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Tim Knoppe對康帕拉情形之說明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親愛的弟兄們,

關於烏干達康帕拉召會的情形,與朱韜樞同工們的報告頗有出入。目前朱韜樞差派到康帕拉之工人的工作,與當地召會的工作是分開的。事實上,雖然康帕拉召會帶領弟兄,已經直言請他們離開,他們卻仍留在當地工作。簡而言之,正如我們在大湖區所經歷的一樣,情形相當複雜。以下是關乎康帕拉的簡要報告。

康帕拉召會是Steve Lietzau與我,於二〇〇三年八月遷至當地,直接勞苦而興起的。兩年後,該召會就向著主生命與真理的分賜清楚的站住,一如我們眾人為了主的恢復,而跟隨主。當地聖徒的核心,大約是聚會人數的百分之二十五,清楚認識藉著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著作所打開的真理。這些真理將聖經嶄新的向他們打開,他們也益發經歷基督。為著如此跟隨主,許多弟兄姊妹出了很大的代價。

搬到烏干達前,在與朱韜樞及其同工的聚會上,我問道,南加州的弟兄們是否知道我們要去康帕拉。他們說,是的,對烏干達的負擔是經過與他們(南加州的弟兄們)交通的結果。然而,從二十一位相調弟兄於 二〇〇五年六月致朱韜樞的第一封信函裏,我才知道,在康帕拉的工作,並不是出自那些在一個工作裏為著主行動之弟兄們,所有的配搭與交通。

二〇〇五年六月訪美途中,我直接問朱韜樞:『弟兄,你曾否與相調弟兄們交通過我們去烏干達的事?』他的回答是:『我不需要與那些弟兄交通』。我對他說:『但是你告訴過我,你曾與他們交通,所以我才能存著清潔的良心去那裏。』

次月,朱韜樞要我搬去底特律。一到底特律,我就得知,康帕拉的工作在朱弟兄的指示下要更新作法。一位帶頭弟兄告訴我:『弟兄,這將是你在主面前的一大試驗,你在康帕拉所作的必須「死」。弟兄們(朱韜樞的同工)作了決定,要將康帕拉的工作帶往另一方向。』Steve與我勞苦建立的『工作』,乃是康帕拉召會。說那個『工作』必須死,表示朱弟兄的同工將以其他的目標為其工作重點。 事實證明,『將康帕拉的工作帶往另一方向』,成了康帕拉召會受損和分裂的一個原因。

這個新計劃的實行是從朱韜樞所差的兩位同工,在二○○五年九月訪問康帕拉召會開始的。他們宣佈無法繼續提供資金,租用康帕拉會所,所以他們必須將聖徒分為三組。較貧窮的聖徒們將在他們的社區,一處即將建造的鐵皮屋裏聚集。Steve Lietzau和George Kiiza被指派照顧他們,為著在鄰近的社區得人,他們被允許用過去傳統的方式聚會和實行。

一位朱韜樞差來的弟兄,帶著六位左右的學生開始在大學校園裏新的工作。其餘的聖徒被告知,要他們各自聚集。這些聖徒是受過教育的中堅份子,也是最清楚召會生活的。其中一位姊妹名叫Sarah,她是在我們來到烏干達之前,唯一一位本地的福音朋友。Sarah嫁給了Kihuguru弟兄,也就是現在康帕拉召會的負責弟兄。

在我被用手段調離開烏干達之後,收到這些聖徒們的來信,實在叫我心裏受苦。他們感到困惑,受傷,不知所措。當時我無言以對,只能相信主會保守他們。

回到美國之後,在二○○五年六月至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這段期間,我還是在朱弟兄底下工作。我被通知到朱弟兄家中,與那些服事康帕拉召會的服事者聚會。在那次的聚會中,他們影射我毀謗他們,因為許多康帕拉的聖徒拒絕聽從他們新的指示。我憑著清潔的良心說,我從未試圖影響烏干達任何聖徒對他們的看法。他們要我與兩位弟兄一起去康帕拉,告訴當地聖徒要跟隨他們的帶領。

當時,我冷靜的告訴他們『我不幹了』,表明我無法再和他們繼續下去。我又說,『現在我必須盡我當盡的分,這個聚會可以就此結束了。』二〇〇六年四月,我去康帕拉,待了兩個月。我一到就與Steve Lietzau弟兄聯絡。當我告訴他起初所說在配搭裏的『關於烏干達的交通』並不屬實,他為此很受攪擾。Steve 與一位在美國與朱韜樞有長期來往的弟兄商議。當那位弟兄告訴他朱韜樞的工作,在他處也造成困擾時,Steve便從朱韜樞所指導的工作裏退出。

