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關於工作區域與工人團體

本文將從聖經的啟示、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教導、並我們在主恢復中的實行,以一個清楚、平衡的觀點,來省視工作區域與工人團體這件事。首先,我們在這裏所著重的不是表面的字句,而是其實質。我們看看倪弟兄的交通:

…以工作來說,使徒料理這一個區域的工作,或者說,這一帶地方的工作。也許『區域』這兩個字過於正經,只要你們懂得那一個意思就好,我們不爭字眼。…(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一集,一五五頁。)

請你們記得,區域也好,範圍也好,中心也好,這些都是字眼,你隨便起甚麼名字都可以,我們是要注重那一個東西。…(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五集,一○七頁。)

這段話是很重要的,因為一位有異議的弟兄,提出了一個膚淺的論點,指倪弟兄和李弟兄在工作區域的教導上,有所不同。這位異議的弟兄還進一步指控本站的一位投稿者─Bob Danker弟兄,說應當只有一班工人,在職事裏一同服事,是一個嚴重的錯誤;而倪弟兄卻在『工作的再思』裏表示,不該將工人們集中,歸於一個中央的管制。然而,我們若是深入探究,就不難明白一如Bob Danker所述,倪弟兄所教導與實行的基本原則,與李弟兄的是一樣的。以下各點可視為工作中管治的原則,包括:

  1. 工作是藉著同工們在團體配搭的服事裏完成的。
  2. 工作只有一個,為著產生一個身體,作主獨一的見證。
  3. 工作以身體為原則。
  4. 工作維持基督身體一的交通。
  5. 在一個領導下作工。
  6. 各同工團體,並不獨自行動。
  7. 在工作裏沒有轄區之分。
  8. 工人們沒有不同的教訓。

聖經中 亞波羅事例的典範,給我們看見這些原則的重要性。我們若對這些原則有清楚的領會,就會看見李弟兄所交通的,工作只有 兩個區域─『一個在猶太地,一個在外邦』,與倪弟兄關於『主會打開 更多區域』的交通,是一致的。我們若認識這些原則,就會看見Bob Danker弟兄所寫的『 只有一班工人』,與倪弟兄在『工作的再思』裏所提到的『 一班一班的工人』,也是一致的。至終,我們在 主所給我們的榜樣─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身上,會看見這些重要原則的實際應用。

一、工作是藉著同工們在團體配搭的服事裏完成的

工作是藉著同工們在團體配搭的服事裏完成的。這是新約的榜樣,也是打從主在中國興起倪柝聲弟兄以來,在主恢復裏一貫的實行。

這一班一班的使徒,不是照著派別或教訓組成的;他們乃是在聖靈的主宰下所組成,聖靈安排不同工人的環境,使他們在工作裏聯在一起。這並不表示他們與其他工人是分開的,只是在聖靈的安排下,他們並沒有與這些人有特別的關聯。(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一九頁,中譯。)[斜體照原文加示]

在那靈的主宰下,身體裏的工人們被依次安置在不同的服事團裏。今天,有一班一班的弟兄們,和諧一致的在水流職事站,台灣福音書房,雷瑪出版社,聖經為美國,主在歐洲的行動,全地的全時間訓練,全美及各地的校園開展隊裏配搭。也有一班一班的同工們,一同在俄國、歐洲、華語世界、印度、澳洲等地配搭。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實際作工的路。這是工作惟一實際的路。然而,當一部份的工作違反了以下任一關鍵的工作原則時,就會產生問題。

二、工作只有一個,為著產生一個身體,作主獨一的見證

雖然勞苦的禾場有許多,但工作只有一個,為著產生一個身體,作主獨一的見證。

加二7~8:[7] 反倒看見我受託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彼得受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8] (因為那在彼得裏面運行,叫他為受割禮之人盡使徒職分的,也在我裏面運行,叫我為外邦人盡使徒的職分)。

徒一15:在那些日子,有許多人聚集,約一百二十名,彼得在弟兄中間站起來,說。

徒二14:彼得同十一位使徒站起來,高聲對眾人說,諸位,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

徒九15:主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因為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子孫面前,宣揚我的名。

徒二二21:主向我說,你去罷,因為我要差遣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裏去。

弗二16:既用十字架除滅了仇恨,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在一個身體裏與神和好了。

羅十二5: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裏是一個身體,並且各個互相作肢體,也是如此。

林前十二12~13:[12] 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13] 因為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裏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

弗四4:一個身體和一位靈,正如你們蒙召,也是在一個盼望中蒙召的。

啟一2:約翰便將神的話,和耶穌基督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見證出來。

啟一9: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裏一同有分的,為神的話和耶穌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

