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直接連結到以下內容:

『對我們來說,今天的身體實際上就是主的恢復』
陳實弟兄是否『越過所寫的』?

一篇刊登於網路上的文章,攻擊主恢復中的同工們在論到基督身體的真理上,『越過所寫的』。這位異議作者聲稱,陳實弟兄講說:『…對我們來說,今天的身體實際上就是主的恢復 』,這是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職事所陳明有關基督身體之真理上,犯下嚴重的錯誤。朱韜樞弟兄在二○○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寫給二十一位相調同工們(現亦刊登於網路上)的回信中,重複了此一指控。這些異議者的攻擊,乃是根據陳實弟兄一段被扭曲的講述。這篇刊登於網路的文章,甚至大膽的變造了陳實弟兄講述的依據,也就是李弟兄的話。

事實上,陳實弟兄的交通,不過是 忠信的複述李弟兄的職事。從 基督身體屬靈和實行兩方面,說到地方召會如何實際的認識身體的感覺,也就是如何 實際的顧到主恢復裏其他召會的感覺朱韜樞弟兄曾經以此規正過他人,如今卻離棄了這項真理。事實上,這篇網路文章的異議作者,才是『 越過所寫的』,因為他大膽的加入了李弟兄的話,藉此攻擊陳實弟兄的講述。這種行為,以弗所書四章十四節形容為:『 人的欺騙手法』。

陳實忠信複述李弟兄的職事

『實際來說』這個辭,乃是正確解釋陳實弟兄這段話的關鍵。這篇信息的題目是:『在基督身體的感覺裏實行召會生活』。在這段異議者所反對的簡短講述中,陳實弟兄一共十次用到『實際(的)』一辭。 

陳實弟兄這段話,事實上是在重讀李弟兄『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這本書裏的三十四和三十五頁,加上他個人一些簡短的心得。在以下的摘錄中,我們將陳實弟兄這段話,在『水流報』裏所刊載的格式,略作修正,使其更加清楚。李弟兄的話以深綠色標示,陳實弟兄的話則在李弟兄的話之下,以藍綠色標示:

李弟兄說:『我要再說,每當我們作一件事時,我們必須正確的考慮到身體。我們必須考慮身體對我們所作的會有怎樣的感覺。』

我們必須時時考慮身體對我們所作的會有怎樣的感覺。我要說, 實際說來,對我們而言,今天的身體就是主的恢復。我們必須問自己,我們所作的,對整個主的恢復會造成甚麼影響。這是很 實際的。

李弟兄接著說:

『最大的難處,惟一的難處,就是不認識身體,不顧到身體。我們若顧到身體並關心身體,就不會有難處。』

『我們在這裏是為著身體,若沒有身體作後盾,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我們就沒有路 實行地方召會。』

就著李弟兄的領會,身體等同於主的恢復。我們知道基督奧秘的身體,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時間和空間裏蒙救贖的人;然而今天 實際來說,主的恢復就是身體。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我們就沒有路實行地方召會。

『我們若 實行地方召會生活,卻忽略了身體的觀點,我們的地方召會就成了地方宗派。』

若是有人說,他們是在某地的召會,但他們卻是一個單獨的召會,只有他們自己,而與他人隔絕。那是不對的。事實上,若是沒有身體,召會幾乎是無法存在的。

『恢復是為著身體,不是為著任何個人,或僅僅為著任何個別的地方召會。』

願我們都記住這句話:『恢復是為著身體』。這是身體的恢復。所以這個恢復也是為著身體。不是為著你和我,不是為著你的召會或我的召會,而是為著整個身體。

『我們若要作某件事,就必須考慮到身體,主的恢復,會如何反應。所有的難處都是由於缺少看見身體,缺少顧到身體。我們都需要回到真理上,而 實行真理就是顧到身體。』

對真理最高的 實行,就是顧到身體。我們為著身體而顧到真理。一切真理的 實行,不是為著實行的本身,而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粗體為筆者加示]

(陳實,『在基督身體的感覺裏實行召會生活』,水流報,二○○三年,第七卷第六期,一九六至一九七頁,中譯。)

