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為著得罪基督的身體而悔改─
李常受弟兄究竟是怎麼說的?

近日有一群自稱『憂心的弟兄們』的匿名人士,為了批評當前的訴訟(訴訟對象為Harvest House出版社,約翰‧安格堡﹝John Ankerberg﹞,以及約翰‧威爾敦﹝John Weldon﹞),扭曲李弟兄在一九九七年華語特會中所講論的一段話。『憂心的弟兄們』斷章取義地引用李弟兄的話,胡亂推測其應用,作出與原意不符的解釋。不僅如此,對於李弟兄在信息裏所交通的負擔─鼓勵眾地方召會的交通,並且藉著相調,把眾聖徒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這些『憂心的弟兄們』也置若罔聞,甚至加以反對。

該篇信息的題目是『在生命中作王之三─在效法使徒將各地的召會帶進基督身體的通;並在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聖徒帶到基督身體全體的相調等等的生活中作王』。李弟兄在信息中說到,我們應該照著神的接納,並照著基督的接納,接納其他的信徒:

我們乃要照著神的接納,不比神狹窄,而證示並維持基督身體的一,並照著神的兒子接納人,照著神,而不是照著道理或作法接納,使基督身體上的交通,能保持在絕對的平順中,沒有偏差、不和諧的光景,使榮耀歸與神;(羅十四3;十五7;)…。

羅馬十四章三節告訴我們,要照著神來接納人,也就是要接納所有神所接納的人。十五章七節說,我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我們一樣。神所接納的人和基督所接納的人,其實就是同一班人;不是神接納一班人,基督又接納另外一班人。神是非常寬大而不狹窄,當我們照著神,並照著神的兒子基督接納人的時候,就把基督身體的一證明並顯示出來,並且也維持了基督身體的一。如果我們是照著道理和作法接納,基督身體的一就無法得著維持並證示。(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三至七四頁。)

多年以來,眾地方召會一直以羅馬書十四章三節和十五章七節裏的 一般性(又作普遍性),作為接納聖徒的標準。

羅十四3:喫的人不可輕視不喫的人,不喫的人也不可審判喫的人,因為 2神已經接納他了。

註2:我們接納信徒的根據,乃是神已經接納他們了。神是照著祂的兒子接納人。人一接受神的兒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作救主,神就立刻接納他,使他進入三一神,以及祂在基督裡為人所豫備、所完成之一切的享受。我們也該這樣接納人,不該比神狹窄。無論人在道理的看法上,或在宗教的作法上,和我們有多大的差別,我們都必須接納。我們這樣照著神,而不照著道理或作法的接納,證示並維持基督身體的一。

羅十五7:所以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 1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

註1:十四3要我們照著神的接納接納人,這裡要我們照著基督的接納接納人。基督的接納就是神的接納。基督所接納的,就是神所接納的。凡神和基督所接納的,無論他們在道理或作法上,和我們有甚麼不同,我們都必須接納。這要使榮耀歸與神。

李弟兄的講論

李弟兄在這場華語特會中的,乃是說出他在主面前的觀察和看見,就是那些接受他職事的眾召會,已過在這些事上,都有過疏忽:

關於照著神並照著神的兒子接納人,有太多要我們學的。我們已過在這些點上都有過疏忽,因而對不起基督的身體,對不起許多主裏的弟兄姊妹;為此我在主面前有很深的悔改。盼望弟兄姊妹藉著禱、研、背、講,進入本篇信息,看見我們從前的錯誤。當然,公會中的分門別類是錯的,是神所最定罪的事;但是在公會中真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神的兒女,他們都是神所接納的。因此,我們也當接納他們,但我們絕不可有分於他們所在的分裂。(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三頁。)

『憂心的弟兄們』毫無根據的推測

『憂心的弟兄們』大膽地將這段話推論為:李弟兄為著一切得罪其他基督徒的事(包括訴訟在內)悔改。這嚴重扭曲了李弟兄的話,茲證明如下:

  1. 李弟兄在『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中,對羅馬書十四、十五章的解釋,與在其他處所言一致。因此,這表示他在態度上並沒有改變。相反的,他告訴聖徒們,他對於那些在他職事下的眾召會,在實行這些事上的疏忽,感到憂傷(參但九3~19;尼一4~10)。
  2. 李弟兄從未收回對基督教系統的批評,這個系統:一,以許多事物來頂替基督;二,藉著聖品制度,抹殺基督身體上之肢體的功用;三,將主的身體分割成好幾千個部分。事實上,就在『憂心的弟兄們』所引述的同一段話中,李弟兄特別題到:『公會中的分門別類是錯的,是神所最定罪的事』。
  3. 李弟兄從來沒有表示,他對於向『彎曲心思者』和『神人』這兩本書提出告訴一事,感到後悔。相反的,李弟兄特別交代,要邀請在這兩件官司中服事的弟兄們和律師,參加他的安息聚會。
  4. 『憂心的弟兄們』的話裏有嚴重矛盾之處。他們認同八○年代的官司,卻定罪當前的訴訟。然而,八○年代的法律行動,也是在事先知道有些基督徒可能因此誤會─甚至被得罪的情形下展開的。若是李弟兄真的為了以訴訟方式,護衛主恢復的職事,得罪了其他基督徒而悔改;那麼『憂心的弟兄們』為什麼不把這話也應用在八○年代的訴訟上?原因很簡單:這些『憂心的弟兄們』希望在表面上維持與李弟兄是一的形像;卻對跟隨李弟兄榜樣的同工們,加以攻擊。
  5. 這段關於李弟兄『悔改』的引述,既不是出自現成的書報,也不是直接譯自李弟兄的說話。這段個人的『繙譯』,逐字抄錄自一份個人的『稿件』。這份稿件曲解李弟兄的這段話,試圖為八○年代,在眾召會中製造風波的人平反,並且對主恢復中的領導職分(包括李弟兄和同工們),作出許多空穴來風的指控,甚至可追溯至數十年前。『憂心的弟兄們』以這種不可靠的源頭為立論的根據,是不足為信的。
  6. 『憂心的弟兄們』為了避免得罪其他信徒,甘願在真理上妥協。李弟兄絕不可能這麼作。

    加一10:我現在是要 1得人的心,還是要得神的心?或者我是要討人的喜悅麼?若我仍討人的喜悅,我就不是基督的奴僕了。

    註1:或,尋求人的贊同,尋求人的好感、滿意。

    帖前二4:但神怎樣 1驗中了我們,把福音託付我們,我們就照樣講,不是要討人喜歡,乃是要討那察驗我們心的神喜歡。

    註1:神的託付,是根據祂藉試驗我們而有的驗中。神首先試驗並驗中使徒,然後把福音託付他們。因此,他們的講說、他們福音的傳揚,不是出於自己,要討人喜歡,乃是出於神,要討神喜歡。祂一直察驗、察看並試驗他們的心。

    我不願以基督的歡心換取人的歡心。我願意像保羅在腓立比三章所說,為基督的緣故,將萬事看作虧損。我也願意為著享受恩典的緣故,虧損萬事。主並沒有託付我討人的喜歡。論到神的經綸,絲毫沒有妥協的餘地。神的真理要除滅一切違反神經綸的事物。在這件事上,我們與保羅一樣,沒有選擇的餘地。(腓立比書生命讀經,二八頁。)

    我們在這條路上首先面臨的事,就是棄絕。因著基督是被棄絕的一位,我們也必須被棄絕。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不要期待受歡迎,因為在榮耀未到之先,沒有人會歡迎你。反之,你必須甘願被棄絕。在十三章五十三節至十四章十三節,我們看見棄絕的增加。我們許多人多少都經歷過,被那些反對我們進入召會的人所棄絕。但我需要告訴你,這棄絕不會減少,只會增加,會有棄絕加上棄絕。你們要為此豫備好。(馬太福音生命讀經,五六三至五六四頁。)

    仇敵逼迫我們之後,可能會改變戰略,對我們表示歡迎。不要把這種歡迎當作一件好事,反當懼怕受歡迎,甚於懼怕被蠍子螫。受逼迫、被反對、受攻擊,對我們是好的。但甚麼時候人給我們熱烈的歡迎時,那就是最危險的時候。當你被人攻擊或遭遇逼迫時,不要灰心,因為那是有力的記號,表示你走在正路上,沒有偏離主的腳蹤。但我們要提防熱烈的歡迎,寧願遭受逼迫,也不願受人熱烈的歡迎。(啟示錄生命讀經,一六九頁。)