當我開始與Godwin Kihuguru弟兄,及Sam Mpugu弟兄這兩位在康帕拉帶頭的弟兄談話時,他們談到Keith Miller 所作的校園工作,與召會之間的距離和分別越來越大。他們提到他們彼此之間的聯繫日趨減少,他們對此感到不妥。此事可由Keith當時寫給我們的信,得到證實(粗體為筆者加示):

二〇〇六年三月二十七日

親愛的弟兄們,Tim, Steve, Godwin 和 Sam,

根據我們與你們之間最近的事件,對話,和信函,我們意識到:

  • 在我們中間,對Kampala 召會的看見,方向和實行有了極大的差異。
  • 你們現在反對那將召會帶到Kampala的工作,並且覺得那些與這工作有關的工人,現在對於你們不是幫助而是阻撓。

我們尊重你們,因著相反的看見,從這工作中退出,另行跟隨主的決定。但我們請求你們也能尊重我們,不同意你們的決定,並且知道我們也必須忠誠地跟隨主,並完成祂所託付我們的。關於在Naguru的臨時建築,我信你們會同意,它是由這工作(George和我仍在其中)提供的資金,並由我自己和George指導下所建立起來的。George有負擔在Naguru繼續工作。因此我們認為對這建築或其內容,你們應該沒有什麽異議。

因為我們的看見不同,我們所取的方向也不同, 我們也請求你們不要接觸那些我們服事的人,我們不願意帶給他們任何異議或混亂。

我們了解你們不願意我們在任何標誌、傳單、邀請卡等,使用『康帕拉召會』的名稱。我們同意將來避免在我們的標誌或材料上使用該名稱。如果你們對於上述的情況,有意修正,我們願意相聚,否則我們覺得關於這事沒有再談的必要。

主內弟兄,

Keith Miller        George Kiiza

這封信表明在朱韜樞下的工作有意從康帕拉召會分開作工,弟兄們覺得應該接受一位朱韜樞的同工,在先前訪問中給他們的建議。那人告訴他們如果在召會中領頭的弟兄們不願意工作繼續下去,他們應該直接要求工人們離去。他告訴他們工作是為著召會,召會不是為著工作。根據這個認識,康帕拉召會中領頭的弟兄們去函朱韜樞弟兄(粗體為筆者加示):

THE CHURCH IN KAMPALA
P.O. Box 1003
Kampala, Uganda
Africa

28 March 2006

Brother Titus Chu
3186 Warren Road
Cleveland, OH 44111

親愛的朱韜樞弟兄,

自二〇〇三年至今,我們在這此作為康帕拉召會站住,你也訪問過我們。我們在地方立場上實行真正的合一,並享受基督作生命和靈的實際。

最近你的工作帶進了一個不在召會交通中,也不被召會所接受的方向。我們相信工作應該是為著召會,最近訪問我們的一些你的同工們,也同意這個看法。

康帕拉召會發現這個工作,已經造成分裂並與召會相對。甚至宣稱一些年輕的成員是屬於工作的。

因此我們請求你將你的同工們從康帕拉調開,以免進一步傷害我們所照顧的聖徒。

在基督裏,

Sam Mpuga        Godwin Kihuguru

cc: Paul Neider, John Myer

朱韜樞對於這些弟兄們的信從未回應,反在沒有與康帕拉召會領頭弟兄們,或聖徒們交通之下,差來更多的工人繼續他們不同的工作。那些藉由朱韜樞所差來,在烏干達所作的工作,顯然是分裂的工作,不僅違背了基督身體的每一個原則,也違背了我們從倪、李兩位弟兄所領受關於召會立場實行的教導。朱韜樞和他的同工,對康帕拉召會中,站住合一立場之聖徒的作為,甚至違背了基本正當的作人方式,他們也利用了大湖區那些在禱告和財務上支持朱韜樞工作的善良聖徒。

我們沒有時間盡述這些細節,然而,因著朱韜樞的同工對於康帕拉召會的報導,含有不實的誤導,所以我們必須陳明真相。當Steve Lietzau 和我去烏干達時,我們的負擔乃是落到地裏死了,為著産生一群核心的當地聖徒,他們認識生命並且清楚關於地方召會生活實行的真理,作為基督一個身體在康帕拉的見證。因著那些基於不同的看見,未經與我們或康帕拉帶領弟兄們任何的交通,擅自改變工作方向的弟兄們,我們的工作遭到嚴重的破壞。

我可以喜樂地代表康帕拉召會的聖徒見證,他們正在堅定持續地追求對主耶穌基督的享受,為著在祂新約的經綸中建造祂宇宙的身體,實際地作祂的肢體。

主內弟兄,
Tim Knoppe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