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誰代表頭和身體?

一位有異議的工人,為著自己不願在身體的原則裏,與同工們在配搭的交通中工作,作了以下的辯解:

因此,我們在使用『身體的感覺』一辭時,必須十分小心。我聽過有人說:『你為甚麼不和身體有交通呢?』要小心,因為這話,只能應用於地方(召會)上。當你一出了地方(召會)的範圍之外,有誰能實際代表『身體』呢?… 

因此,當我聽到有人說:『你為甚麼不和身體交通?』時,總是很受攪擾。如果有人自稱代表身體,他們就是頂替了基督!身體只有一個頭、一個人位―就是得高舉,是靈的基督。(朱韜樞,『申言者所必須認識的事』,『交通報』英文版,卷五,第一期,二七頁,中譯。) 

表面上看來,這話也許很有道理,甚至屬靈。但是實際上,這位異議的弟兄不僅曲解了聖經,也曲解了倪柝聲與李常受的職事。

另一位與這位異議同工過從甚密的弟兄,刊登了一篇文章,批評弟兄們『代表眾地方召會』。這位異議的弟兄聲稱,只有地方教會的長老們,才有權代表眾地方召會:

『誰代表眾地方教會』這個問題簡單易答。答案明顯是『長老們』。倪弟兄和李弟兄都教導,一個地方教會的事務,是由長老們來治理。地方教會不是工人們(使徒)的範圍。(『誰代表眾地方教會』,中譯。)

這位弟兄在對倪柝聲和李常受職事信息的選用上,偏頗到了錯謬的地步。他並沒有全面、平衡的陳述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教訓。他甚至在開頭的話裏,就將主題從代表眾地方召會,替換成治理一個地方召會。這是兩件不同的事。毫無疑問的,一地召會事務的行政,是在長老們的手裏;在召會的行政之中,長老們是代表基督的權柄。然而,若有人說長老們是召會中唯一或最高的權柄,這是錯誤的;就像有人說,在身體或眾召會中間沒有權柄,或說在地方召會界限外,沒有人能代表作為身體之頭的基督,這是錯誤的。

因此,本文將從新約聖經的記錄,並倪柝聲和李常受的著作中,陳明以下幾點:

  1. 一切的權柄都源自元首基督
  2. 代表基督身體的四等人
  3. 與普遍的教會合一就有權柄
  4. 使徒代表頭─基督,和身體─召會
  5. 使徒在按手裏代表身體
  6. 使徒在眾召會中的權柄
  7. 使徒在眾召會中運用權柄
  8. 使徒對付長老的權柄

本文也會檢視 異議者對新約特定記載的錯誤分析,並且根據李弟兄論到藉著身體中代表之權柄而代表基督的信息,說一些 平衡的話。本文也將引用倪柝聲弟兄職事裏一些開啟的話,說到 在基督身體裏順服基督之代表權柄的需要

一、一切的權柄都源自元首基督

在基督的身體裏,權柄的獨一源頭乃是元首基督。因此,雖然在身體裏有代表的權柄,但他們的權柄卻不在他們自己,而是源自元首基督,以及在召會中,也就是在身體裏的聖靈。

太二八18: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

徒二36:所以,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的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祂為主為基督了。

西一18:祂也是召會身體的頭;祂是元始,是從死人中復活的首生者,使祂可以在萬有中居首位。

弗一22: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向著召會作萬有的頭。

在馬太二十八章十八節,復活的基督對祂的門徒說,『 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主耶穌在神性裏為神的獨生子,已經有管理萬有的權柄;然而,祂在人性裏為人子,作屬天之國的王,得著天上地上的權柄,這是在祂復活之後賜給祂的。(新約總論第三冊,三二一頁。)[粗體為筆者加示,全文皆同]

一個作代表權柄的人必須記得,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一切的權柄都是神所設立的。 他身上如果有權柄,乃是出於神的;他自己並不是權柄。沒有人可以立自己作權柄。…所有作代表權柄的人,都必須記得:他只是代表神的權柄,他自己並沒有任何的權柄。(倪柝聲文集第四十七冊,二二九至二三○頁。)