以上的話給我們看見,陳實弟兄只是忠信的複述李弟兄的負擔,說到所有的地方召會,都該藉著顧到主恢復裏其他召會的感覺,而實際顧到身體的感覺。

基督身體的兩面

論到基督的身體,有其屬靈的一面,也有其實行的一面。這兩面彼此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從屬靈的一面來說,所有的信徒乃是一個身體(林前十二12)。這是關於基督身體一個基要的真理,也是陳實弟兄所明確指出的,他說:『我們知道基督奧秘的身體,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時間和空間裏蒙救贖的人…』。

林前十二12: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

另一方面,我們也在主的恢復裏,藉著倪弟兄和李弟兄職事的幫助,看見這一個身體乃是在許多地方上顯於眾地方召會(啟一11;徒八1;林前一2)。不受時間與空間限制的宇宙召會,在時間與空間裏必須有一個實際的彰顯。整本新約的啟示,乃是這一個召會實際的彰顯在一個地方,一個地方上。自從倪弟兄在1930年代看見這個啟示,主恢復中帶領的弟兄們就傳揚這個真理,照著這個真理興起召會,不曾懈怠。

啟一11: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 2寄給那七個召會:給以弗所、給士每拿、給別迦摩、給推雅推喇、給撒狄、給非拉鐵非、給老底嘉。

註2:將本書寄給那七個召會,等於寄給那七城。這清楚顯示,早期召會生活的實行,乃是一個城一個召會,一個城只有一個召會。沒有一個城有一個以上的召會。這就是地方召會,是以城為單位,不是以街道或區域為單位。地方召會行政的區域,應當包括該召會所在的整個城市,不該大於或小於該城的界限。所有在這界限內的信徒,應當構成該城內惟一的地方召會。

徒八1:就在那日,在耶路撒冷的 1召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地。

註1:這乃是頭一處在地方上建立的召會,(見五11註1,)在一個城,就是耶路撒冷城的轄區之內。這是一個在地方上的地方召會,正如主在太十八17所指明的。這不是主在太十六18所啟示的宇宙召會,只是宇宙召會,基督身體(弗一22~23)的一部分。新約對這事(在地方上建立召會)的記載是前後一貫的。(十三1,十四23,羅十六1,林前一2,林後八1,加一2,啟一4,11。)

林前一2:寫信給 2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就是給在基督耶穌裡被聖別,蒙召的聖徒,同著所有在各處呼求我們主耶穌基督之名的人;祂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

註2:召會是由宇宙的神所構成的,卻存在於地上的許多地方,哥林多就是其中之一。就性質說,召會在神裡面是宇宙性的;但就實行說,召會在一個確定的地方是地方性的。因此,召會有兩面:宇宙的,和地方的。缺了宇宙的一面,召會就沒有內容;缺了地方的一面,召會就不可能有出現和實行。因此,新約也強調召會地方的一面。(徒八1,十三1,啟一11等。)

除了以地方來分之外,在新約裏,你就找不出第二個方法,來把教會分成眾教會。除了以地方的方法來分之外,再無其他許可的方法,再無其他命定的理由來分了。這是事實,這一個事實,盼望能彀刻在我們心裏,就是教會只能因地方來分。(倪柝聲文集,第三十冊,一○二至一○三頁。)

你看,這是個問題。人只看見一面,沒有看見另一面。關於召會,聖經中有兩個辭:『神的召會』,(林前十32,)和『神的眾召會』。(十一16。)召會是一個,還是有許多?神的召會是宇宙的,但神的眾召會卻是彰顯在許多地方的。

召會是基督的彰顯,但召會如何能實際的彰顯?只有藉著眾地方召會,也就是說,藉著在每一地方有一個召會。作為基督的彰顯,召會在宇宙的一面乃是獨一無二的,但召會乃是彰顯在許多的地方召會中。(召會實際的彰顯,二一頁。)

宇宙召會作為基督的身體,乃是藉著眾地方召會彰顯出來。眾地方召會作為基督一個身體的彰顯,在地方上乃是一。若沒有眾地方召會,就沒有宇宙召會的實行和現實。宇宙召會乃實化於眾地方召會。對召會宇宙一面的認識,必須完成於對召會地方一面的認識。我們認識並實行地方召會,乃是一大進步。(新約總論第七冊—召會,一二三至一二四頁。)