兩個區域,不是兩個工作

倪弟兄說這話是基於聖經啟示, 主在地上的工作,就是新約的職事,有兩個區域。第一個區域是在猶太地,主要在猶太人中間;第二個區域是在外邦世界,主要為著外邦眾召會。新約的記載很清楚,猶太地區的工作是為著猶太眾召會,在彼得的帶領之下;外邦世界的工作是為著外邦眾召會,在保羅的帶領之下。(加二7~8。)這也清楚的記載在使徒行傳裏。(徒一15,二14,九15,二二21。)

有些人採取一種立場說,這是兩個工作─一個在猶太地為著猶太人,一個在外邦世界為著外邦人。一個工作是由一班工人作的,以彼得為領頭人;另一個工作是由另一班工人作的,以保羅為領頭人。但我們必須看見,主在這地上並沒有兩個行動,祂只有一個行動。主在地上也沒有兩個身體,祂只有一個身體。

一個行動,一個身體,和一個見證

實際上,在這一個身體裏,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並沒有差別。每一種區別在身體裏都已經完全消失了。 在身體裏沒有區域,也沒有猶太人或希利尼人。為著這樣一個身體,主在地上只有一個工作。從新約裏我們能看見,主在地上只有一個行動,一個身體,也只有一個見證。照著空間和時間說,祂新約的行動,祂的身體,和祂的見證乃是宇宙的。我們對這三方面的印象必須非常深刻。主只有一個行動,一個身體,和一個見證。

職事在往前的時候乃是區域的。然而,這不是說,主在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行動、不同的身體、和不同的見證。不是說,在猶太地彼得帶領之下的職事或工作,是為著一種見證,然後在外邦世界保羅帶領之下的工作和職事,是為著另一種見證。 在新約時代,主只有獨一的職事,為著一個行動,以產生獨一的身體,作獨一的見證。(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二三至二五頁。)[ 粗體為筆者加示,全文同]

藉著一個職事而有一個行動,產生一個身體,背負一個見證

我必須見證,我的確寶貝主藉著一個職事而有一個行動,為要產生基督的一個身體,背負耶穌的一個見證,就是神新約經綸的見證。我越想到這一點,就越覺得今天我們在地上能有這樣一個見證,真是奇妙超絕。(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三六頁。)

三、工作以身體為原則

此外,所有的工人都必須以身體為其工作的基本原則。

…[巴拿巴和保羅]二人分開出去,並不代表任何個人或組織,而是代表基督的身體,也只代表基督的身體。一切真正合乎聖經並且真正屬靈的工作,都必須是出自於身體,並且是為著身體。 身體必須是工人所站的立場,也必須是工人作工惟一的範圍。(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二九頁,中譯。)

這是最重要的。我們〔先前〕曾努力表明三者各自的功用和範圍;如今卻有一個危險,就是我們不明白神的事屬靈的性質,就不僅想要將三者加以區別,更將三者分割為分開的單位,因而失去了身體的彼此相聯。我們必須記得,三者之間的區別無論怎樣清楚,三者都是在(宇宙)召會中。結果, 三者的行動和行事必須如同一個,因為無論各自有何特別的功用和範圍,三者都是在一個身體裏。

所以我們一面對三者加以區別,為要有所了解;但另一面,我們切記三者乃是相聯如同一個身體。 並不是幾個有恩賜的人看到自己的才能,就可以獨自用自己所有的恩賜來盡職;也不是幾個人覺得有呼召,就可以自己形成一個工作團體;更不是幾個志同道合的信徒聯合起來,就 可以自稱為召會。一切都必須在身體的立場上。召會是身體在雛形上的生活;職事是身體在事奉上的功用;工作是身體在成長中的擴展。召會、職事或工作,都無法憑自己存在。每個都必須源於身體而存在,每個都在身體裏有其地位,並且每個都為身體的益處效力;三者都來自身體,在身體裏,並為著身體。聯於身體並肢體間彼此相聯的這個原則若沒有被認定,就無法有召會,無法有職事,也無法有工作。我們強調這個原則的重要,絕不會太過,因為若沒有這個原則,一切就都是人工的,不是神造的。 職事的基本原則是身體,工作的基本原則是身體,召會的基本原則是身體。身體是今天神兒女生活與工作支配的律。(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八七至一八八頁,中譯。)

四、工作維持基督身體一的交通

工作既是在身體的原則裏,工人們就必須維持基督身體一的交通。

徒九28~30:[28] 於是掃羅在耶路撒冷,和門徒出入來往,[29] 在主的名裏放膽講說,並與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講論辯駁,他們卻想下手殺他。[30] 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下該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

徒十一22:關於他們的傳言,到了在耶路撒冷的召會耳中,他們就差遣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為止。

徒十一27:當那些日子,有幾位申言者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

徒十一29:於是他們按照門徒中間,無論是誰得昌盛的情況,各自定意贈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們。

徒十五2:保羅、巴拿巴與他們起了不小的爭執和辯論,眾人就指派保羅、巴拿巴、和他們其中的幾個人,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

林前一9:神是信實的,你們乃是為祂所召,進入了祂兒子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交通。