關於長老的權柄,我要對同作長老的說,我們要有一個基本的認識,就是我們本身沒有權柄。在身體中的權柄就是元首基督,在身體中運行的就是聖靈。所以聖靈纔是權柄,聖靈就是基督在祂身體中的權柄。我們負責弟兄的權柄怎麼進來?不是說我們作長老的有權柄,乃是我們明白權柄,認識權柄。認識權柄的人,纔有權柄。長老如果不明白權柄,就不配作長老,也不配作權柄。我們自己沒有權柄,不過我們比弟兄姊妹清楚,我們認識聖靈的權柄,能將聖靈的意思交通給弟兄姊妹。 長老[自己]沒有權柄 …。(倪柝聲文集第六十一冊,至二四二頁。)

在教會中沒有人的權柄,只有聖靈的權柄。教會在地上這麼長的日子,神從來沒有交給人去辦理一個教會的事奉。 教會裏連長老也不是權柄,你們自己也不是。教會中任何事奉的動作,都該是出乎聖靈的分配。若沒有聖靈的支配就去舉動,就定規事務,那都是背叛,都是造反。(倪柝聲文集第六十二冊,四十頁。)

二、代表基督身體的四等人

這位異議弟兄聲稱,只有長老可以代表召會,然而新約聖經的話卻與此相反,說到有四等人可以代表身體。

林前一11:因為,我的弟兄們,革來氏家裡的人曾對我題到你們的事,說你們中間有爭競。

提前五17:那善於帶領的長老,尤其是那在話語和教導上勞苦的,當被看為配受加倍的敬奉。

徒九17:亞拿尼亞就去了,進了那家,按手在掃羅身上,說,掃羅弟兄,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耶穌,就是主,差遣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溢。

太十八18~20:[18]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捆綁的,必是在諸天之上已經捆綁的;凡你們在地上釋放的,必是在諸天之上已經釋放的。[19]我又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在他們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諧一致,他們無論求甚麼,都必從我在諸天之上的父,得著成全。[20]因為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被聚集到我的名裡,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

在教會中,有四等人是代表身體的,就是:(一)使徒們;(二)長老們;(三)個別的信徒,是被主所特別差遣的,就像主特別差遣亞拿尼亞對保羅說話那樣;(四)還有一等人,就是兩三個信徒,拒絕自己,歸於主名下的信徒。這四等人,是代表身體的。你如果錯了,主會特別差派單個信徒告訴你;單個信徒對你說的話,你如果不聽,他就要告訴兩三個信徒;兩三個信徒對你說的話,你如果不聽,你就該得著長老的幫助,不能有單獨的行動。 有許多解決不來的事要找使徒,他們是主特別選出來代表身體的。重要的事要通知使徒和長老,恐怕有不清楚之處,所以要得他們的幫助。 我們不能忽略身體,也不能忽略身體的代表;我們如果忽略身體的代表,就不能活出身體的生活。但願主給我們不只有身體的啟示,有身體的見證,並且叫我們也能順服身體的代表。(倪柝聲文集第三八冊,二八二頁;類似的段落可見於第四四冊,一二三至一二四頁。)

…你如果看見身體,你如果看見元首的權柄,你也就看見在身體上有一個或者幾個在你前面的,是你應當順服的。 你不只看見頭,你並且要看見神所設立來代表頭的,你和他出事情,就和神出事情。(倪柝聲文集,第三七冊,三一三至三一四頁。)

三、與普遍的教會合一就有權柄

倪弟兄在在一段題為『與普遍的教會合一就有權柄』的信息裏告訴我們,在代表神和運用權柄的事上,與普遍的召會是一,是極其重要的因素。

太十八16:他若不聽,你就另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見證人的口,句句都可定準。

太十八19:我又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在他們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諧一致,他們無論求甚麼,都必從我在諸天之上的父,得著成全。

因著你是教會,你就有權柄;神的權柄乃是在教會當中的。你不要以為單個信徒就沒有權柄;單個信徒也可以有權柄, 只要這單個的信徒與普遍的教會是合一的,他就有權柄。譬如說,李弟兄得罪了我,我趁人不在的時候,去指出李弟兄的錯,我把這件事對付了;在對付的時候,教會也出去了,教會的實際出去了,但是在手續上教會並沒有出去。 在聖經裏,不單一個人能彀代表教會,兩三個人的原則也是教會的原則。當兩三個人合一時,那一個合一就叫你們成為教會;這兩三個人去對付,就是教會去對付,只差了教會沒有開口就是了。在事實上我是與教會合一的,不過教會沒有出去,我現在所說的話,就是教會所說的話。所以那兩三個人就是教會。(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七冊,三五四頁。)