  7. 『憂心的弟兄們』曲解李弟兄對於 一般性的教導,為他們偏離教導的行為,尋找合理的解釋。另一方面,他們也不顧李弟兄所交通 一般性的限制,如使徒保羅嚴厲對待召會中的分裂行為。

    每一地方召會都該接納在基督裏的各種真信徒。(羅十四1~6,十五1~7。)我們沒有權利放棄任何信徒,除非他是分門別類的。當信徒成為分門別類的,他就已經與召會分裂了。但只要信徒不是分門別類的,我們就不該放棄他。倘若一位信徒喜歡守安息日,而我們守主日,或者他只喫蔬菜,而我們各種食物都喫,我們仍接納他。我們必須接納他,因為神已經接納他了,(羅十四3,)基督也已經接納他了。(羅十五7。)我們必須照著基督(羅十五5)接納每位在基督裏的信徒。(主恢復的簡說,四八頁。) 

    在羅馬十四、十五章,保羅寬宏大量、包容一切,但在羅馬十六章十七節,他卻非常狹窄而嚴厲。『弟兄們,那些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違反你們所學之教訓的人,我懇求你們要留意,並要避開他們。』一面,我們需要接納各種的真信徒;另一面,我們在對付造成分立之人時,需要狹窄、嚴厲。在十六章十七節,保羅不是說,『這些造成分立之事的人是弟兄,我們要接納他們愛他們。』不,他告訴我們要留意並要避開他們。避開那些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的人,就是與他們隔離。

    保羅在羅馬十六章二十節上半說,『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這話是接在嚴厲對付造成分立的人之後,這是很有意義的。我們若沒有辨別力,盲目的愛人,不隔離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的人,撒但就不在我們腳下,而在我們頭上。但我們若隔離那些分裂的人,撒但就被踐踏在我們腳下了。(申命記生命讀經,一○一頁。)

事實上,李弟兄對於一般性(又作普遍性)的定義(該引述之前六頁),與『憂心的弟兄們』所說的,有很大的不同:

我們在接納信徒過召會生活等等的生活上,要特別普遍。 普遍就是人人都講、家家都做同一件事,沒有人是特別不一樣的。(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六七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憂心的弟兄們』扭曲的應用

『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最後三篇信息的題目,都是『在生命中作王』。讀者只要去讀這幾篇信息,就會發現『憂心的弟兄們』無視李弟兄交通的內容與方向,選擇性的摘出幾句話,加以曲解,以達到其預設的目的。

  1. 『憂心的弟兄們』無視李弟兄明確的說話─主恢復中的眾聖徒,應該說一樣的話,以保守我們中間的一和同心合意。

    這樣的話,盼望弟兄姊妹不僅能聽進去,也能像錄音機一樣一再的講說。我在家中常為你們禱告。我作主的奴僕,為主說話已經六十多年了。我好像一臺錄音機,一再的為主講說。我實在盼望我講的時候,也有別人能作錄音機。這是我的禱告,主回答我的禱告說,『在人所不能的,在我都能。我能把你所帶領的這些信徒,一個一個都作成錄音機。』盼望弟兄姊妹都能進入這樣的話,被這些話所構成,並能清楚的講說這樣的話。(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五四頁。)

    我們在主恢復的工作裏,所強調、加強的,不是別的,乃是『恩典就是三一神在祂父、子、靈三方面化身裏的顯現』。這纔是主恢復的代表作。盼望你們都像『錄音機』一樣,把這個深刻的印在裏面。等到你們出去接觸人時,自然就能講這個,並且只講這個。(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五九至六○頁。)

    有人可能會說,那麼我們中間就不要講別的道了麼?不是要不要講別的道,實在是我們沒有閒工夫去講聖經中心啟示以外的東西。已過我們受倪弟兄的帶領,要照林前十四章來聚會,不要一人講眾人聽,乃要人人都申言。一九三三年開始,倪弟兄大力的推動這個實行,當時並沒有成功。直到近年我們重新讀林前十四章,纔看見主所要的還不是眾人輪流講,乃是眾人調成一體的來講。已往在聚會中大家不敢講,因為不知道要講甚麼。現在就完全改觀了,人人都踴躍申言,個個都講聖經中惟一的中心啟示。這是我們所特別加強,並特別顯耀的。(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六○至六一頁。)