我們聚集在召會的立場上,作為基督宇宙身體的地方彰顯。基督沒有許多的身體。祂只有一個身體,但這一個身體是在許多地方上彰顯出來的。地方召會站在一的立場上,乃是基督獨一宇宙身體的地方彰顯。(在舊造裡撒但的混亂以及為著新造的神聖經綸,一四三頁。) 

基督奧秘的身體,包括了在所有時間和空間裏的信徒。基督的身體在地上,在任一時間點裏,包括了所有在各地的信徒。而基督身體實際的彰顯,乃是地方召會,就是召會在某時間或某地點的顯出。一個真正的地方召會,應該包括當地所有的信徒。然而,在實際上,地方召會是由那些一同站在正確的立場上,作基督獨一身體在時間和空間裏顯出的信徒所組成。因此,基督身體在地上的實際,乃是眾地方召會的集大成。

儘管一個身體彰顯於眾地方召會,然而這些地方召會卻不能與其他召會隔絕或彼此獨立。反之,我們所實行的地方召會生活,必須以受基督宇宙身體之一的異象所管制。我們若缺乏這個領會,很容易就成了地方宗派。一個地方召會,其存在是源自於宇宙的召會,其存在也是為著建造基督獨一的身體。

眾地方召會不該有獨立的態度,也不該彼此隔離。我們若有獨立的態度,就會變成地方宗派,而不是地方召會了。在宇宙中基督只有一個身體。如果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是基督一個獨立的身體,這就是說,基督有許許多多的身體了。無論有多少的地方召會,基督仍然只有一個身體。為這緣故,眾地方召會需要聯結一起,長成一個宇宙的聖殿。在作根基和房角石的基督裏,全房,就是宇宙的召會,聯結一起,並在主裏漸漸長大。(以弗所書生命讀經,八八三至八八四頁。)

…不同地方的眾地方召會不是僅僅為著一地的彰顯,乃是為著基督宇宙的彰顯。眾召會都彰顯基督這同一個人位。地方召會彰顯基督,應當是宇宙的,而不僅僅是地方的。如果一個地方的召會只彰顯自己的地方,那是可怕的;那使他們成為地方的宗派,地方的分裂。召會是地方召會,但不是彰顯『地方的』基督;基督不是地方的基督。神、基督、那靈和聖經都不是地方的。有些人使聖經成為地方的,使神成為地方的,使基督成為地方的,使那靈成為地方的;他們使每件事都成為地方的。這樣,他們就成了地方的分裂,地方的宗派。(主恢復中的五個重點,六一頁。)

這些真理指出許多與實行召會生活有關的事。例如,(羅十四1,3;十五7),我們必須在交通裏,接納所有的信徒,不管他們對那些次要真理的信仰如何,只要他們持守共同的信仰,不活在罪中(林前十六7;多三10),不傳講異端,不犯姦淫(林前五11;約貳9~10),不製造分裂(羅十六7;多三10),我們就必須接納他們。據此,我們承認所有在基督裏的信徒,都在一個身體裏同作肢體(弗三6)。

羅十四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是為判斷所爭論的事。

羅十四3:喫的人不可輕視不喫的人,不喫的人也1不可審判喫的人,因為神已經接納他了。

羅十五7:所以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1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

林前五2:你們還是自高自大!豈不應當哀慟,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挪開?

林前五11:但如今我寫給你們說,若有人稱為弟兄,是1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交往,甚至與他一同喫飯都不可。

林前五13:至於召會外的人,有神審判他們。你們要1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挪開。

約貳9~10:[9] 凡越過基督的教訓,不留於其中的,就沒有神;留於這教訓中的,這人就有父又有子。[10] 若有人到你們那裡,不是1傳講這教訓,不要接他到家裡,也不要對他說,願你喜樂。