這樣的分區好像使徒時代,不僅耶路撒冷是中心,安提阿也是中心。他們分猶太人區和外邦人區,彼得等負責在猶太人中間的工作,保羅等負責在外邦人中間的工作。 工作雖有分區,但交通還是一個。(倪柝聲文集第四十一集,二○五頁。)

工作分區,交通仍一

工作是有區域的,牠包括若干的地方。在正常的情形之下, 雖然區域不同,但還是合而為一的。當工作在正當的關係之下時, 不同的區域還是在一個交通裏。耶路撒冷與安提阿是合而為一的。雖然區域不同,但他們在主面前還有交通。安提阿有人得救,耶路撒冷就派人出去。(徒十一20~28。)耶路撒冷也把巴拿巴和掃羅送出去。(九28~30,十一22。)安提阿是從耶路撒冷出來的,也是回到耶路撒冷去的。因為當耶路撒冷的錢用完時,安提阿就把外邦人的錢送到耶路撒冷去。(十一27~29。)巴拿巴是從耶路撒冷到安提阿的,(22,)保羅是從安提阿回耶路撒冷的。(十五2。) 在這裏就給我們看見,區域雖然不同,但還是在一個交通裏。(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七集,三五○至三五一頁。)

五、在一個領導下作工

雖然在眾召會或工作中,沒有統一的支配,同工們仍應在一個領導下團體的勞苦。

徒一15:在那些日子,有許多人聚集,約一百二十名,彼得在弟兄中間站起來,說。

徒二14:彼得同十一位使徒站起來,高聲對眾人說,諸位,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

徒九15:主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因為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子孫面前,宣揚我的名。

弗四3~6:[3] 以和平的聯索,竭力保守那靈的一:[4] 一個身體和一位靈,正如你們蒙召,也是在一個盼望中蒙召的;[5] 一主,一信,一浸;[6] 一位眾人的神與父,就是那超越眾人,貫徹眾人,也在眾人之內的。

在新約裏只有一個職事,在這個職事裏也只有一個領導。雖然在新約的職事裏有關於領導的真理,但主沒有正式的指派任何人作領導人。在使徒行傳開頭的部分,我們看見彼得在眾使徒中間領頭。(參徒一15,二14。)但是主耶穌並沒有指定彼得作正式的領導人。領導這件事是按照生命,按照真實的需要,並按照情況而自然生發的。領導是因著在生命中長大而成形,並且是依需要而產生的。若是沒有需要,領導就不會顯明出來。外在的環境形成並構成了領導。

職事既然只有一個,(徒一17,25,)領導也就是惟一的。 職事既是一個,就絕不該有一個以上的領導。神、主與那靈只有一位,(弗四4~6,)領導就也是惟一的。既然只有一神,一主,一靈,就怎能有一個以上的領導? 這惟一的領導乃是為著基督的身體保守那靈的一。(弗四3。)今天的基督教因著過多的領導而四分五裂。每一個帶頭的人都有一個團體,作他領導的範圍,那個範圍就成了一種分裂。 所以領導這件事,若不是應用或考量得當,就會造成分裂。(神命定實行新約經綸的路,一八五至一五六頁。)

在主的恢復裏,沒有『眾召會的集中管理』,也沒有『工作的集中管理』這種實行。我們的確著重的說,眾召會在基督的身體裏應當是一,但不是藉著組成聯邦的方法,乃是藉著在那靈裏,在神聖生命生機的聯結裏充分的交通。 我們也強調同工們不該單獨作工,乃該在一個領導下團體的作工。新約清楚的啟示,在猶太人中的同工是在彼得領導之下團體的在一起作工,在外邦人中的同工是在保羅領導之下團體的在一起作工。這並不是說對所有的同工集中管理,乃是說在某一區作工的同工在一起作工,他們就是一。這是帶進主祝福的路。我們不實行任何的集中管理;無論在召會生活中或在為著主的工作中,我們只寶貝在那靈裏憑著神聖生命而有的正確的一;乃是那靈與神聖的生命把我們生機的聯結在一起。(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一五至一一六頁。)

很明顯的,當主的恢復在中國被興起時,倪弟兄擔負著監督所有『區域』工作之責任。舉例而言,在一九三五的一次談話中,他報告了全中國工作的情形,並且草擬了一份工作計劃,指出哪些同工們應該在哪些地理區域上工作。

全國的同工 託我將全國的工作計畫給你們看看。你們既是主在中國工作的同工,就應關心全中國的工作。以後外國如果有站立在相同的地位上者,也可將主在全世界的事放在心中,一同關心。但今天你們起碼要一同關心全中國的工作。…
我們計畫中的分法是這樣:...(倪柝聲文集第四十一集,二○五頁。) 1

同樣的,在一九四八年的鼓嶺訓練裏,他也將全中國的工作,安排為十個單位或區域:

我想應當盡早通知弟兄姊妹前面的道路。有的弟兄姊妹還不知道他的路應該如何,有的已經知道了。各位還不知道的,可在主面前禱告。如果沒有引導,請盡早通知我們。現在我想談談嶺上的工作,以及今後 全國的工作。關於工作,我們想分為十個單位或區域。其中至少有兩區的工作已經起頭了。(倪柝聲文集第六十集,一八頁。)

稍後,他還向同工們表示:

今後你們在工作上要在主面前有些交涉。你們有甚麼感覺,可以通知我們,好叫 我們所作的事不錯。(倪柝聲文集第六十集,二○頁。)

六、各同工團體,並不獨自行動

雖然各同工團體之間沒有集中的管理,然而彼此之間也不是毫無關聯、獨立、或是孤立的:

許多人蒙召為主工作,但服事的範圍不盡相同,自然的他們來往的工人也盡不相同。但這一班一班的工人,都必須認定身體,在元首之下,彼此有交通。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之間並沒有彼此的按手,卻有伸出右手的交通。 可見神的話並沒有讓我們組織中央集權的團體,但也沒有任憑我們組成各種分散、獨立、孤立的團體。因此,沒有一個專門按手的中央,也沒有光是按手,卻不往來的團體;他們之間也伸出右手彼此相交。每個工人團,都應當認定神在其他工人團身上所作的,與他們有交通,並且彼此認定都是在身體裏的執事。在神的安排下,他們也許在不同的工人團裏作工,但必須是 在一個身體裏作工。伸出右手 交,說出他們彼此認定是在身體裏,並且彼此有交通, 作為在同一身體上盡功用的肢體,在聯繫裏一同作工。『反倒看見我受託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彼得受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因為那在彼得裏面運行,叫他為受割禮之人盡使徒職分的,也在我裏面運行,叫我為外邦人盡使徒的職分,)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那被視為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就向我和巴拿巴伸出右手彼此相交,叫我們往外邦人那裏去,他們卻往受割禮的人那裏去。』(加二7~9。)基督教裏 互不往來、分散、分裂、爭競的組織,不認識身體的原則,不服在基督元首權柄和主宰之下的情形,絕不是出自主的心意。(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三○頁,中譯。)

…在許多事上,我們能從元首直接得著帶領,同樣的,主也感動其他人,而我們只要跟著他們行動即可。他們的行動就足以成為我們跟隨的原因。我們必須認識基督身體裏各個職事之間的關聯性。我們必須認識我們的職事,也認識其他人的職事,這樣我們就能順服那些有更大職事的人,在他們之下行動。因著我們職事的關係如此密切, 我們就不敢持任何個人的,或單獨的態度。(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二五頁,中譯。)

七、在工作裏沒有轄區之分

雖然,工人受限只能照顧特定的工作區域或項目,但這部分的工作,並不成為他們掌權,而排除其他工人作工的轄區。

林後十13:我們卻不要過了度量誇口,只要照度量的神所分給我們尺度的度量誇口,這度量甚至遠達你們。

另一個隱藏的分裂因素是劃分地盤的傾向。為著成就神永遠的經綸,主的工作與行動是惟一的。我們乃是有分於主惟一的工作,我們若認為自己所在的任何地區,是我們特殊的地盤,這將是分裂的原因或因素。 甚至劃分地盤的傾向,也該連根拔除。我們該在主的度量內為主作工,(林後十13~16,)但 我們不該認為主所度量給我們的是我們特殊的地盤。在我們的地區,我們地方的工作該為著主宇宙的身體。 在新約裏,我們看不見主工作中有轄區這樣的事。(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七頁。)

在保羅和彼得的時代,在實行上的確有區域。然而,我們必須曉得,若是猶太地的弟兄們說,他們是在一個地區,而保羅和外邦眾召會是在另一個地區,不該去攪擾他們,這個觀念是錯誤的。表示一種態度,認為在另一個地區的眾召會與我們毫無關係,這是錯誤的。無論我們在耶路撒冷、羅馬、哥林多或安提阿,所有的召會乃是一個身體,背負一個見證。

你們有些人也許覺得,我這交通是想要實行大公主義,而這乃是『大公教會,』就是天主教。事實上,『大公』是一個很好的辭,但牠被所謂的羅馬天主教破壞、損壞、污染、敗壞、毀損了。所有的召會都該是大公的。我們應當在一個大公的行動之下,背負一個大公的見證。我們應當這樣,因為這是一個身體。 不該因著一些弟兄們在包含數州的某個區域工作,這就成了他們的區域。感謝主,你在那裏開始了工作。彼得也在猶太地開始工作,但如果他以為那是他的區域,不是保羅的區域,那就錯了。感謝主,祂使用你在那一州或那兩州開始工作。感謝主,祂使用我在加州開始工作。然而,如果我認為加州是我的區域,不是你的區域,這就錯了。我們不能這樣作。(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三三至三四頁。)

有些同工可能想要使他們所在的地方或地區保持獨立,並且多多少少是孤立的。根據我們的歷史,已往這樣的事發生時, 就從這些孤立的地區和城市引起風波。(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九四頁。)

