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又能使那些反對的人知罪自責(提多書一章九節)。

『我的用意是要鼓勵你們寫點東西』─
李常受弟兄究竟是怎麼說的?

一位弟兄以李弟兄在一九八六年所釋放整篇信息中的半句話作為根據,公開反對同工們重申李弟兄以一個文字工作,盡出版職事的交通。他對於李弟兄交通不實的敘述,乃是惡意且隱晦的扭曲。異議者說:

如果『我們果真被侷限在一個出版』之內,為什麼在1980年代早期,李弟兄召開了一個寫作之人的特會(writers’ Conference)?李弟兄在他後來的回憶中提到,『我召聚寫作之人的特會,用意是要鼓勵你們寫點東西…。』

這位異議的弟兄,從李弟兄的交通中,摘出半句話作為根據,為職事裏不同的吹號─藉著不同的文字工作,出版不同的教訓而辯護。這實在是欺謊至極。

這段話是從一篇名為『長老職分與全時間者訓練的基本原則』的信息中摘錄出來的,該文段的中標題為『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信息中李弟兄強烈請求眾召會的同工長老中,所有帶頭的弟兄們,回到受約束只有一個出版的實行。在這段話的末了,他說:

即使我在中國大陸寫了一些書, 我也從來不敢自己出版甚麼,我不喜歡有另一種聲音。 我們的聲音必須是一,所以我們必須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我召聚寫作之人的特會,用意是要鼓勵你們寫點東西,但 不是以已過所發生的那種方式,這交通會保守並保護我們不非法行事。(長老訓練第八冊,主當前行動的命脈,一七二至一七三頁。)[粗體為筆者加示,斜體為異議弟兄引述部分] 

李弟兄的話,乃是為了調整那些眾召會中領頭的人,使他們回到主恢復多年來,受約束只有一個出版的實行。然而這位異議者,卻從李弟兄論到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的信息中,强行裁切出半句話,試圖使他的讀者相信,李弟兄鼓勵自由出版。李弟兄在這段信息中所交通的負擔,完全與此相反。

李弟兄說:『這交通會保守並保護我們不非法行事』,這交通指的就是受約束只有一個出版。李弟兄題到寫作之人特會的用意,不是為了鼓勵弟兄們發展個人的文字工作。而是題醒他們,過去發生的一些難處。這些難處是因著有些人乘機,在沒有交通並合式顧到眾召會之一的情形下,以不法的方式,出版自己的教訓。

寫作之人的特會是在一九八○年五月召開的,當時眾召會正準備對『彎曲心思者』和『神人』這兩本書提出誹謗告訴。寫作之人特會的負擔,是鼓勵一些人起來,辯護並證實這份職事所釋放的真理,以抵擋那些扭曲並反對主恢復之教導的人。從來沒有鼓勵弟兄們,從事不同、獨立的文字工作,以發表個人對聖經真理的看法與解釋。該特會的主要目的之一,在敞開的交通為著當時的需要,應有寫作的類型,和主題。李弟兄的意思,絕不是要弟兄們乘機推廣他們個人的職事;然而因著某些弟兄裏面不受約束的野心,而演變成這種光景。李弟兄一九八六年所講的話,正是為著調整這些弟兄們。在這段對領頭弟兄們的交通中,可清楚看出李弟兄的負擔:

有一件事給主的恢復造成麻煩,就是我們有不同的出版。我們若對主的恢復認真,就必須避免任何一種在難處上的牽連。我們在中國大陸時, 只有倪弟兄有出版,福音書房單單也惟獨屬於他。他請我協助文字工作。我的確寫了一些書,其中一本是論到基督的家譜,一本是彭伯(Pember)所著『地的最早時期』的部分繙譯,以及一些關於諸天之國的書。 我自己從未出版任何東西,我總是將我的稿件寄到在倪弟兄和他助手之下的福音書房;我的稿件該不該刊登,在於他們的分辨。我喜歡有人檢核我的作品,看看在真理上是否有些不準確。寫書解釋諸天的國,不是小事。我喜歡我的材料經過他們的檢核,這幫助且保護我。眼科專家俞弟兄,繙譯了一些奧祕派的書,但他沒有出版任何東西。我們只有一種出版, 一切都是經過倪弟兄的福音書房出版的,因為出版其實就是吹號。吹號不僅是在口頭的信息中,更是在文字上。(長老訓練第八冊,主當前行動的命脈,一七○至一七一頁。)[粗體為筆者加示]

同工們在『主恢復中的文字工作』中,清楚傳達了這段話中關鍵的重點:

  • 在主的恢復裏,向來都只有一個出版。在倪弟兄的時候,是藉著福音書房。李弟兄不覺得他有自由從事個人的出版。
  • 我們公認的榜樣─李弟兄的作法是,將他的作品交給在倪弟兄文字工作中服事的聖徒檢核。
  • 一切的出版,都經過倪弟兄的福音書房,因為弟兄們認為,在主的職事裏,有不同的吹號,會製造難處。

以上的重點,乃是根據一個強烈的負擔,就是為了避免引起主恢復之聖徒中的混淆與分裂。這些點也顯出對主恢復的獨特,以及主渴望維持基督身體一的見證,清楚的認識。

上述的負擔,在異議弟兄的文章中,是找不著的。這位異議的弟兄,不表達李弟兄明確交通的負擔,反而選擇以斷章取義的方式,扭曲李弟兄的話,以支持他的偏見。在這段話的末了,李弟兄盼望負責弟兄們在主面前禱告,並考慮根據他在受約束只有一種出版這件事上的交通,『對長老職分作些調整』(長老訓練第八冊,主當前行動的命脈,一七三頁)。一個有操守的人,不會以斷章取義的方式,來達成自己的目的。我們不該信任或跟隨,任何以這種方式,扭曲我們中間帶領弟兄話語的人。

版權所有© 2006-2018 DCP. All Rights Reserved.
DCP為一專項服事,辯護並證實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所盡的新約職事,以及地方召會的實行。
email