羅十六7:問我親屬與我一同坐監的安多尼古和猶尼亞安,他們是使徒中著名的,且比我先在基督裡。

多三10:分門結黨的人,警戒過一兩次,就要拒絕。

弗三6: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個身體,並同為應許的分享者。

我們乃要照著神的接納,不比神狹窄,而證示並維持基督身體的一,並照著神的兒子接納人,照著神,而不是照著道理或作法接納,使基督身體上的交通,能得保持在絕對的平順中,沒有偏差、不和諧的光景,使榮耀歸與神;(羅十四3,十五7;)(經歷神生機的救恩等於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七二至七三頁。)

這個立場不是狹隘並排外,而是寬大且包容的。不是菁英制的,而是普及的。惟有藉此,基督身體宇宙的一才能得以實行。

當我們說這不對,並且說我們都必須是一,其他人就說我們狹窄並排外。然而在這些年間,已經證明誰狹窄並排外。在地方上的召會並不狹窄,乃是包括了那地方所有的信徒。你惟一能說正當立場上的召會是狹窄的一件事,就是這召會不能接受任何分裂的事。各種基督徒只要是得救的,我們都接納。我們接受那些灑水的,也接受那些浸入水裏的。說我們是狹窄的那些人,能這樣接納麼? 

狹窄並排外的意思是甚麼?大部分的人這樣說的時候,並不知道他們的意思是甚麼。狹窄的意思是不尊重一的正當立場。如果我們在正當的立場上,就絕不會狹窄,因為一的立場向所有主的子民是共同一致的。(召會實際的彰顯,九六頁。)

有些人說我們在主恢復裏的人狹窄;其實,我們願意接納各種不同的基督徒。我們接納實行浸到水裏的,也接納實行灑水的。到底是誰狹窄—是主恢復裏的人,還是那些只接納在道理或作法上達到某些要求的人?

主能為我們作見證,我們在實行召會生活上,始終是寬大的,接納各種不同的信徒。例如,我們既不阻止信徒說方言,也不堅持說方言。雖然如此,別人還是指摘我們狹窄。事實上,狹窄的是那些在宗派裏的人,因為他們不接納各種不同的基督徒。(羅馬書生命讀經,七三O至七三一,七三二頁。)

這個惟一的一應當是我們被建造的立場。我們不該結黨,不該排外;我們必須包羅一切,向所有親愛的聖徒敞開,並且寶愛他們。只要他們是基督徒,他們就是我們的弟兄。我們的弟兄分散在許多宗派裏。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愛他們。(聖經中的基本啟示,八五頁。)

我們站在地方召會的立場上,作基督宇宙身體在時間和空間裏的顯出,也說明地方召會是身體的一部份,沒有一個地方召會能脫離其他地方召會而單獨存在。所有的地方召會,都應該和其他真正的地方召會,保持敞開的交通。沒有所謂封閉、地方、或是區域性的一,因為一地的一,或是一個區域的一,都是根據那靈的一(弗四3),作為基督宇宙身體一的元素(弗四4;林前十二12)。因此,在一個區域,或是由一個工人所興起的召會,都必須與全地其他的召會有完全的交通,否則就失去了有分於基督身體交通的實際。僅僅與特定的召會有交通,乃是宗派。

弗四3~4:[3]以和平的聯索,竭力保守那靈的一:[4]一個身體和一位靈,正如你們蒙召,也是在一個盼望中蒙召的。

林前十二12: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

按照基督身體的真理,基督的身體在宇宙一面乃是一。因這緣故,各地方召會不該彼此隔離。隔離就違背基督身體是一的真理。因為每一地方召會都是宇宙身體的一部分,所以沒有一個地方召會該與其他的召會隔離。在今天現代通訊與交通工具能快速在全球傳播消息與資訊的情形下,更是如此。今天在洛杉磯釋放一篇生命的信息,數小時內,幾十個地方都知道了。一個召會想獨立,這真是何等的錯誤!基督的身體正在接受一種不斷的傳輸。倘若我們將自己與其他的召會隔離,我們就把自己從基督身體裏的傳輸和生命的循環切斷了。這樣的事違反基督身體的律。雖然我們必須避免組織,但我們卻需要在宇宙一面被建造成為一個身體。(以弗所書生命讀經,八九二頁。)