八、工人們沒有不同的教訓

新約眾執事之教訓管治的原則,乃是使徒的教訓(徒二42)。不僅如此,為了維持身體裏和諧與合一,工人們應避免教導不同的事(提前六3)。不同的教訓只會引起辯論,對於神的經綸並無助益(提前一3~4)。

提前一3~4:[3] 我往馬其頓去的時候,曾勸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4] 也不可注意虛構無稽之事,和無窮的家譜;這等事只引起辯論,對於神在信仰裏的經綸並無助益。

徒二42上:他們都堅定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

提前六3:若有人教導的不同,不贊同健康的話,就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話,以及那合乎敬虔的教訓。

弗三8~9:[8] 這恩典賜給了我這比眾聖徒中最小者還小的,叫我將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當作福音傳給外邦人,[9] 並將那歷世歷代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有何等的經綸,向眾人照明。

不僅如此, 我們為著這一個目標走這一條路,也沒有不同的教訓。(提前一3~4。)我們只接受使徒的教訓,(徒二42,)就是主耶穌健康的話。(提前六3。)提前一章說到關於神經綸的教訓,六章說到主耶穌健康的話。所有使徒的教訓都是為著神的經綸;而這些教訓都是主耶穌健康的話。使徒從主學了這些話,並且跟從主教導祂所教導的。使徒的教訓是關於神經綸的教訓。我們必須傳講並教導關於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和神新約的經綸。在以弗所三章八節,保羅說到基督那追測不盡之豐富的福音,在九節他說到神永遠的經綸。我們必須傳講並教導這兩件事。 願主保守我們在這一條路上,為著一個目標,沒有意見,也沒有不同的教訓。(神命定實行新約經綸的路,一六四頁。)

我們若有許多不同的教訓,也會有許多帶進分裂的不同實行。這樣就不可能有同心合意,不可能有一。(長老訓練第七冊,同心合意為著主的行動,四二至四三頁。)

這就是何以保羅在混亂的環境中,在他與同工們工作了許多年之後,寫了提摩太前書。這封書信完全是一種豫防注射。當召會往前去的時候,有一種又一種的毒素注射到基督徒的召會中。保羅在他著作的職事結束時,寫了提摩太前書,給召會豫防注射,以對抗這一切毒素。然而,在這封書信開頭的話裏,我們對保羅寫的方式可能不覺得很嚴重:『我往馬其頓去的時候,曾勸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提前一3。)『不可教導…不同的事』這短句似乎很簡單。你若僅僅讀這短句,你不會覺得不同教訓的嚴重性。我們不以為這是嚴重的,實際上非常嚴重。 教導不同的事,會把人殺死,拆毀神的建造,而廢除神的整個經綸。我們都必須看見,甚至教導一點點不同的事,也會將主的恢復拆毀。有一句格言說,『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你無須釋放一篇完整的信息。只要說一句話,表達出你的那一種觀念,就把一切都拆毀了。我們必須看見職事是『可怕的』。你的說話能建造,也能拆毀。很可能你的說話是在拆毀、消殺並廢除。(長老訓練第三冊,實行異象的路,四○至四一頁。)

詩一三三1,3下:[1]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3下] 因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我們都需要曉得,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裏。 主恢復的第一個特徵就是一。一旦我們失去了一,我們就了了。如果我們失去了一,我們就不再是主的恢復。因此,我們需要看見,有了不同的教訓和不同的意見,就有了破壞一的危機...。意見也許不錯,教訓也可能合乎聖經,但牠們是不同的。遲早這些事會造成隱祕的分裂。從神臨到祂恢復的祝福,總是根據一。(詩一三三。)如果我們失去一,我們就失去祝福。(長老訓練第一冊,新約的職事,二七至二八頁。)

亞波羅的事例

徒十八24: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按籍貫是亞力山大人,是個有口才的人,在聖經上很有能力。

徒十九1~2:[1] 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保羅經過上邊一帶地方,就來到以弗所,遇見幾位門徒,[2] 問他們說,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他們對他說,我們連有聖靈都沒有聽說過。

徒二十30: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勾引門徒跟從他們。

林前一10~12:[10] 弟兄們,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懇求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樣的心思和一樣的意見裏,彼此和諧。[11] 因為,我的弟兄們,革來氏家裏的人曾對我題到你們的事,說你們中間有爭競。[12] 我是說,你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

林前十六12:至於亞波羅弟兄,我再三的勸他,要同弟兄們到你們那裏去;但現在他絕不願意去,幾時有了機會他必去。

提前一3:我往馬其頓去的時候,曾勸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

提後一15:你知道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啟一11上: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寄給那七個召會:給以弗所…。

啟二1上,4~5:[1] 你要寫信給在以弗所的召會的使者,說,…[4]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離棄了起初的愛。[5] 所以要回想你是從那裏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不然,我就要臨到你那裏;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

