2一靈。

17節註2:這指明是靈的主與我們的靈調和。我們的靈已經由神的靈所重生(約三6),這靈現今在我們裡面(19),並與我們的靈是一(羅八16)。這是主的實化,祂借復活成了賜生命的靈(十五45,林後三17),現今與我們的靈同在(提後四22)。在保羅的書信裡,常說到這調和的靈,如在羅八4~6。

羅十一17:若有幾根枝子被折下來,你這野橄欖得在其中 1接上去,一同有分於橄欖根的肥汁。

17節註1:接枝乃是生機的聯結(見六5注2),不是將不好的生命換成更好的生命,乃是將兩個生命接聯為一,共享一個調和的生命和生活。這種生命的調和,乃是兩種同類而不相同的生命,經過死(切割)與復活(生長)而有的。這描述我們與基督的接聯。

弗三17上:使基督藉著信,安家在你們心裡……。

林前十二13:因為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裡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 5喝一位靈。

13節註5:在那靈裡受浸,乃是進入那靈,消失在祂裡面;喝那靈,乃是把那靈接受進來,使我們全人被祂浸透。借這兩種手續,我們就與那靈調和。在那靈裡受浸,是調和的起始,是一次永遠的。喝那靈,是調和的延續和成就,是持續不斷直到永遠的。這需要我們不斷地呼求主,從祂這活水的泉源歡然取水(賽十二3~4,約四10、14)。

那麼我們該如何領會並應用「相調的弟兄們」這個辭?非常簡單地說,相調的弟兄們乃是那些自己追求相調在一起,並尋求帶領全地眾召會進入基督身體宇宙相調的弟兄們。他們將身體的原則應用到職事與工作,他們的職事與工作向其他人敞開,讓其他的人調整並調和他們。末了,他們忠信地按照李弟兄職事的負擔,一同勞苦,藉著神聖啟示的高峰、神人生活與照著神牧養,將眾召會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

這相調不是侷限於一班自成一團的弟兄們。反之,主渴望眾地方召會的眾信徒,都藉著相調在一起,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如倪弟兄所說:

……我們同工們本來不喜歡配搭,現在要學配搭的功課,帶頭去作。你們也不要以為這類的事是同工負責,跟你們無關……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五冊,簡136頁)

我們要再次注意李弟兄描述的相調是何等的周全:

在我們中間,該有基督身體 所有個別肢體的調和,在某些地區內 召會的調和, 同工的調和,以及 長老的調和。(《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一頁)

這要求我們追求以正確的靈禱告並交通,樂意彼此受調整、調諧、調節,並與別人相調和。這若不是我們的實行,並且實行身體的一與實行和眾聖徒及眾召會同心合意若不是我們召會生活的目標,我們的確就從神經綸的中心線,並從我們作為主恢復為完成祂神聖經綸的呼召上偏離了。我們若看見基督身體的建造提供主回來的基礎,我們為什麼要追求任何不及於此的個人目標呢?

結 論

在《神聖奧秘的範圍》裡,有一篇非常甜美的信息,表明李弟兄對相調的感覺,他將在聖徒中間學習相調與主答應他多年前求智慧的禱告相提並論:

我大約只有二十七歲時,在我的家鄉就興起了一個召會。我學習經過十字架且憑著那靈作每件事,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供應基督。因為我很年輕,我就用所羅門的禱告來禱告:「主啊,賜我智慧,使我在你的子民中間出入」(參代下一10),主垂聽了我。歷年來,我學習了在聖徒中間被調和。(《神聖奧秘的範圍》,一O三頁)

但願主恢復裡的眾聖徒也蒙保守在相調的實行裡,使他們有分於基督身體的實際。

關於相調最主要的書:

  • 一九九三年相調特會,四十七位講員論《關於主的恢復和我們當前的需要》
  • 《神聖奧秘的範圍》
  • 《關於活力排之急切需要的交通》
  • 《關於相調的實行》
  • 《聖經中管制並支配我們的異象》

附註:

1相調也可見於素祭,以及代表基督一個身體的一個餅─林前十17,利二4,約十二24。(見《關於相調的實行》,一五至一六頁)

2見《關於相調的實行》,一五至一七頁。

3這是一次同工聚會的記錄,在這聚會裏,倪弟兄和李弟兄都說話。這記載於『倪柝聲文集』,當時說話的是李弟兄。

4在提出這一點的其他許多職事信息摘錄當中,以下這些特別具有指導性:

  • 《過照著聖經中神聖啟示高峰之生活實行的路》,六三至六五頁
  • 《新約總論》第七冊,簡158-160頁。
  • 《神命定的路與長老職分》(中文尚未出書)
  • 《撒母耳記生命讀經》,簡63頁。
  • 《聖經中管制並支配我們的異象》,簡26頁。
  • 《主恢復的簡說》,簡35-36頁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