所有的地方召會,乃是基督在宇宙中獨一的身體。(弗四4。)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是這宇宙身體的一部分,是這獨一身體在地方上的顯出。這一個宇宙召會,這一個身體,包括所有的地方召會。可能有成千上萬的地方召會,但合在一起卻構成一個宇宙召會。宇宙召會是基督獨一的身體,所有的地方召會不過是這一個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 

我們要有一個深刻的印象,就是眾地方召會是基督的身體在地方上的顯出。(林前十二27,弗二22。)身體只有一個,卻有許多顯出。就宇宙一面說,眾召會乃是一個身體;就地方一面說,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是這宇宙身體在地方上的顯出。因此,地方召會不是身體,只是身體的一部分,身體的一個顯出。(新約總論第七冊—召會,一三一頁。)

不僅如此,這也說明了地方召會若要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裏,就應該顧到身體的感覺,也就是全地其他召會的感覺。

實際認識身體感覺的路

陳實弟兄的話是在這個感覺裏說的,也該在這個感覺裏體會。他的重點(也是李弟兄的重點)乃是,一地的召會要實際認識身體感覺的路,乃是向著其他地方召會的感覺有交通並敞開。我們必須自問:除此之外,地方召會裏的聖徒,還有其他實際的路,能夠認識身體的感覺麼?難道我們該去請教公會?請教羅馬天主教?請教大公會議麼?關於實際認識身體感覺的路,若是倪弟兄、李弟兄和陳實弟兄所說的不正確,那甚麼才是正確的路呢?這些異議的弟兄們沒有說到這些,因為他們沒有興趣從積極一面來解釋,如何認識身體的感覺。他們惟一的興趣就是詆毀同工們。他們說不出其他的路,因為並沒有其他的路,實際顧到一個身體的真理,實際顧到召會的地位,就是站在地方立場上,作為一個身體實際的彰顯。

我們承認許多弟兄姊妹,雖然分散在基督教的各宗派之中,卻仍是基督宇宙身體上的肢體;我們也接納他們在一個身體裏同作肢體(弗三6)。不僅如此,我們也宣告,主興起他的恢復,照著聖經中一城一會的樣式實行身體生活,彰顯並建造這獨一的身體。故此,我們不過一個向其他召會獨立的地方召會生活,也不任意走自己的路;而是在基督生機的身體裏,實行我們的地方召會生活。實際來說,這完全在於我們盡力與全地眾地方召會有完全的交通;並且顧到我們所作的,對他們會有甚麼影響,而他們對我們所作的,又會有甚麼感覺。

弗三6: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個身體,並同為應許的分享者。

倪弟兄在他職事的早期看見這事:

…你不能單獨行動。如果你所在的那地方的教會所作的,是別的地方的教會所看為不當作的,你就不能單顧到你們當地幾個人的看法而去作。因為這樣作,是不分辨基督的身體。如果我們個人所作的,不能代表在上海的弟兄們去作,也就不該作。如果有一件事,不能經過全體的教會同心的通過就去行的,就不是身體的行為。這乃是單獨的行為。聖經中只有身體的行為,沒有單獨的行為。(倪柝聲文集,第二二冊,六三頁。)

…禮拜六晚上是說,甚麼是身體的生活,每個聚會和其他聚會的關係,神不會對一個聚會說這件事不該作,對另一個聚會說該這樣作。神如何領導一個聚會,也照樣領導其他的聚會。我們也已經看見,外邦的教會,該效法在猶太的眾教會。我們也看見,神的定規是,神的眾教會,沒有一個該單獨行動的,都該注意身體上的行動,該追求彼此的和睦。(倪柝聲文集,第二二冊,一二四至一二五頁。) 

李弟兄在交通到八○年代的難處時,也再次強調一個地方召會,必須顧到與作為基督宇宙身體代表之其他召會的關係的重要性:

我不在意你在所在的地方接受甚麼負擔作工,也不關心你所作的是對是錯,我卻關心你的那種作法可能是分裂的。你可以有權作一些事,但這些事身體吞不下去,反而要把牠吐出來。那時你會喫到苦頭。這是相當嚴肅的事。我們必須曉得,我們不是在作一種基督教的工作。我們是有負擔執行主的恢復,為著祂獨一的身體,背負祂獨一的見證。 