在八○年代李弟兄所召聚緊急長老訓練的頭兩篇信息裏,說到不同的職事在新約和召會歷史上,所引起的難處。其中一個發人深省的例子,就是亞波羅的事例。亞波羅第一次出現在行傳十八章。從那之後,我們可以在新約的記載裏,看見一條亞波羅職事的軌跡。有些事例強烈的暗示,亞波羅並沒有與保羅完全是一。聖經所提到,亞波羅盡職的兩個地方─哥林多和以弗所,也是新約裏的問題召會。哥林多召會面臨著分裂的危險,因為不同的人宣稱自己擁護不同的執事(林前一10-12)。保羅勸亞波羅去哥林多解決問題,但是他不願意去(林前十六12)。 保羅在最後一次上耶路撒冷之前,警告以弗所召會的長老,他們中間會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勾引人跟從他們(徒二十30)。保羅在獄中時,曾勸提摩太,要留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不同的事(提前一3)。後來保羅寫信告訴提摩太,所有在亞西亞的人,包括領頭的以弗所召會,都離棄了他(提後一15)。最後,在啟示錄二章四至五節,主責備在以弗所的召會,警告他們,若不悔改,就要臨到他們那裏,並且將他們的燈臺挪去。

異議者認為這些只是『細枝末節』,無關緊要。一位鼓吹應有『 多個團體』的弟兄表示:

…當保羅說到亞波羅的時候,他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三6)你看,一個栽種的在前,一個澆灌的在後,他們是不是同做一個工作?如果不是,一切都白做了。但在這裏,保羅很有把握,他們是同做一個工作。(林峰名,『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交通報卷四,第三期。)

這完全不是李弟兄在他後期職事裏,對於這段新約記載的觀點。在『時代的異象』這本書裏,李弟兄清楚指明,主乃是使用保羅,開啟了時代的異象。巴拿巴、亞波羅,甚至連彼得,都不在保羅的異象裏,也沒有在這個異象裏事奉。林前一章十至十二節證明,這是眾召會中間產生難處的原因。

因這緣故,凡沒有調在保羅這異象裏的,聖經就不再題起他們的名字。就如巴拿巴,他原是帶保羅進入事奉的人,後來卻因與保羅意見不同,聖經就不再題起他的名字。亞波羅是一個很會講解聖經的人,但林前十六章說,他回答保羅:現在絕不願意去哥林多,等幾時有了機會再去。從這些事之後,聖經就再也沒有關於他們的記載了。 巴拿巴非常熱心服事,亞波羅極能講解聖經;然而神不再使用他們,因為他們的事奉不在異象裏。這實在是一件極為嚴肅的事。(時代的異象,二○頁。)

我要請你想想,照著新約,侵入召會的第一次分裂是甚麼。 我信巴拿巴離開保羅時,第一次分裂就進來了。

在基督的身體裏事奉主,我們的心必須單一、純潔。巴拿巴的心裏有些不是那麼單一、純潔的東西,可能就是野心,結果帶進了分裂。(列王紀生命讀經,一二八至一二九頁。)

…亞波羅必須與保羅的職事匯合,越合越好。雖然他也許與保羅非常合一,但他的事例成了一個難處。(長老訓練第一冊,新約的職事,二四頁。)

…我不信亞波羅的所作所為,在神新約的經綸裏與保羅合一到極點。(見林前十六12。)(長老訓練第一冊,新約的職事,二五頁。)

我相信我們從亞波羅的事例能學到功課,就是我們雖然一同行動,一同盡職,一同作工,並且一同在主的恢復裏,但很可能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氣氛和不同的色彩。亞波羅沒有對保羅表示異議,但他的職事帶著與保羅的職事不同的色彩和味道。(長老訓練第一冊,新約的職事,二八頁。)

…然而我們也從蛛絲馬迹,追知以弗所召會墮落的原因,根源於亞波羅所撒的種。從新約的立場來看,那是個不同的道理,就是不同的教訓。(時代的異象,八一頁。)

西一25:我照神為你們所賜我的管家職分,作了召會的執事,要完成神的話。

彼後三15~16:[15] 並且要以我們主的恆忍為得救的機會,就像我們所親愛的弟兄保羅,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也寫了信給你們;[16] 他在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些事;信中有些是難以明白的,那無學識不堅固的人曲解,如曲解其餘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毀壞。

腓四3上:是的,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她們…。

腓二20~22:[20] 因我沒有人與我同魂,真正關心你們的事,[21] 因為眾人都尋求自己的事,並不尋求基督耶穌的事。[22] 但你們知道提摩太蒙稱許的明證,他為著福音與我一同事奉,像兒子待父親一樣。

提後一15:你知道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我,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