四、使徒代表頭─基督,和身體─召會

使徒們在基督的身體裏,作代表元首的權柄。

林前十二28上:神在召會中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

使徒是神在基督的身體中,所設立的第一等恩賜,他們 是神所差派的,他們代表元首的權柄,在地上執行神的命令。(倪柝聲文集第四十四冊,一一○頁。) 

使徒不只代表教會,使徒也代表基督。神在教會裏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一,這就是權柄。換句話說, 在這裏有代表的權柄 …。(倪柝聲文集第四十八冊,一三一至一三二頁。) 

使徒們之所以能代表身體,是因為他們在生活和工作上,完全與身體是一,並且受基督身體上的代表肢體所打發,他們按手在使徒身上,藉此宣告身體與使徒是一:

徒十三1~3:[1]在安提阿當地的召會中,有幾位申言者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2]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3] 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身上,就打發他們去了。

如我們所見,按手表明一,(利一4,)而神子民中間惟一的一,就是基督身體的一。因此,在為使徒們按手的這件事上, 申言者和教師確定的站在身體的立場上,作為基督身體上代表的肢體。他們將全教會和使徒聯為一,也將使徒和全教會聯為一。這些申言者和教師並不是站在個人的立場上,打發使徒出去,作他們個人的代表;他們也不是站在任何工人團的立場上,打發他們出去,作那個工人團的代表;他們乃是站在身體的立場上,作為身體上供職的肢體,將這兩個人分別出來,作福音的工作。這 兩個分別出來的人出去,不是代表任何人或特別的組織,而是 代表基督的身體,也只代表基督的身體…。(工作的再思,英文版二九頁,中譯。)

五、使徒在按手裏代表身體

使徒之代表身體,可見於按手的事上:

徒八17:於是使徒按手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受了聖靈。

徒十九6上:保羅給他們按手,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

使徒是神的代表,也是基督身體上的代表肢體。彼得和約翰按手在撒瑪利亞的信徒身上時,就是把他們帶到元首的權柄底下,並帶進身體的交通裏。(倪柝聲文集第四十四冊,一一八頁。)

今天在教會裏, 使徒是基督身體上代表的肢體,使徒也代表基督的權柄。使徒為在撒瑪利亞的信徒按手,就是承認他們是身體裏面的人。他們一進到身體裏,聖靈就降在他們身上。(倪柝聲文集第三十八冊,二七二至二七三頁。)

六、使徒在眾召會中的權柄

使徒作為頭─基督的代表,在眾召會中間有其權柄。

林前九1:我不是自由的麼?我不是 3使徒麼?我不是見過我們的主耶穌麼?你們不是我在主裡所作之工麼?

註3:使徒把自己當作信徒的榜樣時,說到他的使徒職分。這使他有權柄對付本書所論到的一切難處,就是關於召會生活及其交通的嚴重難處。他處理這些難處,不僅基於他的教訓,也基於他使徒職分所有的權柄。要對付這種光景,他必須取這立場,並使哥林多的信徒清楚這事。他們懷疑他的使徒職分,並陷於混亂的光景,主要的是由於他們因屬世的智慧、自信與驕傲而有的愚昧。

林前一1:憑神旨意, 2蒙召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和弟兄所提尼。

註2:使徒是受差遣者。保羅就是這樣的人,不是自派的,乃是蒙主呼召的。他的使徒職分乃是真實可信的,(九1~5,林後十二11~12,參林後十一13,啟二2,)有神新約行政的權柄。(林後十8,十三10。)基於這地位,並用這權柄,使徒寫了本書,不僅餧養、建造哥林多的聖徒,也規正、調整那裡的召會。

提前五19:對長老的控告,除非憑著兩三個見證人,你不要 1接受。

註1:提摩太受使徒保羅的囑咐,接受對長老的控告。這指明使徒選立人作長老之後,仍有權柄對付他們。

林前七6:我說這話,是1容許你們,並不是 1命令。

註1:這含示使徒在教導中有權柄命令信徒。

教會中的權柄,到底當如何分派呢?神在教會中所設立的權柄,有長老、有使徒。 神在單個地方教會設立長老,在各地方的教會設立使徒。使徒的權柄,是為管各地的教會的;長老的權柄,是為管本地的教會的。(倪柝聲文集第二十二冊,一八頁。)