無論你作甚麼,都請你這樣的來考慮情況。你所作的也許比別人作的都好。即便如此,你也必須考慮這會如何影響身體。這會被身體接受麼?我們不是政黨,甚至不是屬地的團體。我們沒有武器,我們也無須爭戰,但在主的身體裡,祂的靈至為重要。不要忘了我剛纔向你們所敘述的例子。作的人要自食其果。我們必須關心身體,尊榮身體,顧到主獨一的見證。(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三五至三六頁。) 

因著我們不認識身體,風波一個接一個發生。對我們這種疾病惟一的救治,就是對身體的看見。關於基督的身體,倪弟兄教導說凡我們所作的,我們必須考慮眾召會有甚麼感覺。我們要作一件事時,不可忘記我們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這身體不僅是一個地方召會。地方召會不是一個『地方身體』;若是這樣,就變成地方宗派了。身體乃是基督的身體,由三一神同這地上所有的信徒,同所有地方召會所構成。(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二六頁。) 

朱韜樞在一九八九年,寫給一些在安那翰召會引起難處之弟兄們的信裏,強烈的支持這個想法:

其次,我們要站在身體一的立場上,就必須對整個身體有感覺,而非僅僅顧到我們所在的召會。我們的一不僅與我們所在之地有關,如你們在說『地方上的一的立場』時所指的;這一乃是基督身體的一,彰顯於全地眾地方召會。若是我們真的對身體有感覺,就不會在地方召會裏,作任何會傷害整個身體的事。換言之, 我們應當顧到身體的感覺,我們也該考慮我們在一地召會的舉動,是否會影響其他的召會。(譯自『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致安那翰召會聚會中說話者的公開信』,Francis Ball, Titus Chu, Les Cites, Eugene C. Gruhler, Joel W. Kennon, David Lutz, Benson Phillips, and James Reetzke, Sr.等人,於一九八九年四月十日共同簽署,三至四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該信的結語是:

請徹底對付這事,與你們服事主的身分相稱, 不僅顧到你自己的感覺,也顧到身體的感覺。 (三○至三一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越過所寫的』 1 

這篇網路異議文章的作者,不僅扭曲李弟兄的話,更大膽的加以變造,以符合他個人的說法。李弟兄說:『沒有身體作後盾,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我們就沒有路實行地方召會』。這位異議的弟兄宣稱,陳實對李弟兄這段話的解釋,是根據一個暗示性的假設,將『沒有身體作後盾』和『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視作同位語。然後這位異議者表示:

我們認為,這兩個片語也可以被合理的假設成非同位語。若是如此,李弟兄的話裏,就包含了兩個不同的片語:『沒有[1]身體作後盾,[和]沒有[2]主的恢復作後盾,我們就沒有路實行地方召會。』[粗體為該異議弟兄加示](中譯。)

實在沒有必要作任何的假設。我們所要作的,只是忠信的讀李弟兄的話。若從嚴謹的語言學定義來看,『沒有身體作後盾』和『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這個片語,並不是『同位語』。『韋氏第三版新國際英語詞典』將『同位語』定義為:

由指向同一個人或同一件事的兩個通常是相鄰的名詞,或名詞等語,在句型結構上向全句具對等關係,彼此卻無對應介系詞加以連接的一個語法結構。(一○五頁,中譯。)

根據此一定義,『沒有身體作後盾』與『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並不是『同位語』,因為它們既不是名詞,也不是名詞等語。它們乃是並列的兩個介詞片語。我們也該以此作為我們領會的根據。在這個句型結構裏,有時第二個介詞片語,可被視為同一或等同於第一個介詞片語。在這情形之下,並列結構與同位語具相同的效力,因為這兩個名詞是在同樣的對應關係上,說明同一件事。另一種解釋二者關係的方法是,第二個片語乃是第一個片語的說明,為第一個片語提供進一步的陳明或應用。若是以此來解釋李弟兄的話,『沒有主的恢復作後盾』,就成了『沒有身體作後盾』的實際應用。然而,異議弟兄並不能因此在其中加入『和』這個連接詞。嚴格說來,他的話除了符合那句『我們認為』,以及他們所謂『合理的假設』外,沒有任何文法上的根據。

更重要的是,這位異議弟兄完全忽略該文稍後,陳實弟兄所讀之信息裏的另一個同位語:

…我們若要作某件事,就必須考慮 身體,主的恢復,會如何反應。(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三五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這句話裏的『身體,主的恢復』,符合了同位語的各面定義。這位異議作者為何不把這個例子納入他的『分析』?是不是因為『身體』和『主的恢復』這兩個同位語太過鮮明?