一位有異議的弟兄聲稱,行傳裏各種不同的工人團體,如保羅、亞波羅、巴拿巴(在與保羅分手後)等,應該是我們今日的榜樣,因為它們都記載在新約之中。我們必須謹慎,從新約裏學習正確的功課。雖然在保羅的時代,確實有其他單獨在外邦之地勞苦的工人;然而他們的工作,卻沒有記載在新約之中。神的行動很明顯是藉著保羅的職事來執行的。保羅有神聖啟示之集大成(西一25)。保羅領受了神在新約裏的工作,也就是產生並建造召會,作為基督身體之清楚的異象。保羅的異象乃是『時代的異象』。甚至彼得最後也認定保羅的異象(彼後三15-16)。

除此之外,我們必須省視這些的工作的果子,其中又以亞波羅的事例,最具代表性。在保羅的時代,一個事奉主的人可能與保羅的職事是一,真實的同負一軛(腓四3),並且和提摩太一樣,與保羅同魂(腓二20-22)勞苦;他也可能發展他自己的職事。至終,這些發展自己職事之人的果子是,那些接受其職事的召會,離棄了承受時代異象之人的職事(提後一15)。毫無疑問,在亞波羅的職事裏,也有益處和造就,否則那些召會不會接受他的職事。但是,那些接受亞波羅職事的召會,卻可能從神的行動中岔出去,而失去作耶穌見證的立場。

亞波羅的事例之所以具代表性,是因為它給我們看見在眾召會中間盡職的人,必須與時代的異象,以及與主當時的行動是一,說一樣的話(林前一10),並在各處召會教導同一件事(林前四17)是何等的關鍵。今日的異議者要比亞波羅更偏離神經綸的中心線。他們不僅有不同的味道,更強烈的抨擊那些藉著時代的異象,將主的恢復帶進基督身體實際的弟兄們;他們積極推廣自己的教訓,明知道這些教訓與主恢復裏的一般職事,也就是根據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新約職事,所傳予我們的神聖啟示相悖。他們這麼作,完全漠視神心頭的願望─基督的身體。以弗所召會的偏離,肇始於亞波羅。這個偏離的結果,就是在亞西亞的眾召會,離棄了保羅的職事。今日的異議者,並不是在偏離的初始階段,這個偏離成熟到一個地步,他們已積極勾引別人跟從他們(徒二十30)。聖徒們應當轉離今日的異議者(羅十六17),否則就會被他們帶離(提後一15上),離棄主在祂恢復裏的路。

『兩個區域』和『一千個區域』

一位異議的弟兄聲稱,李弟兄在八○年代長老訓練裏所教導,新約時代只有兩個工作的區域─猶太地區和外邦地區,與倪弟兄所說,主可以設立一千個區域(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一集,一六三頁)的教導相牴觸。他錯了。二者乃是和諧一致的。倪弟兄所說的,是指工人們在沒有中央集權的情形下,一班一班的出去作工。而李弟兄的交通則是著重在本文所提之內容─一個行動,一個身體,一個見證,在身體的原則裏作工,維持一個交通,在一個帶領下作工,不單獨行動,沒有工作轄區,沒有不同的教訓。如前所見,在這些關鍵的項目之下,維持基督身體的一,實際的安排工人成組。我們盼望有一千個這樣的團體,在同心合意裏一同勞苦作工。

倪弟兄在他『工作的再思』一書中教導工作的區域這件事。(見該書附錄『今後工作的路』,第三三三至三五三面。)我們必須領悟在新約中,為著使徒的工作,只有兩個區域。一是猶太世界,一是外邦世界。在這兩個區域中,並沒有副區。

彼得是在猶太區作工,那個地區比較小。然而,保羅在其中作工的外邦世界,卻是個包括不同國家的大區。這些不同的國家,就像小亞細亞、希臘、和馬其頓,是不同的地理區域。羅馬及其周邊的區域可看作一個地理區域。但是,新約對於工作並沒有這種想法。在外邦世界,只有一班同工在一個區域作工。

保羅有沒有因著他區域的遼闊,就讓一些弟兄照顧在羅馬的工作,而讓另一班弟兄照顧在希臘及馬其頓的工作?沒有這件事,在保羅之下並沒有好幾班工人照顧特別的區域或副區。保羅和那些同他一起的人統統只是一班人。(長老訓練第十一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三),一三○至一三一頁。)

我在這時候分享這一點,是因在全地主的恢復裏,有徵兆出來指明一種認知,認為不同地區的召會,在各種工作之下有自由不一樣。…

美國國土相當遼闊,有五十個州,有八十多個召會在主的恢復裏。我想你們許多人有一種印象,也有一種趨勢,以為工作是分為區域的,有些地區不要干涉其他地區,這些地區也不要受其他地區的干涉。沒有人這麼說過,但已經有這樣的情況存在。似乎每一個地區都有自己的轄區,正如地方召會有自己的轄區一樣。我們必須曉得,每一個召會該有自己地方的轄區,但這只是為著行政,不是為著見證,或為著主的行動。(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二七至二八頁。)