七、使徒在眾召會中運用權柄

使徒在其職事裏的眾召會中間,主要是藉著教訓運用權柄:

林後十三10:所以我不在的時候,寫這些事,好叫我同在的時候,不必照著主所賜給我的權柄,嚴厲的待你們;這權柄是為著建造人,並不是為著拆毀人。

在職事中,神在領頭人身上的代表權柄是為著建造人,並不是為著拆毀人。(林後十三10。)保羅有權柄,不是為著毀壞或拆毀人,乃是為著建造人。 神的代表權柄是在領頭人的教訓上。(林前四17下~21,七17下,十六1,十一2,帖後三6,9,12,14。) 保羅在他的教訓上運用權柄。他在各處各召會中教導同樣的事,(林前四17下,)眾召會也跟隨他所說的。這是保羅代表權柄的明證。權柄總是隨著正確的說話。教師在學校裏的說話帶著權柄。教師說話的時候,所有的學生都在他的權柄之下。(使徒的教訓與新約中的領導,二七頁。)

那些說使徒沒有權柄對付與地方召會有關事務的人,是錯誤的。保羅大部分的書信,都是直接對付眾召會中的難處,或是指示他的同工們如何對付這些難處。在這些書信裏,保羅不僅施教,他也勸勉,甚至還命令眾召會:

林前一1:憑神旨意, 2蒙召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和弟兄所提尼。

註2:使徒是受差遣者。保羅就是這樣的人,不是自派的,乃是蒙主呼召的。他的使徒職分乃是真實可信的,(九1~5,林後十二11~12,參林後十一13,啟二2,)有神新約行政的權柄。(林後十8,十三10。)基於這地位,並用這權柄,使徒寫了本書,不僅餧養、建造哥林多的聖徒,也規正、調整那裡的召會。

林前七6:我說這話,是 1容許你們,並不是 1命令。

註1:這含示使徒在教導中有權柄命令信徒。

多二15:這些事你要講說,也要用各等 2權柄勸勉人、責備人;不可叫人輕看你。

註2:直譯,命令。“用各等權柄”是形容“勸勉人”和“責備人。”用各等權柄勸勉人、責備人,就是在各方面用權柄的話,命令式的勸告人、指責人,如同命令人一樣。

使徒選立了長老,把召會交託在他們手中以後,還要作甚麼?有人說使徒與召會就不再有任何關係了。照他們的感覺,使徒選立了長老,他們與召會的關係就終止了。他們用倪弟兄在『工作的再思』裏的交通為根據,支持他們的說法。在該書英文版第六十六面,倪弟兄說,『一個召會成立了,所有的責任就交給地方上的長老,從那天起,使徒在召會的事務上就不再管制了。』我們引用倪弟兄書上的這句話時,該注意『在召會的事務上』一辭。有些人引用倪弟兄的話,但不明白這辭的意義。(倪弟兄在『教會的事務』一書,第一七一面,以及第九至二十面,改正了這種對他話的誤用。) 使徒們乃是在召會的事務上放手不管地方召會的治理,但召會還是需要使徒的教訓、指示和吩咐,在這面使徒們並沒有放手。 

我們看見保羅寫信給在哥林多的召會,吩咐他們把一個犯罪的人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使徒命令召會:『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挪開。』(林前五13。)這是不是說使徒把召會的治理拿回來,置於他的管理之下?不,一點都不是。若是那樣,他就不需要叫別人把那犯罪的人挪開。他會自己直接作這事。 就這個意義說,作使徒的保羅是在召會的治理上放手,但在教導、指示、並吩咐召會的事上並不放手。(長老訓練第九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一),五○至五一頁。)

九、使徒對付長老的權柄

此外,使徒也有權柄對付那些犯罪或偏離使徒教訓的長老:

提前五19~20:[19]對長老的控告,除非憑著兩三個見證人,你不要 1接受。[20] 犯罪的,當在眾人面前 2責備他,叫其餘的也懼怕。

19節註1:提摩太受使徒保羅的囑咐,接受對長老的控告。這指明使徒選立人作長老之後,仍有權柄對付他們。

20節註2:這也指明使徒對長老的權柄。

在漢口的聚會之後,有的弟兄誤會了,以為說長老是使徒設立的,而長老可以不聽使徒的話。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有弟兄不佩服長老的時候,出事情的時候,兩三個人的呈子乃是送給提摩太。(提前五19。)換一句話說, 長老的設立,權柄是在乎使徒;長老的廢除,權柄也是在乎使徒。地方教會不能趕出一個長老。可是 使徒們要負責廢除長老。所以兩三個人的呈子,是送到提摩太那裏去。(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一冊,一七○至一七一頁。) 

倪弟兄告訴我們,在提前五章還說到使徒與地方召會關係的另一面。提前五章十九至二十節說,『對長老的控告,除非憑著兩三個見證人,你不要接受。犯罪的,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也懼怕。』提摩太受使徒保羅囑咐,接受對長老的控告。 這指明使徒選立長老之後,仍有權柄對付他們。長老們中間若有難處,這事就要帶到使徒那裏,使徒就要審斷。使徒有權柄在眾人面前責備犯罪的長老。在召會的治理上使徒該放手,但這不是說使徒設立了地方召會的長老以後,與地方召會就絕對沒有關係了。(長老訓練第九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一),五一頁。) 

有些人讀倪弟兄所著『工作的再思』一書,認為一旦使徒在某地方召會選立了長老,他在任何情形下都無權干涉那個召會的事務。然而,這是對倪弟兄話語的誤解。在另一本書,『教會的事務』裏,倪弟兄指出, 長老由使徒選立以後,就應當照著使徒的教訓在召會中領頭。長老若將別人引入歧途,或者他們在某方面錯了,對他們的控告就能由聖徒呈給使徒。(提摩太前書生命讀經,一○三頁。)

異議弟兄對新約聖經的錯誤分析

這位異議弟兄的文章錯誤的斷言:

就我的領會,新約裡沒有少數弟兄代表眾地方召會的例子。在行傳十一章裏,巴拿巴和掃羅是『代表』在安提阿的召會,將他們的饋送帶到耶路撒冷。在這個事例中,巴拿巴和保羅在經手饋送的事上,代表的是他們自己的地方召會,在安提阿的召會。耶路撒冷的長老們代表在耶路撒冷的召會接受這些饋送。沿著類似的線,從哥林多和鄰近教會來的少數弟兄,作為『眾召會的使徒』(林後八23),將財物饋送帶到猶大地。至終,耶路撒冷的長老代表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參與了行傳十五章的會議。李弟兄說的非常清楚,這些長老們所代表的,只是在耶路撒冷的召會,而非其他召會。我們在新約中,找不到由弟兄們代表眾地方召會的事例。這樣的實行在聖經裏,既不是一個明文的教訓,也不是一個記載的實例。(『誰代表眾地方教會』,中譯。)

這段話在真理上,至少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它忽略了行傳十五章,使徒有份這次會議的事實。異議者論及行傳十五章的會議,只提到耶路撒冷召會的長老,而不提使徒,實在是很特別的。聖經的記載告訴我們,兩班在基督身體裏負責的人,在耶路撒冷一同聚集:地方召會的長老,以及在主的工作中,包括在猶太人和外邦地區領頭的使徒們。

徒十五6:使徒和長老聚集商議這事。

異議者刪去『使徒』的理由是,使徒所代表的,是由眾地方召會所組成的宇宙召會。關於行傳十五章,李弟兄說:

因為長老是代表地方教會的,使徒是代表各地教會的;長老代表一地, 使徒代表各地;長老怎樣明瞭一個地方的情形, 使徒也同樣明瞭各地方的情形…。(善於教導與固守真道的奧祕,一一頁。)

沒有任何記載顯示,這次會議有外邦召會的長老參加。保羅和巴拿巴不是以長老,而是以外邦世界領頭工人的身分參加這次會議;然而會議所作成的決議,是應用在外邦的眾召會。此外,也沒有記載顯示,有耶路撒冷以外的長老參加這次會議;然而所作的決議不僅應用在耶路撒冷的召會,也涵括了猶太的眾召會。