    我們在接納信徒過召會生活等等的生活上,要照著基督耶穌,彼此思念相同的事,同心合意榮耀神。(十五5~7。)當我們同心合意時,我們都用同一的口,說同樣的話。我們同心同口惟一的路,就是讓基督在我們心裏和口中,有地位作一切,使榮耀歸與神。我們已經說過,神就是新耶路撒冷。我們榮耀神,就是以祂為新耶路撒冷,將一切榮耀都歸與祂。(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六八頁。)

    李弟兄與那些鼓勵爭論,高舉差異的『憂心的弟兄們』不同,他表示我們該有一個平順的召會生活,所有的聖徒都講說聖經的中心啟示,並且照著神和基督來接納:

    我們在接納信徒過召會生活等等的生活上,要特別平順。平順就是沒有爭吵,又平又順。今天在主的恢復中,有個小影:我們中間沒有爭吵,都是平順。我們一不普遍,我們就不平順,就產生特別,就分門別類了。我們若照著神來接納,照著基督來接納,召會生活纔是平順的,召會全體纔是和諧的。(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六七至六八頁。)

  2. 『憂心的弟兄們』也忽略李弟兄在這篇信息中,所明確交通的負擔。這篇信息的總題,說出兩個重點:一,效法使徒將各地的召會帶進基督身體的交通;二,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聖徒帶到基督身體全體的相調。『憂心的弟兄們』的抨擊,暗中破壞了這兩個目標。

    我們要經歷在生命中作王,首先就是要效法使徒將各地召會帶進基督身體的交通。 我們惟有實際的進入基督身體的交通,纔有真正在生命裏作王的經歷。(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一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憂心的弟兄們』企圖使讀者相信,李弟兄所說的『實際進入基督身體的交通』,乃是與墮落的基督教系統,作某種程度的妥協。然而,李弟兄的話清楚表示,『實際進入基督身體的交通』指的是在主恢復中的眾召會中間,應該彼此交通:

    這樣的推薦和問安,不僅說到眾聖徒之間的關切,也說到眾召會之間的交通。 因著召會這樣在身體裏的交通,就使平安的神,能將撒但踐踏在我們腳下,而我們能得享基督豐富的恩典。這恩典就是三一神在祂父、子、靈三方面化身裏的顯現。(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五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我們必須有基督身體交通和相調的實際,否則我們無論怎麼追求、單純、謙卑,遲早總會出問題,甚至會分裂。所以我們必須受身體之異象的控制,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召會的眾聖徒帶進基督身體全體相調的生活中。這就是在生命中作王,藉此使榮耀歸與神,而這榮耀就是新耶路撒冷,也就是神人二性聯調的宇宙合併,在其中神要得著完全的榮耀,神的經綸要得著完滿的成就。(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六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雖然李弟兄強烈的呼籲,我們需要照著神和基督,接納在基督裏的信徒;然而對於要我們離開基督教組織的系統,站在一的正確立場一事,他的教導從未改變。他在這裏進一步的指明,僅僅站住地方立場是不夠的。眾地方召會中間,還需要彼此的相調與交通。唯有這樣,那些在地方召會裏的信徒,才能認識基督身體的實際。然而『憂心的弟兄們』不願在交通和禱告中相調;反而對積極將眾召會帶進彼此交通並相調之實行的同工們,作了公開的批評。

結語

『憂心的弟兄們』無視於李弟兄所交通的負擔,從信息中選錄一段話,加以扭曲,以達成其私人的目的。我們該忠於倪弟兄與李弟兄所帶給我們的職事,不照著個人的口味和喜好加以選擇。此外,我們也不該濫用職事的話,從原文中摘出一些話,作成似是而非的論點,以表達我們的偏見。『憂心的弟兄們』試圖破壞主恢復中的領導職分。為了達成此一目標,他們貿然濫用弟兄們的說話,不顧信息中的明文,反倒天馬行空的推測。我們盼望藉著指出這些魯莽的行為,保守主恢復中的聖徒,遠離這類毒害人的言論。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