陳實弟兄所引的部分,並不是李弟兄信息裏,惟一將主恢復裏的召會和身體視作同位語的一段話。

請記得,你們在這地上不是惟一的地方召會。召會之間的距離算不得甚麼,尤其是我們生活在有現代化交通工具的時代。撥一通電話,就能搆到全地上任何一個召會。 凡你們那裏所作的,都是主恢復的一部分。我們必須顧到 眾召會,就是身體。我們必須問自己:『身體能接受這事麼?身體能對我們說阿們麼?』(長老訓練第四冊,關乎主恢復的實行其他幾件要緊的事,三三頁。) [粗體為筆者加示]

這裏的『眾召會,就是身體』(原文為the churches, the Body),是另一則完全符合同位語定義的實例。這段話清楚說明,實際認識身體感覺的路,乃是藉著與眾召會有交通,並且顧到其他召會的感覺。

這位異議弟兄若不是對『聖經和倪、李兩位弟兄在關乎身體和主的恢復之教訓』無知至極,就是蓄意偏離此教訓。倪弟兄與李弟兄根據新約,分別教導地方召會是身體實際的彰顯:

普遍教會的內容和地方教會的內容並沒有分別,不過地方教會是普遍教會的雛形而已。保羅說哥林多信徒是基督的身體,(林前十二27,)這就是說,地方教會代表基督的身體。地方教會應當代表普遍教會。(倪柝聲文集,第四三冊,五九頁。)

作為基督身體的宇宙召會,需要得著彰顯。如果我們談論召會,卻沒有召會的彰顯,那我們的談論就完全是理論,而不實際。召會要成為真實並實際的,就需要眾地方召會。你若沒有眾地方召會,就沒有召會。你若沒有地方召會,就不可能有宇宙召會,因為宇宙召會是由眾地方召會所組成的。(新約總論—第七冊召會,一二四頁。) 

李弟兄多次將地方召會,明確等同於基督的身體。以下略舉一例:

.…你也許認為,你的地方召會與其他召會無關,也不應該與其他召會有聯繫。這樣的想法使你的地方召會被隔絕,不再是基督身體的一部份。在整個宇宙中,只有一個身體。雖有上千處的地方召會,卻仍是一個身體。所有的地方召會乃是一個宇宙的召會,一個基督的身體。(譯自『對長老職分,工作區域,和基督身體的再思』,中文尚未出書。)

李弟兄在『新約總論』的一篇信息裏,用以下這段話,作為講論『眾召會之間的交通是一件非常關鍵的事』的介言:

當我們來看眾召會之間的交通時,我們需要領悟,眾召會乃是基督的身體。召會雖多,仍是一個身體。(新約總論第七冊,召會,一五七頁。) 

李弟兄也指出,在實行上,與身體是一,就是與身體裏其他的眾召會是一。

但是地方召會不該獨立自治,因為地方召會都是經過過程並分賜之三一神獨一、惟一的生機體。如果在安那翰的召會宣告她是地方召會,而獨立於別的召會,不顧到別的召會,安那翰召會就立即成了地方宗派。地方召會必須與身體裏其他的眾召會是一。(照著神命定之路召會生活的實行,四八頁。)

李弟兄和陳實弟兄在論到主恢復裏的眾召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時,有一個基本的點,就是所有主恢復裏的眾召會,都應當藉由顧到主恢復裏其他眾召會的感覺,而顧到身體的感覺。這種領會和在過去八十年來,主恢復裏的教訓和實行,是一致的。令人震驚的是,這位異議的弟兄竟然認為,他有權利篡改李弟兄的話,以吻合他自己的觀念,並藉此攻擊同工們。