…後來所作的決定,成為使徒和長老所寫的一封信。這封書信並不是以外邦和猶太使徒,以及外邦和猶太長老具名。行傳十五章說那僅是由使 徒和長老所寫的,(23,)包括猶太和外邦召會的使徒和長老。他們被視為一個。我們必須看見這一點。(長老訓練第十一冊 ,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三),一三二頁。)

行傳十五章裏的決議,不是僅僅由猶太地區或外邦地區作成的。事實上,這是在區域之上且超過區域而作的決議。所作的決議涵括了所有的召會,無論是猶太的或外邦的…。(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二六頁。)

第二,異議者對林後八章二十三節的解釋也是錯誤的。他完全略去提多,提多乃是代表保羅,以在外邦地區,和賙濟猶大地信徒之外邦眾召會中領頭工人的身份,受打發到耶路撒冷去。他也未能說明,為何這班弟兄們可以被稱作『眾召會的使徒』,代表一些不特定的召會;而在我們中間服事的同工們,卻不能代表地方召會。這兩者是相同的。由此可見,相調的同工們並沒有偏離新約的榜樣。

這位異議弟兄指控在主恢復裏的相調同工們,將基督生機的身體變質成為一個全球性的組織。事實上,這位異議弟兄的話,暴露出他自己對在基督身體裏運用權柄所有的觀念,不是生機的,而是組織的。該文小心地從新約聖經和倪、李兩位弟兄的職事裏挑選片面的真理,作其『合法』的依據,試圖在治理並代表地方召會的事上,為長老建立起獨一的權柄。換句話說,這已經證明他企圖以固定的界限,清楚的劃分基督的身體,並使其系統化。此舉說出他對於基督身體生機的一,肢體與元首之間生機的一,以及肢體藉著聯於元首而生機的運用權柄等,一無所知。不僅如此,他的話也暴露出他不願接受眾地方召會中間,任何與他個人觀念或企圖不符的權柄。

平衡的話

為了回應八○年代,一些弟兄在眾召會中所提倡的錯謬觀念,李弟兄對在身體裏運用權柄這件事,說了一些平衡的話:

弗五23~24:[23] 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召會的頭;祂自己乃是身體的救主。[24] 召會怎樣服從基督,妻子也要照樣凡事服從丈夫。

提前五17:那善於帶領的長老,尤其是那在話語和教導上勞苦的,當被看為配受加倍的敬奉。

林前三10上:我照神所給我的恩典,好像一個智慧的工頭,立好了根基…。

來十三17:你們要信從那些帶領你們的,且要服從;因他們為你們的魂儆醒,好像要交賬的人;你們要使他們歡樂的作這事,不至歎息;若歎息,就與你們無益了。

提前三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怎能照料神的召會?

林後十8:主賜給我們的權柄,是為建造,並不是為拆毀你們,我即使為這權柄稍微過多的誇口,也不至於慚愧。

林後十三10:所以我不在的時候,寫這些事,好叫我同在的時候,不必照著主所賜給我的權柄,嚴厲的待你們;這權柄是為著建造人,並不是為著拆毀人。

林前四21:你們願意怎麼樣?是要我帶著刑杖,還是要我在愛和溫柔的靈裡,到你們那裡去?

林後二9:為此我也曾寫信給你們,要知道你們經過試驗的品德,看你們是否在凡事上都順從。

林後七15:並且提多想起你們眾人的順從,就是怎樣恐懼戰兢的接待他,他的心腸就越發傾向你們了。

林後十6:並且我們已經豫備好了,等你們完全順從的時候,要責罰一切的不順從。

身體中的權柄,首要的就是元首的權柄,貫通全身體。(弗五23~24)。還有,就是代表的權柄,但這並不是第二個權柄,因為代表的權柄是通行元首的權柄,而不是元首之外的權柄。在地方召會中有長老,(提前五17上,) 在工作中有帶頭的同工,(林前三10上,)這都是代表的權柄,在身體裏通行元首的權柄。所以在基督的身體中,也是有權柄的等次的。一面眾肢體直接順服元首,(弗五24上,)一面也同時順服元首的代表。(來十三17。)當你覺得你是直接順服元首的時候,你必須顧到身體。 你若說你是順服元首的權柄,卻不顧到身體,這是不可能的。兩者我們都必須顧到。我們順服基督,也要順服召會,這纔是正當的順服。所以我們的生活該是順服的生活;順服元首,也順服身體。 若只順服元首,而不順服身體,這個順服是有毛病的。若誰都不管身體,只認為自己是直接順服元首,這會給身體帶來分裂。我們惟有一面順服元首,一面又順服身體,纔能叫元首喜悅,叫身體蒙保守。(主所渴望的合一與同心並祂所喜悅的身體生活與事奉,三八至三九頁。) 