『一個團體』與『 多個團體

同樣的,持異議的弟兄引用『工作的再思』,批評Bob Danker弟兄,而該書中『團體』(company)這個辭也有不同的用法,有時甚至是在同一頁之中。例如,在英文版一百一十七頁裏,倪弟兄說:

…在神的眼中,只有一班人;他所有恩典的設計,都集中在這 一班人─教會─身上(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一一七頁,中譯。)

這一班人乃是教會,基督的身體。此外,在一七九至一八○頁,他說:

…神的工人是有同工的,是和他的同工結合成一班而同去作工的。但是,一件事是必須注意的,就是他們固然是有團體,他們的團體可不是一種組織的團體,乃是一個屬靈的團體。這裏頭的分別,差得太多了。他們乃是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因著同愛一位主,同喜歡事奉祂,同受祂的呼召和差遣的緣故,就合在一起作工。有的也許從起頭就來了的,有的也許是隨後加入的。他們 的確是一個團體,是一個作工的團體。但是,他們卻沒有組織,沒有地位的分配,和職分的分當。(倪柝聲文集第三十集,一七九至一八○頁。)

然而,在一八六頁,他說:

聖經裏,工人是有團體的。但是, 聖經裏並沒有所有的使徒們,合成一個團體,受統一的支配,服在一個中央的權柄之下。(倪柝聲文集第三十集,一八六頁。)

倪弟兄在這裏是說到所以的工人,不應在一個聖品組織的中央控制之下。在屬靈的實際裏,基督的身體和所有的同工們,乃是一個團體。在實際的安排上,聖靈將他們安排成許多的團體。當Bob Danker弟兄在使用『一個團體』這辭時,他顯然是指眾同工們站在基督身體的立場上,執行建造基督身體的獨一工作。

今天唯一的責任,就是完全地進入這異象,並在這獨一的異象裏,在祂獨一的恢復裏下事奉。不僅如此,我們還需要在主的行動中,正確的領導職分下,在 一個團體裏,甚至在一個身體裏事奉,直到異象成為實際。(Bob Danker,『論時代的執事與智慧的工頭』。)

因此,這位異議弟兄對Bob弟兄的嚴辭批評,是沒有根據的。這位異議弟兄所稱-不應被合成一個團體-實際乃是要有自己的轄區,使他們可以在其中領導,並推廣自己的教訓;而無需顧及其對主的行動、主的身體、主的見證、以及眾召會的交通有任何影響。因此,表面看來,他們引用倪弟兄『工作的再思』的內容,似乎加強了他們的說服力;而事實上,他們已違反了主恢復中,從倪弟兄時代至今,所建立之身體生活的工作和實行中所有的原則。

結論─主給我們的榜樣

在主的恢復裏,我們有兩位前面的同工─倪柝聲和李常受,實在是蒙福;竭盡所能的在他們的一生與職事裏,忠信地跟隨新約裏正確的榜樣,在我們中間作工。我們也須竭力跟隨保羅在新約裏的榜樣,和我們兩位前面弟兄的實行:

林前十一1:你們要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腓三17:弟兄們,你們要一同效法我,你們怎樣以我們為榜樣,也當留意那些這樣行的人。

帖後三9:這並不是因我們沒有權利,乃是要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效法我們。

提前一16:然而,我所以蒙了憐憫,是要叫耶穌基督在我這罪魁身上,顯示祂一切的恆忍,給後來信靠祂得永遠生命的人作榜樣。

提後三10:但你已經緊緊跟隨了我的教訓、品行、志向、信心、寬容、愛心、忍耐。

我至少能為自己並為比我年長的倪柝聲弟兄作見證。 我們在主恢復裏的行事為人和行動,總是一個身體。這就是為甚麼主的恢復在已過七十多年來能在這地上存在。我們沒有用任何組織來保守甚麼,但主的恢復仍在這裏。主的恢復仍然存在,並且一直受到基督身體的原則所保守。當我在供應話語時,我常常想到倪弟兄。我想到他所說的;我不喜歡說任何與他的職事衝突的東西。我所說的若與他衝突,今天的恢復會在那裏?我們必須認識身體。(經過過程的神聖三一之分賜與超越基督之輸供的結果,一O七至一O八頁。)


附註:

1在『倪柝聲文集』第四十一集與第六十集裏,倪弟兄在規畫中國的工作區域時,將文字視為一個跨越地理區域的工作。在第四十一集裏,他說:

今天我們的展望乃是循四條線往前…第二,關於文字的工作,書報要廣發到全國,領全國的人歸主。(二○六頁。)

在第六十集裏,他說:

文字工作要算一個獨立的單位,如出版書報等,這些工作在上海辦理。(一九頁。)

這兩處都證明,一班一班的同工,在倪弟兄的帶領下,在不同的地區作工,卻只有一個共同的文字工作,是為著各地的工作。這一個共同的文字工作,保守不同地區的工作,在同一個異象的說話裏。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