即便有人接受異議者錯謬的假設,認為李弟兄的話裏,應該加入『和』這個連接詞;結果仍是:李弟兄教導,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應視其為身體的一部份,以及作任何事都應有『主的恢復作後盾』。李弟兄的職事從未講說地方召會應以『分裂的基督教作後盾』,也從未認可任何地方召會單獨的活動。相反的,李弟兄的話一貫的清楚指明,每一個地方召會都必須藉由顧到主恢復裏其他召會的感覺,而顧到身體的感覺。

朱韜樞和這位網路文章的作者,為何要花這麼大的力氣,去破壞這道保護眾召會的防線呢?聖徒們不該受欺騙的認為,他們是出自於對真理的關心。這些異議者只是企圖混淆李弟兄的話,來規避話裏的要義。他們知道,他們所在區域的眾召會,在一些人(包括這兩位)的影響下,作出許多令整個召會和全地同工所不能認同的實行。因此他們企圖避開,李弟兄關於顧到其他召會感覺的囑咐,也是陳實弟兄的明確負擔。

這篇網路文章指控陳實講說『恢復等同於身體』,乃是菁英主義;卻對陳實弟兄的明白講述:『基督奧秘的身體,包含了所有的信徒,一切在時間和空間裏蒙救贖的人』,以及這段話是為著實際認識身體的感覺,視若無睹。事實上,認為一個地方召會不需要尊重顯於其他地方召會的身體,或是那些在主職事裏代表主領頭之人的感覺,才是菁英主義和排外。這與新約裏使徒的教訓,也就是我們從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職事所看見的相違背。

『人的欺騙手法』

這篇異議文章作者在處理李弟兄信息上的不誠實,正是保羅在以弗所書四章十四節所指的『人的欺騙手法』。

弗四14: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為 2波浪漂來漂去,並為一切 3教訓之風所搖蕩,這教訓是在於人的 4欺騙手法,在於將人引入 5錯謬 6系統的詭詐作為。

註2:不同的教訓、(提前一3~4、)道理、觀念、和意見之風所吹起的波浪,都是從撒但差來的,要誘惑信徒,將他們從基督與召會帶開。這些是在基督裡的小孩子所難以分辨的。要逃避這些風所吹起的波浪,惟一的路就是在生命裡長大,而生命長大安全的路,乃是留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以基督和召會為保護。

註3:任何使信徒受打岔離開基督與召會的教訓,即使是合乎聖經的,都是將他們從神的中心定旨帶開的風。

註4:原文指擲骰子之人的欺騙手法。詭詐作為也指賭博者的把戲。教訓之風是把信徒吹離基督與召會。此乃撒但以其狡詐,利用人的欺騙手法和詭詐作為,所鼓動的騙言,為要阻撓神建造基督身體的永遠定旨。

註5:欺騙手法是屬人的,錯謬系統是屬撒但的,與那惡者所設計欺詐的教訓有關,使聖徒從基督與召會生活岔開。

結語

這些異議文章的作者,有一個一貫的行為模式。他們先在盡職弟兄們的信息裏,找一些可以斷章取義的點加以扭曲,然後再與他所製造出來的假想敵進行辯論,使讀者的注意力,從弟兄們交通的實際重點裏被岔離,藉此暗中破壞主藉著職事所釋放的負擔。而朱韜樞竟為這些扭曲的言論背書,對主恢復裏的聖徒而言,該是一個警訊。我們盼望在主恢復裏的聖徒,不要為這種教訓之風所搖蕩,因為這些乃是出自人的欺騙手法之詭詐作為;而積極的在各地進入召會生活,顧到今天在全地作為基督身體實際彰顯的眾地方召會,並有交通。


附註:

1這個出自林前四章六節的片語:『越過所寫的』,實際上是指保羅在前幾章裏,寫給哥林多信徒的話。我們無意將我們弟兄的話,與聖經相題並論。我們只是照著這位異議作者的例子,將此發表用在他藉著扭曲李弟兄的話,而得出聖經之外的教訓一事上。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