按照聖言裏的神聖啟示,在神的經綸裏有代表的權柄;在舊約裏如教導百姓神諭言的摩西和祭司,在新約裏 如照顧召會的長老,(提前三5,五17,來十三17,)以及建立召會並教導聖徒的使徒,都是代表的權柄。地方召會是在元首基督的權柄之下,元首是由長老所代表;因此,在一個地方召會中的聖徒,應當服從長老。(來十三17。) 眾召會是基督的身體,乃在元首基督之下,元首是由使徒所代表,因此,眾召會該服從使徒。(林後二9,七15,十6。)在一個地方召會裏服從長老,並在眾召會中服從使徒,並不是說服從的人不需要直接服從主。當一個人尋求主直接的引領時,他也應當顧到地方召會裏的長老,因為他是在作身體的一部分的召會裏生活並工作。 當眾召會尋求主直接的引領時,他們也應當顧到使徒,因為他們是與使徒一同在作基督身體的眾召會裏生活並工作。無論在地方召會或在眾召會中,我們都必須有身體的感覺,不僅顧到頭,也顧到祂的身體。我們既是在身體裏生活並工作,我們就有身體也有頭。我們不能只有頭沒有身體,也不能只有身體沒有頭。我們必須尋求服從頭,並保持與身體的關係;我們也應當尋求服從身體,並保持與頭的關係。我們都必須看見,我們在天然的生命裏,是非常獨立的。所以,要同時服從主和長老或使徒,對我們是不容易的。因此,我們可能不知不覺的以為有關神代表權柄的教訓是過分強調的,甚至是不合乎聖經的。無論如何,說沒有主的代表權柄,全然是不合乎聖經的。(長老訓練第十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二),一二六至一二七頁。)

在基督身體裏順服基督之代表權柄的需要

倪弟兄一貫的教導我們,順服代表權柄之必要。

我從來沒有看見一個人認識元首,而不順服基督代表的權柄。一個認識主的人,絕對不會在順服的事上有挑選的。就如常受弟兄的兒女,不能挑選要在那一件事上順服父親。一個弟兄或姊妹,若是沒有想過學習順服神一切安排的代表權柄,他乃是落在最大的欺騙裏。聖經說,所有的權柄都是神所立的。(羅十三1。)聖經裏,恐怕只有少數地方講到直接順服神,大都是說到順服人。我們到任何地方,所要作的乃是順服,而不是用舌頭隨意批評。人如果給你特別的權柄,那是他給你的;你所要學的乃是順服。許多人是沒有學過功課的,他們到處拆毀權柄,沒有勒住舌頭;這種人乃是不順服的人。求主憐憫,叫我們不要作野的基督徒。人不只不應該揀選的順服,更需要積極的去找順服的對象。(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七冊,二九一至二九二頁。)

在教會裏,有教師恩賜的人要配搭在身體裏,若單獨作教師,容易有背叛的靈。我們若看重配搭,恩賜少還好;若不看重配搭,恩賜大反而容易出事,甚至成為背叛的工具。長老們當中,也有年長並有名望的人,是作領頭的;還有使徒們,都是神自己所設立的,但有最大的,有最小的,有聞名的,也有不聞名的,連十二使徒中也有大小之別,有人是領頭負責的。對於順服長老和使徒們,都是聖經明文的命令。我們中間沒有呆板的事。我不能說,因為神沒有明文定規,所以我找不到代表權柄。我們沒有沒有遇見、找到代表權柄,就等於彼得所說的沒有靈性;我想沒有一件責備,是比這句話更重的。所以若有人干犯權柄,就由他作;我們只要絕對的順服,主總要責備作亂的人。要罷他仆倒,要罷他退去;若不去,仍在教會中,我們就不理他,記下名字不與他來往。神總要得勝,弟兄姊妹必定要往這條路上來。(倪柝聲文集第五十九冊,二六八頁。)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